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不远处的机枪巢内,一名抱着机枪发呆的日军哨兵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许是弥散在硝烟中的那股恶臭引起了他的注意,哨兵带着满脸的疑惑转过身来。天呐,是中国人,他们居然是从地下排水通道内爬出来的,而且还不断有中国人从打开的窨井中攀爬出来。

带着惊恐的表情,哨兵抢忙掉转机枪。一发5.8毫米子弹破风而来。巨大的炮弹爆炸声掩盖过了那声枪响。随着那枚飞旋着的子弹带着巨大的动能和势能在柔弱的脖颈之间绞出诺大的一个弹洞,将动脉血管和神经组织扯烂成碎,猩红的污血从颈部的弹洞中汨汨的流淌出来,栽倒在地的哨兵只微微的抽搐了两下,便一动不动。

“哨兵1,清除!”蒋聆慢慢的离开狙击枪上的瞄准镜,扬起带着战术手套的左手“安全”

岳海波回过头来,打了个手势“1排,上!2排,掩护!3排架设地雷!狙击班就位!”

三十来个身影飞速的越过被炸毁的花坛,相互交叉掩护着,扑向仅仅相隔半条街区的日军第218师团司令部。装甲营的炮击使得日本人的目光均被吸引了过去,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满是瓦砾的街面上,一小队的中国士兵正飞快的冲向师团司令部。

3排在1排冲出去之后,也迅速的溜了出去。十来个侦察兵猛然的收住脚步,半跪着抵枪掩护,而另外十来人则迅速的开始沿着街道两边架设‘定向反步兵雷’。

缓缓的移动着手中的狙击枪,蒋聆透过瞄准镜全神贯注地看着日军第218师团司令部所在的那栋建筑,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只要有一个日本人稍稍注意下街面上,那么正在前进的1排都有可能会被日军反击的火力给压制在空旷的街面上,要是那样的话,情况可就糟糕了。

岳海波也同样提心吊胆的看着1排迅速的冲向那栋被炸得外墙上满是弹痕的建筑。只要几十秒,只要几十秒就足够了,1排只要通过这段如同开阔地似的街道,那就没有问题了。只要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也就够了。岳海波瞥了一眼身边不远处的蒋聆,这小丫头倒是很沉稳,弯屈起来的左臂托架着轻便的88式狙击步枪,右手食指半搭在扳机上,稍稍的偏着头,半眯着左眼,而右眼则微微凑向瞄准镜。完全是一付狙击老鸟的姿态。

几个2排的士兵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些沙袋来,在花坛旁垒砌起了一个临时的掩体。待会儿可能就得依靠这些沙袋来充作掩护了。岳海波看着带领1排冲过去的钱鹏飞冲着这边打了个手势,同时耳麦里传来了数声轻微的、节奏性的扣动声,这是攻击就位的信号。

岳海波冲着身边的一名士兵“快打信号弹,给装甲营发信号”

两枚红色信号弹-嗤-嗤-的窜入硝烟密布的天幕之中。

萧扬兴奋的指着那两枚升腾而起的信号弹“看来老岳他们得手,该我们上了!”

周南市内的日军防御阵地,突然从己方防御纵深升腾而起的信号弹让日本人稀里糊涂的。然而随着游走在外围的中国战车突然加速冲了过来,这些日军才反应过来,在自家内部肯定出现了中国人,那两枚信号弹就是攻击发起信号。而之前中国战车之所以一直游走在防御圈外也就是等待这个时机,里应外合。根本不是什么巷战之类的原因。

装甲1连、2连以及侦察营的两个连迅速的发起了攻击,气势汹汹的2005式主战坦克扬起阵阵烟尘,狠狠地切入日军防线。行进间的两轮齐射便将日军的防守火力给压制住了。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第218师团司令部内浓烟滚滚,两枚震撼弹使得司令部里的警卫被闪光和巨大的爆响震炫得头昏眼花的。紧接着数枚杀伤手雷骨碌碌的滚了进来,两眼一片白茫茫的警卫们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一个个惊慌失措的狂呼乱叫。-轰-轰-轰-爆炸声响起一片,四处乱窜的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上……”钱鹏飞大喝一声。鱼贯而入的侦察兵们交叉冲了进入,迅速的占领建筑底层的各个角落,95式自动步枪短促的三连点接连响个不停。

意识到师团司令部被端了的日本人迅速的调来支援,一队队日军士兵纷纷的涌向枪声大作的师团部,几辆高机动车从街角高速的冲了过来,车顶上的机枪手如临大敌一样的紧握着机枪。

一声沉闷的枪响,打头那辆高机动车上的机枪手的脑袋上腾起一团血花,软软地瘫倒了下去。蒋聆目无表情的看着那辆仍在高速冲过来的高机动车,枪口微微移动。-砰-砰-两声枪响,高机动车上的风挡上糊满了污血,脑袋被打开花的驾驶员再也无法操控方向盘,失控的高机动车高速冲向路边,狠狠的撞上路基之后,斜翻过来,连续翻了数圈,-轰隆-一声,摔得稀烂。

尾随其后的那辆来不及刹下来,-轰-的一声撞了上去,第三辆则在刺耳的刹车声中横甩过车身,勉强停了下来。车顶的机枪手二话不说,转过机枪就是一阵狂扫,子弹嗖嗖的乱飞。借着机枪的掩护,趴在地上的日军又爬起身来。两辆高机动车以猛烈的机枪火力来为步兵开路。

岳海波拍了拍身边的侦察兵,摆动右手掌,做了个下压的动作。-轰-轰-轰-剧烈的爆炸声炸响成一条线,埋设在街道两边的‘定向反步兵雷’被引爆了。气浪夹掺着无数的破片、钢珠劈头盖脸的横扫向街面上的日本人。一簇簇的烟柱在爆炸声中腾放而开,将半个街道吞没,烟尘迷离在空气之中。篸人的惨叫声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格外的刺耳。

烟尘硝烟渐渐地被微风扯散,半个街区都被炸得面目全非。街面上更是惨不忍睹,三辆高机动车的残骸还在剧烈的燃烧着,车顶上的机枪手被炸得血肉模糊,横七竖八的尸体残缺不全,一些垂死的日本人还在呻吟着、蠕动着。痛苦的惨叫声、哀嚎声让人毛骨悚然。

机甲隆隆,萧扬指挥着装甲营在日军的防线上横冲直撞,2005式主战坦克的140毫米滑膛炮不断的腾放出道道的火光,一辆辆日军轻装甲车被接连掀翻,几辆74式中型坦克不识相的冲了上来,呼啸而出的穿甲弹直接将它们开膛破肚,打得浓烟滚滚。

依托着装甲营的掩护,侦察营的两个连也很快的冲进了日军的防线之中,枪声如同炒豆样的响起。作为日本人的防御支撑的建筑废墟在坦克的履带下被碾压得粉碎,随后而来的侦察兵们很快的便肃清了那些在横冲直撞的2005式坦克履带下瑟瑟发抖的日军残兵。

防空排的4辆PZG95B式弹炮一体防空系统平放下四联装25毫米速射炮,对着一栋栋房屋猛烈的扫射着。很多躲在窗口的日本士兵都被接连炸开的高爆弹给撕扯得四分五裂。

几辆WZ551A轮式步兵战车缓慢的碾压过遍地的砖骸,纤小的炮塔对着一个个负隅顽抗的日军火力点便是一通猛烈的火力。次口径脱壳穿甲弹直接穿入日军火力点中,将里面炸得血肉横飞。一些零星飞来的日军反坦克导弹将几辆轻装甲车炸成一团火球,但更为猛烈的火力很快便追着那些日军反坦克兵打了过去,将那些来不及逃生的日本人炸得尸骨无存。

“手雷!”钱鹏飞喊道。两枚82式手雷被迅速投入房间内,-轰-轰-两道气浪掺杂着火光与烟尘喷涌而出,钱鹏飞第一个冲进房间内,95式自动步枪发出短促的射击声,几个幸存的日本人在枪声中应声倒地。踹开遍地的狼藉,钱鹏飞拔出快枪套中的手枪,依次给几个日本人再次补上了一枪“这是代替运输队的烈士们问候你们的!”钱鹏飞恶狠狠的说到。运输队被伏击的事情,他是听装甲营的坦克手们所说的。尽管自己没有见到那些烈士们的遗体,但听坦克兵们说,日本人对那些牺牲了的烈士都补过枪。所以这次突击第218师团司令部,钱鹏飞也是格外的心狠手辣,完全不留活口。

街道上,战斗激烈的鏖战着。两枚火箭弹呼啸而出,在日军反扑的人群中轰然炸开。无数的预制破片纷飞着四射,日军士兵惨叫着被炸倒一片。数辆轻装甲机动车被火箭弹给炸瘫在那里,呼呼的燃烧着。瓢泼样的子弹将街面上打得如同开锅的水一样的沸腾着。

-丢-得一声,一枚子弹打着身边的沙袋上,蒋聆似乎毫不在意,依然全神贯注的瞄准着,那个全身都躲在护盾后面的日本人正疯狂的操纵着机枪向这边扫来。对,再稍稍露出一点,对,就这样,蒋聆默默喃喃着,很好……,微微扣动扳机,肩膀一顿,-砰-一声枪响。呼啸而出的子弹穿过机枪护盾上方的缺口,直接掀开了那名日本机枪手的脑袋。

两辆89式步兵战车隆隆的驶了过来,被侦察兵们的火力给压得抬不起头来的日军顿时的欢呼起来。趁着步兵战车的掩护,日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各种轻重火力纷纷猛烈的向着侦察兵们的阵地扫来。对垒的沙袋被89式步兵战车上的25毫米机炮给掀翻了出去,两名正在猛烈扫射的机枪兵被炸得面目全非。

狗日的,岳海波恨恨得咬着牙,劈头盖脸的火力拼命抵挡着日本人的反扑。突然,进攻的日军队列后方乱了起来,两辆89式步兵战车也被接连的被炸成一团火球。

大地沉重的铿锵声中,十余辆2005式主战坦克出现在街角。是装甲营的第3装甲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