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我的兄弟身上。每次他说的时候都会哭的稀里哗啦,我也听的稀里哗啦,因为感动,因为不得不感动,不得不哭...)

谨以此文,纪念在天堂的军医,最美丽的军医——苏浅雪



题记:其实很多时候爱神比死神更冷酷更残忍的我们可以不怕死但是不能不怕爱但是我们不得不死不得不爱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人人都要遵守的规则用我的话说就是命该着你了就是你谁也代替不了...


部队食堂中,滔滔一如既往的坐在一个角落里。呼噜呼噜的对付着眼前的午饭,头也不抬一下。蘑菇青菜,红烧肉是不错的菜色啊。滔滔看上去吃的很满意,不时的端起面前的鸡蛋汤喝上一口...小雪端着自己的餐盘,轻手轻脚的站在滔滔的身后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小呆瓜,什么时候能长大啊?“啪”一只白皙的手拍在滔滔的肩膀上,银铃一样的声音:“小呆瓜,吃什么好的呢?也不和姐姐说一声?反了你了?”正在狼吞虎咽的滔滔吓了一跳,一口气没有上来,噎住了...“姐姐,怎么了?”滔滔抬头,无辜的眼睛看着笑眯眯的小雪,依旧马不停蹄的进行着自己的咀嚼动作“滔滔...”小雪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弯弯的像月牙一样好看,她坐在了滔滔的身边,向滔滔展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贼笑?滔滔的眼睛眯了起来,眉头皱皱的,因为他知道每次小雪像这样笑的时候,就意味着自己会被这个姐姐欺负。滔滔大手一挥,抱着自己的餐盘往边上挪了挪,满眼戒备的看着这个经常欺负自己的小姐姐:“姐姐....我冷...”小雪心里这个气啊,恨不得跳起来狠狠的在这个家伙头上来那么一下子,但是想到自己的目的,聪明的小雪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挪到了滔滔的身边,挽住滔滔的手,笑眯眯:“滔滔,你看,你今年15岁了,是正长身体的时候吧?”俏皮的眼睛不经意扫过滔滔碗中的红烧肉,准确的说是瘦肉,精光一闪而逝:“我呢,身为你的姐姐,自然要关心你的身体的是不是?”可怜的滔滔嘴里塞满了食物,支支吾吾的哼唧哼唧:“恩..姐姐..对..滔滔....最..最好了。”“哈哈,这个傻小子,这么容易就上当了啊...哼哼,不要怪姐姐了,可爱的小呆瓜”看到自己的“阴谋”即将得逞,小雪的心里乐开了花。她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小脸依然笑眯眯:“恩...长身体呢就要多吃肉啊..是不是啊?”滔滔傻乎乎的点头,丝毫不知自己的红烧肉正在被算计的好好的。“对啊,那当然要吃高能量的食物了,姐姐是军医当然懂了,像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呢,姐姐就替你吃了啊..”说完周手中的筷子飞快的夹走了滔滔碗中的红亮的瘦肉,同时把自己碗中白花花的肥肉夹到了滔滔的碗中。还不忘拍拍滔滔的小脑袋:“呵呵,姐姐对滔滔好吧?”说着还是笑嘻嘻的:“滔滔乖啊,快吃饭,下午还要去丛林里玩呢...”发现自己上当的滔滔一脸无奈的看着小雪:“姐姐,你...你...”小雪伸出自己白皙纤细的食指,轻轻的刮在滔滔因为无奈而皱起的高挺的鼻梁上,这是姐弟俩最亲昵的动作了:“滔滔要乖乖的,听姐姐的话啊...”看着这个被自己欺负,却无比心疼怜爱的可爱的优秀的小弟弟,小雪心中无限的自豪,无限的...幸福,她凑了上去,在滔滔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脸红红的扭头跑了。俏皮的马尾甩在滔滔的脸上...滔滔呆呆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察觉小雪在自己脸上的一吻已不再是姐弟之间的亲昵,那是什么呢?谁知道?反正滔滔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肉被姐姐抢走了...端着饭盒跑回宿舍的小雪此时脸红扑扑的靠在门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是因为刚才快速的奔跑,还是...自己莫明的对这个比自己小4岁的男孩产生的情素?而不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想到这个,小雪的脸又红了,显的十分的可爱...“呀”因为自己的心好乱,小雪在咀嚼是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午后的阳光是很明媚的。小雪和滔滔两个人带着丛林必备的一些东西浩浩荡荡的向部队数十里外的一片边境丛林进发了。去丛林玩一直是小雪的一个梦想,但是因为部队的任务很紧,加上自己一个女孩子去丛林似乎不是很安全,于是一直没有实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是?有了滔滔在,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滔滔的叔叔就是这支特种部队的总队长,请个半天的探亲假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于是,一个十九岁的红牌学员女军医和一个十五岁的特种作战技巧丰富的大男孩堂而皇之的进入了那片经历过无数次战争和演习的原始丛林玩耍。厚厚的草叶,参天的大树,缠绕的藤蔓,灌木丛和林间穿流的小溪,跑跑跳跳的小动物,对于小雪来说都是是很新奇的东西。她欢快的跑着,跳着,大声的笑着,大声的叫着...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丛林,给丛林添了不少的生机,可爱的滔滔默默的跟在姐姐后面傻笑着,单纯着自己的单纯,快乐着姐姐的快乐。也许对于当时的滔滔来说,姐姐的快乐就是自己最大的快乐了吧?那时的滔滔真的很单纯,很单纯...天性爱水的小雪看到了小溪,欢快的呼喊着滔滔,脱下自己的皮靴,白皙的小脚丫伸进水中劈劈啪啪的踢着水花,任凭流淌的溪水冲刷着自己的小脚,麻麻的痒痒的很舒服。依然是银铃般的笑声...谁说女兵就一定要喜欢火药味呢?谁说军医就一定要对手术刀赶兴趣呢?女兵,她首先也是女孩她也喜欢花香喜欢浪漫喜欢...自己爱的人...不是吗?小雪坐在俺边,看着不远处自顾自练习刺刀的滔滔,这个小家伙,也许真的只有三棱刺刀是他的最爱吧?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吗?知道吗?这个比自己小4岁的自己一直叫“弟弟”的男孩,他又怎么能知道。自己其实从来就没有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看,而是当成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想到这里,一抹嫣红飘上小雪的俏脸。情窦初开的女孩的情愫,怎能不让人脸红?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对这个小子产生了这种...爱情呢?似乎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这就足够了......“小呆瓜,来,你过来一下...”小雪招呼着滔滔,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很可爱。滔滔听话的跑过去:“干什么啊姐姐?”小雪狡猾的笑了,一把把毫无防备的滔滔推进了水中,自己穿上鞋站起来,笑的花枝乱颤:“哈哈。小呆瓜啊...上当了吧?”滔滔从水中爬起来,一脸无辜的看着小雪,甩甩头:“姐姐你干什么啊...真是的...”印象中似乎滔滔从来没有怪过小雪什么事情的,到底是谁宠着谁呢?不知道,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小雪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大笑着,那有一点姐姐的风范啊:“小呆瓜,来啊..来追我啊...看你能追上我吗?哈哈....”小雪向丛林中跑去。“搞什么啊”无知的滔滔爬上岸,向小雪追去...

很多年前,在云南边境的一片原始丛林中,一个年轻的学员女兵在前面跑啊跑,一个年少的学生男孩在后面追啊追......

很多年前,在云南边境的一片原始丛林中,一只迷彩色的蝴蝶在前面飞啊飞,一只黑色的山猫在后面追啊追......

小雪就那样穿着迷彩服扛着红肩章在丛林中快速的奔跑着,不时的回头大声的笑着叫着,招呼着滔滔快点;滔滔就那样穿着心爱的黑色制服在丛林中快速的奔跑着,不时的招呼着姐姐慢点不要摔着.2个年少的准军人,2颗年轻的心奔跑在这片充满传奇色彩的原始丛林中......身后一声轻响,小雪好奇的回头看。原来是粗心的滔滔在奔跑时不小心被地上的藤蔓绊到了。小雪正要嘲笑一下这个刚才还提醒自己的粗心的小家伙。但是当小雪看到了滔滔手边游走的一条黑线时,她笑不出来了。是蛇!!三角型的头部!是毒蛇!!!小雪的脑子蒙了...怎么会这样?“滔滔...滔滔!”小雪跑了过去。滔滔绊到后右手压到了蛇身上,蛇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狠狠的在滔滔的虎口叮了一下,而滔滔的头磕在一块石头上,昏迷了......小雪的心都乱了...看着滔滔青肿的虎口,恨死自己了。为什么自己要不听话把滔滔拉到这里来玩呢?为什么要把滔滔推到水中再让他这样的追自己呢?为什么自己要不听滔滔的的话跑的慢一点呢?小雪恨死自己的行为了。自己真的是灾星啊...

但是现在怎么办呢?刚才滔滔的剧烈运动促使他的心跳在90左右,也就是说他的血液流动速度也是平时的2-3倍,这样的话,滔滔是很危险的。怎么办呢?小雪急哭了...身为军医的小雪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要尽快的排出滔滔体内的毒,就是要把伤口处的血放出来,阻止毒性的蔓延...小雪赶快蹲到了滔滔的身边,抽出了滔滔腰间的三棱刺刀,准备在滔滔的虎口处放出血,只有这样,才能有效的阻止毒性的蔓延...刺刀毅然在滔滔虎口上方停止了下滑的路线...小雪狠狠的把刺刀插在一边的地上,俯下身去。红润的嘴唇贴上了滔滔青肿的虎口,腮部收缩,奇异的味道使得小雪的秀眉微皱,抬头,一口略现青黑的血从小雪口中吐出..再俯身..再吸...小雪的泪水浸湿了滔滔的手...滔滔平时打针的时候都疼的不像什么的,这么一把刺刀要是次到他身上,他要有多痛苦啊...自己真的舍不得啊...虽然说他现在昏迷了可能或者说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自己的心呢?自己的心难道不疼吗?是的,他昏迷了,他的痛觉应该已经没有了...刀割在滔滔的身上,难道不是割在小雪的心上吗?不是吗?是的...小雪的心不想再疼了...这个心爱着的男人,不想在让他疼了...泪水混合着血.血混合着泪水.还有什么...还混合着回忆......小雪已经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小雪穿着军装仰面躺在草坪上,头枕着手臂,滔滔枕着姐姐的大腿,两个人悠闲的看着天上飘飘的白云,就像看着自己的梦想一样。白云飘啊飘,思绪飞啊飞..“滔滔,你明天就要回学校上课了,会想姐姐吗?”小雪问滔滔.“恩?当然会想姐姐了啊。”滔滔摇晃着小脑袋回答小雪。小雪甜甜的笑了:“是吗?滔滔不许哄姐姐开心哦,真的会想姐姐吗?”说着疼爱的抚摩滔滔的脑袋。滔滔爬起来,看着小雪,眼睛里满是年少的纯真:“恩,没有骗姐姐。滔滔永远都会想姐姐的,永远永远。我发誓:我***要照顾雪一辈子!永远不会离开她!”天真的滔滔说。小雪楞住了,她慢慢的坐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颤抖着:“滔滔,你刚才说什么?说什么?你说你要照顾姐姐一辈子是吗?是这样说的吗?你知道照顾一个人一辈子意味着什么吗?”单纯的滔滔那时脑子里还没有爱情这个概念,他只是希望和姐姐在一起而已:“恩,是啊,呵呵,就像现在这个样子啊,开开心心的啊”小雪泪水就下来了,她忘记了滔滔的单纯,她以为滔滔知道了自己的心绪,在向自己...表白?呵呵,滔滔还小...还小......泪水继续在小雪的脸上肆虐着,小雪抬头,看到自己吐出的雪已经转红了。笑了一下,梨花带雨...蹒跚的找到了一些草药,敷在滔滔的伤口.....呵呵,自己刚才居然急的忘记了自己应该先含着草药再...难道自己对这个小家伙真的这么在乎,以至于急的连自己的..都顾不上了?想到了自己口中的伤口......小雪笑了,笑的很凄惨,她的身体已经感到了不适,她轻轻的躺在了昏迷的滔滔身边,静静的看着滔滔,泪水...始终都是泪水:“滔滔,你真的是个小呆瓜啊..呵呵。知道吗?从你对姐姐说你要照顾姐姐一辈子的时候,姐姐就再没有把你当成弟弟看了..知道吗?姐姐..不..小雪把你当成一个男人看..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看..一个..我爱的男人看..知道吗?滔滔,你知道吗?姐姐爱你..真的好爱你..姐姐爱上你了..爱上你了滔滔..你知道吗?知道吗姐姐爱你爱你啊...”小雪哭出声来了...她心疼,真的好疼,很疼很疼的...自己爱的男人把自己当姐姐看,难道不值得心疼吗?冷...好冷...小雪感到冷...看着滔滔,自己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她不甘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回到了自己的梦中,那...也许是自己此生最甜蜜也是最痛苦的梦吧......

梦中......小雪着急的冲进了病房,看到了在病床上的滔滔似乎很是痛苦的样子。眼泪挤出了眼眶。她很心疼很生气的冲着滔滔喊:“***!!白痴!神经病啊你!谁叫你这样的??你脑子有病啊你!我告诉你,我从今天开始没有你这个弟弟,今天以后你就没有我这个姐姐!我们没有认识过!!”她的心难道不疼吗?自己一直爱着的男人为了自己伤成这个样子,她的心疼的四分五裂,疼的鲜血哗哗流,她生气,生气为什么滔滔要为了自己搞成这样,她的心疼,真的很疼很疼的。冲滔滔喊完,她忍着泪水狠心扭头就走,泪水哗啦啦的流淌...“姐姐!姐姐不要滔滔了...不要!滔滔不要离开姐姐...不要...不许..姐姐离开滔滔..不许不许...啊..”身后传来滔滔的叫喊,还掺杂着呻吟的声音。这...难道不是在撕小雪的欣,裂小雪的肺吗?难道不足以让小雪回头吗?这是在用刀捅小雪的心啊..小雪回头..看到滔滔用自己骨折了7根手指的双手硬是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喊着姐姐,他真的不想让姐姐离开他不想小雪不理他,但是因为疼痛又重重的倒到了床上...你们说,这难道不是在折磨小雪的心吗?不是吗?小雪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扑到了自己最心爱的人的身上,大哭着..带着七分心疼和二分责怪甚至还有一分委屈大哭着:“姐姐不离开滔滔..不离开滔滔..永远也不会...永远永远不会....不会..姐姐不许你为了姐姐受伤..不许不许..不许受伤了知道吗...知道姐姐多心疼吗..姐姐心疼啊...心疼....”天真的滔滔听说姐姐不会离开他了,破涕为笑...那时的滔滔真的很单纯很单纯...他用自己绑着石膏的手拍拍小雪的背:“姐姐不哭..姐姐乖啊..呵呵..”小雪看着天真的滔滔,哭的更厉害了...他..什么时候才能懂得自己的心呢......

原始丛林中,小溪依然哗啦啦的流,树叶沙沙沙......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滔滔和小雪的身上印下点点光斑...

微风拂过...吹动了小雪额边的碎发...吹过那把插在地上的三棱刺刀...

还有...吹过滔滔虎口处的...最后的吻痕..爱的吻痕...

一只迷彩色的蝴蝶飞呀飞...停到了那个最后的伤口上.煽煽翅膀在上面印下了自己的吻,留下了最后的吻痕......



(后记:当滔滔的叔叔把他们救回来的时候,小雪曾一度清醒过一阵。滔滔的叔叔问小雪为什么不用刀,小雪的回答很简单:“我怕他疼...”叔叔就说:“他平时骨折什么的眉头都不皱一下他哪知道什么叫疼啊.何况他但是是昏迷的啊....”小雪的回答依然:“他不疼...我心疼...”于是,这个曾经在中越战场上铁骨铮铮的硬汉泪流满面...小雪最终抢救无效牺牲...她用自己的心自己的爱换回了滔滔的生命..向天堂上的她致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