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美国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宣布辞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艺术指导开始,西方就在试图和北京玩一场奥运政治牌局。表面上,西方玩家是在把人权问题与北京举办奥运会的资格联系起来,实际上,他们是在把奥运会与其对中国国力的显示和国际地位的提升联系起来。


中国在联合国否决了在达尔富尔问题上制裁苏丹的决议,西方政治家不会不知道,中国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这个立场,决不是要继承德国纳粹,故意扮演世界人权杀手,而主要是要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把北京奥运会当作1936年德国柏林奥运会的中国版加以诋毁,对一个正在崛起并有待民主化的大国进行价值围剿,表明近一个世纪过去了,西方政治家和西方舆论界在政治智慧上并没有太大长进。他们别忘了,德国纳粹也是“一战”战胜国亲手制造的祸患,他们对德国崛起的恐惧导致他们对德国的过度惩罚,使得德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裂变为仇恨和报复,这正是酿造希特勒主义的最好酵母。


不否认在安排大规模圣火传递路线时,有点虚荣心和自信心过度膨胀;也不否认“西藏事件”突发时,意识形态主管部门对新闻的封锁相当愚蠢,但这些都不足以让西方观察家作出一个更愚蠢的判断:中国当局在西藏故意制造事端并实施镇压。哪有一个奥运会开幕进入倒计时的国家不愿意天下太平?作为一个中国人,倒更有理由认为,所有这一切,更像是某些因为中国崛起而失眠的西方政客玩的把戏:让一些工具去制造事端,再用这些事端制造借口,希望把北京奥运会的喜事变成丧事,让中国丢脸。这很像是中国乡下的一些泼皮干的勾当:专门挑仇家大办婚宴时,送去一口棺材。


可见,无论是举办奥运会,还是抵制奥运会,都不应该把它当作政治牌来玩,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把举办奥运会当作政治牌玩的希特勒,只不过是在给自己定做的棺材上加了一根钉;相互抵制对方奥运会的前苏联和美国,不过是在用冷战思维亵渎奥运精神。


如果你说的人权意味着,一个国家要为另一个国家的内部冲突牺牲自己的国家利益,比如在达尔富尔;或者意味着,一个国家必须接受国家分裂,比如在西藏;再或者,意味着让一个奥运举办国的火炬传递在世界各地受辱,那你所说的人权,就不是一种价值,而是一种国际竞争的政治工具。


奥运是用来休战,而不是用来开战的;体育是用来消弭仇恨,而不是用来培育仇恨的。你可以抵制奥运会,后果是什么呢?后果是:自己的运动员失去金牌,自己的国家得到全球华人的仇恨。一个曾经受辱,现在还在受辱的正在崛起的大国的民族仇恨会长出什么,你知道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