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二十九章爱咋咋地

whq197988 收藏 1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URL] [内容简介] 打纠察这不是小事,而且还是白涛这个连长带头打,后又让战士们群欧,可以说影响极坏,当时只是一时气愤,只顾着痛快,再加上那小子又太狂,一点不给白涛他这个连长的面子,想来想去,白涛狠狠心,爱咋地咋地,不管了,团长再批能批他哪去,顶多背一个处分,这么多年了,身上也不知道背了多少个处分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王权,烧到你没?”

王权刚刚站定,白涛、郭秋成、付通等人立时围了上来,付通更是焦急的边问边查看王权身上是不是有烧伤的地方。

“没事,没事,好险好险,刚才就是有点害怕。”

王权心里真的害怕了,生死只是一线间,刚才可以说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大伙都是阶级兄弟,也没必要掖着藏着装英雄。王权边拍着胸脯实话实说。

“没事就好,吓死我们了。大伙再加把劲,还有东西没运出来呢。”

白涛看王权安然无恙,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此时身在火场,时间就是生命,耽搁一分家属院的损失就大一分,带领众人又冲向火场。

火势越来越大,已经接连烧塌了六七家房屋,家属院有半数房屋都受到了波及,全团官兵先后都赶来了,一千多名官兵分布在家属院各个角落,拿铁锹的往火里扬土,拿盆的往火里泼水,手里没工具的进火场里往外搬东西。虽然全团官兵都尽力的在抢救灭火,但火势实在太大了,又没有趁手的工具,水源又供不上,火势还在继续蔓延。

“呜呜呜……”

消防车警迪的尖叫声由远而近驶来。但刚到家属院门口就停下了,整条通道都被救火的战士们和抢救出来的物资堵上了,消防车根本进不来。

李向前正在家里吃饭,团里打来电话,家属院失火,李向前立刻放下饭碗,驱车从家里赶到家属院,李向前的车几乎和消防车同时到达家属院,也同时被堵在了家属院大门外。李向前坐在车里就看见了不少战士还只是顾着救火,路上还有很多抢救出来的家具电器,挡住了消防车的去路,立刻拿起车上的扬声器喊道:

“人员闪开,把通道腾出来,快,给消防车让路。”

听到团长的指示,挡路的战士纷纷抱起路上的家具电器等物品,片刻间通道打开,五辆消防车开进家属院,到底是专业的,消防兵们迅速而麻利的架起水炮、水枪,十几条水线扯出,火势很快得到控制,半个小时后大火被彻底扑灭。

站在被大火烧过的废墟前,李向前看着眼前的一片狼籍,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抬头扫视了一圈家属院破败的平房,内心如同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从来没有过的深刻感触在内心升起,全团有数百名干部和士官,长期扎根在军营,没有一人提过苦累发过牢骚,平时和战士们吃住在一起,战时冲锋在前,把青春都献给了军营,他们站在人前奉献,后面的家属们都在默默无闻的支持着他们,身为一名军人,注定与荣华富贵远离,与享受安逸无缘,留在部队的干部和士官有一大部分人都来自农村,本身他们的家庭就不富裕,再加上有不少家属没有工作,只能依靠一个人的工资,又是生活在异地他乡,这就造成了他们的生活更加困难,但他们的家庭生活也太困难了,他们住得也太简陋了,看着家属院的这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如同一块贫民区。

李向前一动不动,如同雕塑,内心思绪滚动如潮,越思越想越看,李向前觉得眼匡里有些湿润,身为团长,李向前觉得自己太失职了,在这一刻,李向前决定,无论如何,明年立冬之前,一定要重建家属院,彻底改善团里干部和干官们的住宿问题,解决掉他们的后顾之忧。不能让团里的官兵为国为民出力,把青春献给了军营,结果一无所有,生活得如同贫民。

这一次的大火,虽然让家属院半数人失去了房屋,但确迎来了他们的春天,李向前的一个念头,让全团干部和士官家属们的住宿和生活问题都得到了改善,于当年李向前就解决了这些人的就业问题,第二年开春家属院所有平房全被扒倒,入冬之前,所有人都搬进了新建成的两栋楼房。

大火被扑灭,全团官兵又忙活了大半夜,安置完所有受灾的家属们后,部队才撤回。

“饿不饿?”

按照连纵队的队形,白涛带队,特侦连齐步走在返回连队的马路上,王权、郭秋成和付通并排走在最前面,王权低声问郭秋成。

郭秋成无精打采的回道:“饿。”

王权低声道:

“靠,你还知道饿啊,都愿你,起什么哄呢,你看看,好好的一顿饭愣是没吃成。”

听王权如此说,郭秋成不干了:

“这能怨我吗,谁让你先带头喊的,又喊那么大声。”

王权道:“我喊你就非得跟我争,完了,回去饭菜也凉了,还吃个屁啊。”

郭秋成道:“那你不也得吃啊。”

说完,王权、郭秋成同时把话头对准付通:

“都是你,较劲,掺合,哼。”

一直没说话的付通道:

“哎,干嘛,又找上我了,我不是也陪着你们没吃饭啊。”

王权后面的张松接道:“回去还接着较劲,好好的一个会餐,硬是菜一口没吃上,酒没喝多点,光喊喝了,哼哼。”

从中午到现在,也十几个小时过去了,虽然晚上是会餐,可是一排和三排都没吃着饭,只是吃了几口菜,喝了几口酒,紧接着就是在火场里拼了四个多小时的命,大伙全都饿得累得没精打彩连走路都没劲了。

队伍又陷入了沉寂,大伙都不在说话,走了一会,王权想起李昆吃的那个鸡大腿了,又说道: “李班长,就你最合适了,吃了一个大腿。”

李昆听王权说鸡大腿,拍了一下前面的张松道:“提起鸡大腿我得谢谢老弟你啊,要不是你,我还吃不上这个鸡腿呢,哈哈,谢谢啊。”

“去,去,去,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出,当时就不给你,我直接吃了多好。”

由于大伙都累了,又是晚上,路上根本没有行人,战士们边走边聊天,白涛也没制止,他就这性格,该严时则严,该放松时则放松,只要关键时刻能冲得上去,白涛对连队战士平时要求还算不苛刻。连队行进得比较懒散,前面就是团院大门口了,白涛开始调整步伐命令全连:

“不准讲话了,全连都有,一二一,一二一。”

白涛低声下着调整口令,全连听到连长的口令,迅速收起懒散,恢复了军人的阳刚之气。

部队直接带到了饭堂,连队前排没休息,后勤的炊事班也没有休息,把晚餐的饭菜又全热了一遍,酒也全扣上了,桌子也全重收拾了一遍,后勤保障工作做的是相当的到位,从火场回来的战士们看到此情此景都很感动,白涛把炊事班长也好个夸。

大伙都学聪明了,这回谁都没先喝酒,上去就是大口吃肉大口塞饭,先填了个肚饱肠满,吃了溜饱,吃得再也吃不下去了,王权坐直了身子,抓起酒瓶子,扭过头冲正往嘴里塞肉的付通道:

“付班长,再来一嗓子。”

说完又露出一副气人相冲着三排全排道:

“三排的,再来一嗓子。”

付通这脾气,点火就着,王权这边连说两句,付通急得嚼都没嚼嘴里的肉就伸着脖子硬咽了下去,猛然站了起来,冲着王权喊了一嗓子:

“来啊,谁怕谁啊,三排的……”

“付通,几点了不知道还喊。赶紧吃饭。”

付通刚起了个头,白涛坐在连部桌旁不急不燥的制止付通,说完付通又冲王权道:

“你小子,没累着是不,要不跑两圈。”

本来就是闹着玩的,王权压根没有比的意思,再说了这都是大半夜了,要是把团长喊来,那特侦连真要一夜别睡觉了。

先冲连长笑笑,王权转过头冲付通做了个鬼脸:

“哈哈,付班长,你历害,我怕了你了,哈哈”

“你个死小子,逗我。”

付通笑骂了一句,又接着往嘴里填肉。

说笑了几句,喝了几口啤酒,王权感觉还能再吃点,难得会把餐,能多划拉点吃的就多划拉。

吃完饭已是近十二点了,简单洗了洗,十二整点,全连人都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

早上刚起床,团长就打电话到特侦连,让白涛马上跑步到团长办公室。

一路小跑,白涛边跑边寻思着,团长找他什么事,语气那么严肃,而且还让他跑步去,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想来想去,肯定是昨晚的事,打纠察这不是小事,而且还是白涛这个连长带头打,后又让战士们群欧,可以说影响极坏,当时只是一时气愤,只顾着痛快,再加上那小子又太狂,一点不给白涛他这个连长的面子,想来想去,白涛狠狠心,爱咋地咋地,不管了,团长再批能批他哪去,顶多背一个处分,这么多年了,身上也不知道背了多少个处分了,也不差这一个了。

“咚咚咚”

白涛上到四楼,轻敲了几下团长办公室的房门。

“进来。”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在作怪,白涛听团长的声音有点不对劲,不过这时也来不及想别的了,推开门走进办公室,李向前正端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他。

“团长,您找我?”

白涛敬完礼,几步走到团长近前,心里有些发虚的问了一句。

一大早,那个老兵纠察就跑到了团长办公室,在李向前面前是哭天抹泪把昨天他被打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形容得是悲惨无比,李向前听完老兵的讲述非常气愤,关于战士跳大墙私自外出的问题,李向前在大会小会上三番五次的强调,也专门给军务部门开过会,一定要严刹此风。可是白涛竟然如此大胆,还公然欧打纠察,这不是要造反吗,李向前让老兵纠察先回去,然后打电话给特侦连让白涛马上跑步来他办公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