萧一山《清代通史》里的张献忠与七杀碑



萧一山在《清代通史》之《张献忠之屠戮》章节里谈了他对张献忠在川屠杀事件的看法——


蜀碧记献忠在川,先屠儒,次屠民,继屠川民之为兵者,所杀卫军七十五万有奇,家口不计。兵二十三万六千有奇,家口三十二万。自成都绵亘七十余里,尸积如乔岳。又命孙可望等分道出屠川民……杀男女六万七千八百四十八万有奇。其说显系夸大,故又言此数自计之,人不得而知也。


很显然,萧一山对蜀碧的杀人数字“六万七千八百四十八万有奇”是持“其说显系夸大”的态度。但萧并不认为张献忠就无辜了,相反,萧认为张献忠在川剥皮剖腹等暴行是可信的——


献忠动剥人皮,剥皮者自项自尻,刻一缕裂之,张于前如鸟展翅,率逾日始毙。倘即毙者,行刑之人,坐死。又创立杀人名式:割手足曰刳奴;分夹脊曰边地;枪其背于空中曰雪鳅,置火城以围数百小儿,见奔走呼号,以为乐,曰贯戏;剖孕妇之腹,曰接宝;抽善走之胫,曰起铳;碎人肝以饲马,曰出料;张人皮以悬市,曰极亚;缚少妇百人于马桩,驱兵数千淫之,妇死,则割男子之势曰尺雀;其狂杀真不堪问矣!


萧一山在《张献忠之屠戮》章节里还澄清了七杀碑讹传的问题——世传献忠有七杀碑在成都少城公园,谓其言曰:“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此碑残阙,文字不显。后在广汉发现一万人冢,冢旁有献忠所立之圣谕碑,文曰:“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并无七杀字样,今犹存广汉公园,为献忠遗物之仅存者。《怀录》所记,与此碑相同,谓自为圣谕刻诸石云。可见所谓七杀碑者,即圣谕碑之讹传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