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反明星组织:铲除不爱国明星为准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月9日,中国反明星组织50余名成员在成都春熙路香槟广场高举横幅,声讨陈冠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亿轩是中国反明星组织推出的健康明星范例。

黑客,爱国,80后。


这是一个半地下网络组织为自己贴的标签。它有一个国家级的名衔:中国反明星组织。它的22万名会员遍布在中国心脏地区的版图上,内部秩序井然,进退趋从。


他们不愿意与政治挂钩,声明自己是“家族”而不是“组织”;但又有着强烈的民族意识,不能容忍一切哈日亲美的言行。他们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不爱国”的明星就是垃圾,应被永远铲除;只准我们欺负别人,不准别人欺负我们。


黑客的身份,造就了他们无上的能力。金钱从来都是唾手可得;他们还可以随心所欲地观察着你,掌握着你电脑和现实生活中的一切秘密。


2007年下半年始,它迅速在网络和现实世界中膨胀,以一连串的极端反明星事件广受关注。


4月5日夜,北京工人体育馆。


越过灯火辉煌的舞台,人们只见满场整齐划一挥动着的荧光棒,万名歌迷齐声在呼喊:“蔡依林!蔡依林!”门外,警灯闪烁,大量公安警惕地盯着出入场馆的每一位歌迷。


欢呼的分贝高涨,一群身着工作人员制服的年轻人却异常沉默。时针滴答走动着,行动的可能性越发渺茫。终于,他们将几个黑色塑料袋扔进垃圾桶,消失在夜色中。


黑塑料袋里装的是购于上海的菜花蛇,而行动失败者,来自一个有着响亮头衔、正从半地下状态逐步转向地上的网络组织——中国反明星组织(他们声明是反明星家族),早前几天,他们成功混入工作人员队伍,准备在“台独分子”蔡依林表演时扰乱舞台。对他们来说,凡是哈日亲美、不“爱国”的明星,都是他们无法容忍而必须打击的对象。


几乎是同时,巴蜀之地成都,反明星组织成员的另一场设想宏大的活动——“百人千里徒步迎奥运”,在开过一次新闻发布会之后也因为资金困境一再拖延。在2008年,中国反明星组织头一次遭受了挫折。


黑客崛起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腿,再踢高一点!踢到位!”午后光缕中的微尘随着舞姿旋转,在12摄氏度的阴冷天气中,长着一张甜美无邪的脸的亿轩,唇边居然微微渗出了汗珠。


中国反明星组织的两次失利没有太影响她的心情。作为组织的使者和形象代言人,她完全可以超然于会务之外,专注于她的舞蹈和声乐。21岁的她,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处于半休学状态的四川艺术院校学生,而在网络中,是一个极具威慑力的资深黑客。


这是一个由黑客主导和衍变而来的世界。在中国反明星组织的22万名会众里,2000名技术高超的黑客,实际掌握着组织的命运。按照黑客世界的生存法则,技不如人,便只有如“肉鸡”般任人宰割。反之,技术越好,也就越能接近组织的中枢核心。


在这个由黑客统治的世界里,领军人物是一个名叫“部长”的80后。他大多时候都是沉默的,回复总不超过一句话,语气中则充斥着不可抗拒的权威。反明星组织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使者亿轩也不例外,唯一不同于其他会员的是,她与部长相识于11年前,就像“小妹妹”一般受其疼爱,因而享有特权,不仅见过部长的真面目,还能够直接给他打电话,也知道他在北京的住址。


11年前,亿轩才10岁。她记得自己先是被网络聊天室每秒闪烁不停的屏幕吸引,然后在红玫瑰聊天室里碰上了“部长”。


“我上四年级。”亿轩当时谎称自己20岁,却说漏了嘴。


“高四?大四?”


“小学四年级。”


部长对这个说话直率的女孩印象深刻,于是把她带进了黑客圈子,传授其黑客技术,两人成为“黑友”。


亿轩作为黑客的成长故事,几乎与反明星组织的发展同步。在她成为黑客两年后,19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爱国黑客建立了“中国红客联盟”(HUC),与美国黑客展开网络大战。部长作为攻击的主力成员,在黑客圈子中声望渐高,身边聚集起一群忠实的“黑友”;又过两年,2001年的赵薇日本军旗装事件,“令部长找到了爱国与反明星的结合点,反明星组织这个概念就在他脑子里形成了。”亿轩后来见证了部长等人策划的“赵薇被泼粪”事件。


并没有一个标志性事件宣告中国反明星组织的成立,但这是亿轩印象中中国反明星组织的首次行动。“部长”,成了组织最高领导者的职务名称,而亿轩、黑牛、秋雨(上海分会会长)、夜风(广州分会会长)等黑客,成为了“中国反明星组织”的最初成员。



本文内容于 2008-4-15 18:34:07 被倍源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