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乐福对媒体说他们并没有支持藏独,也希望中国人不要抵制他们,按他们的说法他们法国人也不应该抵制北京奥运、不应该毫不留情的践踏中国人的尊严、不应该对中国进行无耻的诬蔑,可事实上他们做了,而且做得很彻底,无条件地做了,丝毫不在乎道义公正,所以他们有什么跟我们讲条件啊?他们既然这样无耻卑鄙,我们更应该无条件地抵制法国货,国人不要再唱高调,说抵制法国货没用,没用的话他们怎么出来向中国人求饶了,没用的话他们怎么说支持奥运反对藏独了?如果他们真对中国人有好,真的支持奥运反对藏独的话,奥运圣火在巴黎遭到破坏时他们为什么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哪?他们求饶说明他们痛了,我们的抵制有效果了,我们为什么不将革命进行到底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