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包青天的“三大娱乐谎言”


如果我问你:你了解真实的“包青天”么?你或许会笑我:你太糼稚,包拯谁不知道?历史上最有名的大清官啊,那戏台上演着的什么“铡美案”、“狸猫换太子”,不就是歌颂他的英雄事迹么?


但我如果告诉你,历史上的包青天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传奇,那戏文里唱的故事并不全都是真的,而是世人出于对他的热爱和敬重而编造的“娱乐谎言”时,不知你该作何感想了。


第一大谎言:“幼时被父母遗弃,由嫂娘抚养成人 ”。


别看《铡包勉》和《包公赔情》等戏曲里,包拯一口一个“嫂娘”叫得那么亲。事实上,包拯根本没有被遗弃经历,反而是深受父母宠爱和教养下长大。在父母的关怀教育下,包拯自幼就刻苦读书,到二十九岁时,终于考中了进士甲科。按照宋朝规定,考取进士之后,便可以做官。包拯被派到建昌县(今江西永修)任职。但包拯认为父母亲年事已高,应该尽孝奉养双亲,因而请求回到安徽,在和州(今安徽和县)做官。但是,父母亲希望儿子在自己身边,包拯便决定辞职回家,在家孝敬父母多年,直到双亲去世,包拯守丧期满,仍不想离开故土。他的孝道受到了家乡人的称道。由于家乡父老的劝告,四十岁左右的包拯才离开家乡,离开父母灵地,到天长县(今安徽天长)任知县。与包拯同朝的欧阳修曾上书称赞他“少有孝行,闻于乡里;晚有直节,著在朝廷”。近年,安徽合肥发现了一块包拯为父亲包令仪立的神道碑。碑上阴刻篆书“宋故赠刑部侍郎包公神道碑”十二字,就是包拯当年力尽孝道的见证。


第二大谎言:“为宋仁宗寻母,破‘狸猫换太子’案”


《三侠五义》大肆渲染的“狸猫换太子”一事,相信很多人都熟悉:大意是:刘妃怕李妃生了儿子被立为皇后,便用一剥去皮毛的狸猫换走了刚出世的太子。后来李妃逃出京城,幸遇陈州放粮的包拯,此案才算大白于天下。而事实上,虽然刘妃、李妃确有其人,但“仁宗认母”一事发生在仁宗亲政之前,那时包拯还是一个布衣百姓,根本不可能帮助仁宗寻母。不过,宋仁宗虽是侍奉真宗刘德妃的宫女李氏所生,但刘德妃收其为子也是得到真宗许可的。后来由于仁宗继位时尚且年幼,由刘太后垂帘听政。李氏病重时,刘太后将其由宫女晋升为宸妃。后来李氏病故,刘太后也以皇后之礼给予了厚葬,这对一位宫女出身的人来说,也是备极哀荣了。过了若干年,刘太后逝世后,有人奏明仁宗:“陛下乃李宸妃所生,宸妃死于非命。”暗示宸妃乃刘后所害。仁宗自然要查清,于是亲看开启宸妃之棺察视。当他看到宸妃遗体因有水银保护,故其肤色就像活人一般,查明其并非被人害死而是因病而死,刘太后也确实将宸妃按皇后礼安葬时,曾经感慨地说道:“人言哪能相信啊!”。


第三大谎言:“敢于锄强扶弱, 亲铡附马陈世美"


有个叫童德年的人耗费了十年精力写成了《陈年谷秘史》,证明历史上也并无陈世美其人,而戏曲《铡美案》的诞生,完全缘于他的同乡而对他的一次“抹黑”行动,与包公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陈世美的生活原形叫陈年谷,号熟美,湖广均州人,从小聪颖好学,于清顺治八年考取举人,顺治12年考取进士,因政绩突出被封为贵州省按察道副使兼布政司参事,康熙十年后升户部郎中、侍郎,康熙二十三年携妻告老还乡。顺治十五年,陈熟美的同窗好友仇梦麟与胡梦蝶从均州到京都找他求官,被他说清道理后婉言拒绝。怨恨而归的仇梦麟和胡梦蝶走到河南南阳,正遇上当地上演曲剧《琵琶记》,二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于是买通戏班子,把《琵琶记》按自己的意愿加以改造,把戏中忘恩负义的男主人公换成了他们怨恨的陈熟美,这样一来,陈熟美变成了驸马陈世美,而陈熟美的第二个妻子秦馨莲则变成了剧中人秦香莲,原本相敬如宾白头偕老的夫妻,也变成一对生死冤家。改编后的《琵琶记》在河南、陕西、湖北一带不断传演,还真引起了观众的同情和共鸣。后来根据观众的愿望,又改编成陈世美让包青天给铡了。于是清代的事也就演变到了宋代,戏名也变成了《铡美案》。


...


看完上面这三个故事,大家可能会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为何后世会出现如此多的美化包公之事呢?其实也不奇怪,因为对名人的演义和“戏说”并不是今人的专利,我想,首先应该归结于百姓对包拯的热爱和对清官的期待。生活中的包公虽不象戏曲中那样的传奇,但确实还是一个值得敬爱的好官清官,所以老百姓才愿意爱戴和美化他,有一首世代流传的古诗为证:“龙图包公,生平若何?肺肝冰雪,胸次山河。报国尽忠,临政无阿。杲杲清名,万古不磨。”其次,就应该是与我们中国人心理上那种“清官情结”分不开的。因为在几千年漫长的封建统治下,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受够了地主豪强的欺凌却处发泄,也只有在这些清官戏中,才能借包公之手帮他们出出气,让他们怨恨找到一点释放的场所,也给他们暗淡的生活增添了一点微弱的光亮 ,哪怕是以讹传讹,又有什么要紧呢?重要的是,希望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