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沦陷:一封密信见证张学良的内心世界

浙江省档案馆里珍藏有张学良将军于1931年10月12日写给他的亲信部下何柱国将军的一封密信。当时,何柱国指挥3个旅驻守山海关内外一带,地位十分重要。张学良写此信时距九一八事变爆发还不到一个月时间,正是宁粤和谈之际,时局紧张不定。此信对我们了解张学良当时的内心世界很有帮助。因为过去学者们从未引用过这封信,故笔者认为有必要撰文加以介绍。



为了让读者全面了解这封信的内容,笔者认为有必要将这封信全文抄录如下:


柱国兄:


函悉,因候罗总长由粤返平,昨日乃到,确知粤中情形后,再覆兄信。现和议进行甚顺,弟已派罗总长昨日即刻返沪,参加和议,以便悉其内容。看现在情形,兄可不必再去广东,兄之热心可嘉,因弟不愿兄离开榆关重地也。所以,候粤信,知有眉目,非不得已,必兄去广东,才可去。因现在我们已半亡国军人,所服任务,恐兄去,旅中乏人照料,而山海关又甚关重要,非兄,乏人可胜此大任也。现在最重要者,要确实团结,上下一心,外可以御强敌,内可以除卖国贼。弟十分痛心者,真有不是人类者,确愿作李完用第二,只求目前一点小利禄,言之不觉泪下。夫人必自恶,而后人恶之;国必自亡而后人亡之。可叹!我生此时,亲眼看见卖国奴,真使我五衷如焚,恨不得食彼辈肉而方快。切盼我兄,训咱将卒,内忧外患纷来,此正男儿报国时也。敌国尚有可和之议,卖国奴非杀不可。弟书时心火上升,不修辞句,谅兄知我心矣。


此信写了三天,今日忽接唐少川(唐绍仪字——笔者注)电,又唱高调(蒋下野,另组新政府),可叹!到这步天地,大家(大老)还不牺牲一切,一致对外,真伤【丧】心病狂,不怪人民之不爱戴,敌人之看不起也。弟五衷如焚,写了个乱七八糟,阅完切要一焚,以免落人手,笑我也。如兄对公对私,有所见,切不要客套,常来信为要。


弟良手奏


十月九日书


十二日完成


张学良是在一种十分愤懑的心态下写这封信的,在这封信中用了许多愤激骂人的语言,所以他要求收信人“阅完切要一焚”。但何柱国并没有按照长官的意愿将信销毁,还是保存了下来。何柱国在抗战胜利后不久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营参谋长,正当他准备率领部下前往东北接收,一洗当年不抵抗丢失东北大好河山的耻辱的时候,他的政敌却在一次国民党军方上层的宴会上在他的酒中下毒,将其双眼毒瞎,致其成为残疾人,不得不永远脱离军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何柱国曾居杭州多年(后定居北京),担任过浙江省政协委员等职务,因此之故,何柱国保存的包括这封密信在内的一批历史文献资料均被浙江省档案馆收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