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三卷:史笔标名画云台 第一三八章 相邀

hc8610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第一三八章 相邀 到了审香妍房里,伙计端来一盆清水,看到水中的倒影之后,高庸涵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自己陷于云雾中时,就被雷电劈的焦头烂额,身上的长袍也撕裂了好几个口子;随后施展腾云术时,又忘了用灵力护住周身,以至于头发散乱衣衫破碎,整个人狼狈不堪,难怪进到龙门镇时,路人都掩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一三八章 相邀


到了审香妍房里,伙计端来一盆清水,看到水中的倒影之后,高庸涵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自己陷于云雾中时,就被雷电劈的焦头烂额,身上的长袍也撕裂了好几个口子;随后施展腾云术时,又忘了用灵力护住周身,以至于头发散乱衣衫破碎,整个人狼狈不堪,难怪进到龙门镇时,路人都掩口而过。


等到收拾妥当换了一身衣服,审香妍干脆把酒菜叫到房里,两个人边吃边聊。高庸涵把自己这一天多来的经历,娓娓道来,听得审香妍不住感叹:“原以为你先前所说,焚天坑内的虫人就够可怜的了,没想到外面的虫人更加凄惨,唉!”


“所以,我今天专门到龙门镇,就是告诉你还要在这里多呆几天。明天一大早我就去找虫须等人,然后再想办法救出矿道中的那些虫人,至多半个月一定回来。”


“高大哥,我也要去!”高庸涵的话中意思十分明显,是要让她在龙门镇等上个十多天,审香妍当时就急了:“你怎么老是把我一个人丢下?”


“妍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话还没说完,审香妍就抢过话题急道:“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怕此行会有危险。”跟着眼珠一转,说道:“高大哥,我跟去是有道理的,你想不想听?”


“哦,有什么道理,说来听听?”高庸涵兴趣盎然地看着她,笑着问道。


“我要是说的有道理,你还让不让我去?”


“只要有道理,我怎么会听不进去?”


“好,你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说话一定会算数的,是不是?”审香妍抓住高庸涵的话头,尾随而上不依不饶。


高庸涵这才发觉,不知不觉间被审香妍用话给套住了,摇头笑道:“你个鬼丫头,说吧!”


审香妍知道高庸涵是答应了,当下将自己的理由一一说了出来。第一个理由很简单,此行并没有什么大的危险,因为高庸涵以七虫族千钟阁大法师的身份,又有矿道虫人的信物,在找到那些逃亡的虫人时,铁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而且,这些虫人筹划了这么久,不惜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照情理来讲,隐匿的地方也一定经过了精心准备,至少在短时间内,源石族人是难以找到他们的。


“嗯!”高庸涵微微点头,审香妍的看法和自己的分析出入不大,倒是延续了她以往看问题的细致。虽然心中暗赞,但是脸上却没有什么表露,只是淡淡地说道:“这一点,说的不错,第二呢?”


得到了高庸涵的认可,审香妍大感鼓舞,润了润嗓子续道:“第二个理由嘛,是——”


第二个理由也很简单,一旦面临真正的艰险时,审香妍绝不会置大局于不顾;这一点,早在两个多月前的天机峰下,就已经得到验证。当时高庸涵依据情势判断得出,天机门可能面临灭顶之灾时,审香妍主动留在天机峰外,为的就是不想给他增加负担。从第一个理由已经得出结论,此行就算会遇到一些波折,也绝不可能有当日那般凶险,所以完全用不着一个人留在这里。


“高大哥,当日临行前,我爹不是也说了么,让我跟着你好生历练一下,对于我的修为也是大有裨益。你当时不是答应的很爽快么,怎么现在反而把我看的像小孩子一样?”


高庸涵想起当日对审良棋夫妇的承诺,可是自审府出来以后,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却是连番遭逢恶战,一时间觉得很是对不住审香妍,不禁默然。


审香妍冰雪聪明,察言观色就知道这句话说的有些重了,红着脸低声说道:“高大哥,我知道你处处关心我、体贴我,生怕我受到丝毫的伤害,我心里好生欢喜……”语声越来越低,渐不可闻。过了片刻才续道:“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就算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还是会担心你、牵挂你,一样会不开心!”


高庸涵从审香妍这句话中,才猛然发觉,以前自以为稳妥的处置只不过是一厢情愿,其实在无意中,却忽略了他人的感受。也就是此时,他才真正体会到,那夜遇到的那名修为深不可测的神秘人,所说的那一句“薄情”,是何等的无奈。因为他自以为自己的许多做法,都是在为他人着想为他人考虑,都有不得不做的理由。那时,他还幻想日后会得到紫袖的体谅,可是他压根就没去想过紫袖的感受,至少没有设身处地的想过。而眼下呢?明明面对的是审香妍,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紫袖,高庸涵突然觉得内心中矛盾重重。对于自己的这种心思,凭空有了些许的不齿。


“唉!”一声长叹,高庸涵陷入到深深的自责当中。


审香妍当然不会想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会令他想的那么深。不过有一点她还是看出来了,高庸涵一定很在意自己的心情,当下柔声道:“高大哥,你常常劝我不要想太多,你也一样啊!无论如何,能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很开心,即便是日后有什么不测,我也心甘情愿!”


跟着幽幽说道:“如果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人生岂不是少了许多滋味?”


这两句话如同闪电一般,从眼前划过,本已陷入迷茫中的高庸涵,顿时觉得豁然开朗,默默想到:“只要真心实意地去爱护她们,就算自己做错某件事,就算不能被人接受,在自己来讲也至少不会遗憾没有全心付出!”想到这里缓缓抬头,怜爱地看着审香妍,深情地目光中满是温柔。


审香妍俏脸一红,垂下头去,这第三个理由也就不用说了。良久才轻声问道:“高大哥,你还带我一起去么?”


“嗯!”高庸涵一脸的笑意,显得十分轻松:“你说了这么多道理,我要是还不同意,岂不是不配称‘英雄’了么?”


审香妍嫣然一笑,正要答话,高庸涵面色一懔,沉声道:“外面的朋友,有什么指教么?”


窗子突然打开,一股微风吹了进来,月光映照下窗外一个人影都没有,但是一股杀气激荡而来。高庸涵面色陡然凝重,一闪身堵到窗前,临风剑猛然出鞘直指窗外,“嗤”的一声轻响,杀气被剑气劈成了两半,而后随风消散。


审香妍从刚才的杀气已经感觉到,来人的修为要高出自己许多,不敢逞强躲在高庸涵身后,手中扣住几粒金丹蓄势待发。


这股杀气凌厉非常,来人绝对是一流高手,高庸涵如临大敌一般,灵力运转之下周身气势大盛。


一声轻笑忽然在房内响起,一个声音从虚空中传来:“高帅不必惊慌,我暂时不会杀你!”


高庸涵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守住窗口,而且用神识将整个房间锁定,来人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闯进来,是何等的修为?猛然回头,一字一顿道:“陶国公,你倒底还是来了!”


这个声音十分熟悉,高庸涵略一凝神就回想起来了,来人正是三天前曾恶斗了一场的陶慎言!


来人当然不是陶慎言本人,而是碧影!


从高庸涵在龙门镇露面的那一刻,碧影就已经发现,并将此事禀报给了陶慎言。陶慎言的耐心很好,一直等到戌时,才打算叫酒楼的伙计去把高庸涵请来,小酌一番,以便商谈昨夜的定计。可是碧影对于那夜被高庸涵逼退一事,始终难以释怀,所以主动请缨。陶慎言如此老辣的角色,当然知道碧影想干什么,再三约束碧影,在事情还没谈妥之前,不得擅自动手。碧影倒也没有非要杀高庸涵的念头,只是想出一口气,所以满口答应下来。


审香妍的住处碧影早已打探清楚,从酒楼出来轻飘飘飞到窗子外面,原本还想听听两人在说什么,不了刚一靠近窗口就被高庸涵发觉。碧影的性情有些乖戾,既已暴露索性一掌震开窗户,杀机顿起,引得高庸涵直接拔出了临风剑。就在此刻,想起了陶慎言的交代,身形随即隐入虚空,而后直接从虚空踏进房间之内。


对于高庸涵散发出的逼人气势,碧影也自有几分心惊,同时对他单凭一句话就猜出自己的来历,也生出一丝钦佩,当下现出身形微微笑道:“高帅,别来无恙!”


高庸涵眼中精光一闪,看着坐在桌旁悠然自得的“陶慎言”,丝毫不敢放松,轻轻巧巧踏前一步,反唇相讥道:“国公爷风采依旧,倒叫高某想念得紧呐!”


高庸涵这一步,登时将劣势扳了回来,整个房间都在他神识笼罩之下,无论碧影有何异动,都能在瞬间做出最凌厉的反击。


碧影死死盯住高庸涵,两人的目光如同刀锋一般,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审香妍突然觉得一股冰冷的杀机扑面而来,刮的脸上一阵生疼,体内的灵力自然而然奔涌而出,一触到场中反被震得倒退了几步。与此同时,那张桌子“咔嚓”一下四分五裂。


碧影忽然收回目光,抚掌笑道:“高帅好深的修为,好犀利的眼力,令人佩服!我这次来决没有恶意,而是专程来请你赴宴的!”


高庸涵也不愿这么快就与“陶慎言”作一了断,见状将临风剑收起,淡然应道:“国公爷的本事,高某早已领教,只怕这一生都难望项背,也是佩服得很!只不知国公爷深夜相召,有何指教?”


“言重,言重!上次的事情过后,我总想找个机会向高帅做一个解释,还望高帅赏脸!”


“陶慎言”越是客气,高庸涵心里的不妥便越强烈,从前后两次交道可以看出,此人城府很深且修为极高,一旦出手不留一丝余地,必赶尽杀绝。今夜要是不去,从刚才的情形来看,只怕立刻就有一场血战。以“陶慎言”的心计,陶氏的实力,他既然敢一人前来,一定另有布置。回头看了一眼满脸关切的审香妍,高庸涵已然点头应承下来:“好,我也想和国公爷好生聊聊,那就请吧!”


碧影轻易不愿对女人出手,等会一旦翻脸,必然是血溅当场尸横五步,所以在看到审香妍有想要跟来的意思后,笑道:“这戈壁的夜色别有一番风味,在下专门为审大小姐准备了一桌上好的酒菜,正好借着夜色畅饮。不过我知道,审大小姐家学渊源,眼界不作一般人所想,故而就不另找人陪伴了,见谅,见谅!”


高庸涵知道这是“陶慎言”不愿审香妍一道跟去的婉转说法,当下朝审香妍摇摇头,伸手一请:“国公爷,请!”说完,两人踏着夜色而去。


审香妍站在窗边,看着两人进了对面那家酒楼,心头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