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是想到“沧桑”一词。我在想,是不是一个人要到遍体鳞伤才可算是沧桑。沧桑?我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曾经笑我说自己沧桑的人。

我好难过了,我的心好痛,痛彻心扉!看着这个词,为了这个人。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个笨笨的孩子,不懂得如何释怀,也学不来别人所谓的潇洒,所以,我只能默默承受这自己给字的痛的。

曾经狼爱上羊的美丽“谎言”(?)。我做不到可以忘记,因为是谁说过当我们已不能拥有的时候,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或许我从来都不曾拥有过?)

真的是个错误?想了好久,如果这真的是个错,那我也该试着上演一个错误的结局。不是吗?那大朵大朵的暗红会是曾经谁承诺要给我的爱的嫁纱?

有人也说,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是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对,这是、我的、劫难。

这样。这样。我的劫难。

别了。别了。

。。。。。。

二十四小时,我用了三分之二的时间来睡觉,剩下的三分之一时光都把它当作理所当然的东西挥霍掉了。总说时间过得太慢,可这种


生活却让我无法再发出这种感慨,时间不是停滞不前的,至少我看到桌上剩余的书页在一天天变的单薄。


我是不喜欢阳光的,习惯窗帘紧闭,即使在夜晚,我还是会躲在窗帘后面拼命的想某个人,真的,只是纯粹的想念,想念某种感动和温暖。


突然,想起有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义无返顾”这个词。我想,当我们在见面时,我一定会义无返顾。


而在这个时刻,有些事情是该结束的,有些事情是该继续的。


我想,有些人有些事是该忘记的。

本文内容于 2008-4-15 18:58:10 被阴暗的角落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