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圣火是火中之火

奥运圣火是火中之火



南国早报 2008-04-14 ■ 谭延桐


■谭延桐

奥运场面是靠奥运圣火照亮的。奥运圣火总是和如火如荼联系在一起,奥运场面总是和如海如潮联系在一起。它们,总是使我想起原始的热带雨林般的生机勃勃的生命力。我喜欢甚至迷恋这样的生命力,其直接原因,就是基于我多年来对“人类学”的研究,对人这种动物的多方面的考察和思悟。

文明的脚步越来越远。随着这越来越远,我们就进入了一种悖论,失去了很多不该失去的好东西,比如强有力的生命力、与大自然共生存的实力等等。这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反思:我们人类的生命就像一棵棵大树一样,是任所谓的现代文明的巨斧把我们砍削得只剩下了“文明”,越来越萎缩,越来越了无生气,越来越甘愿做一个机器?还是拒绝不必要的砍削,完好地保存我们生命的鲜活和生动?我之所以将目光长久地盯住奥运,心里萦绕着这些,完全是因为,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被所谓的文化和知识弄得不知所措、被所谓的现代文明弄得不成样子的人,他们完全地被驯化甚至异化了。从他们身上,我看不到一点儿激情,更不用说是豪情了。而烈火般的激情和狂风般的豪情,才是生命的牵挂,当然也是任何具有创造力的生命都离不开的。一旦离开了,实质意义上的成功也就越来越远了。

我丝毫没有质疑现代文明的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在强调现代文明的同时,能不能不把生命的活力给淡化了或抹杀了,就像在强调经济大发展的同时不能让精神撤退或萎缩了。顾此失彼,带来的教训已经太多太多,我们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文明当然是样好东西,可就在你说好我也说好的时候,它却悄无声息地偷走了我们的活力,让我们一天天地从自然人变成机器人再变成植物人最后变成矿物人。我心疼的,就是这个活力。

奥运圣火,无疑让我们重新找回了奔突、跳荡、燃烧的激情。说白了,这就是原始的生命力。笑得越来越僵化,动作越来越僵硬,思想越来越僵化……并不是一件好事,我们人类原本是笑得很明亮、行动很敏捷、思想很尖锐的,就像奥运圣火一样明亮,奥运健儿一样敏捷,奥运精神一样尖锐。明亮得很彻底,敏捷得有声色,尖锐得不伤人,这才是生命的本原。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奥运圣火无疑是我们人类精神的一个放大镜,是使我们的生命还原为一团大火焰的火中之火。也难怪,它一百多年来一直生生不息。

生命本如风。风的任务就是要吹送,在不断的吹送中吹走心中的迷雾和沙子,送走陋习和积弊,只留下明净和蓬勃。如果风停下了,僵死自然也便一点一点地挨近了。这样的结果,肯定是谁都不愿看到的。

喜欢奥运这个大象征的人越多,我们获得的生命的养料自然也就越多。因为生命除了物质性和现实性之外,还应该有精神性和超越性,这个精神性和超越性才是人类的心仪。很显然,所有的精神性和超越性都是生命的养料一点点喂大的。因此,我就不止一次地对我身边的朋友这样说:每一个人,都应该每天拿出至少一个小时来像风一样在旷野里跑来跑去,自由地跑,热情地跑,奔放地跑,沸腾地跑,跑出一番风光来。很显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理想。如果这个理想实现了,那么,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就都是奥运圣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