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九集 乱世 第十集 报国 一、乱世姻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今夜的靠山镇成了不夜天。

还在白天的时候乡亲们就奔走相告,说抗战时期的传奇人物占班长回来了,人们是把占彪和重机枪联系在一起的,说重机枪神风刮回来了。好多人不敢相信是真的,其实在抗战时期那时的人们也不是都见过占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晚上占彪果然出现了在大家面前,让人们新奇而激动,尤其是当年还是孩子的那批人,神话中的人物才出现在眼前,隔了六十多年啊。

大郅领着占彪、三德和曹羽挨家看望当年的抗日游击班战士。这些年,大郅和小宝一直在照顾着这些靠山镇的老兵,有些乡亲的儿孙们都不理解为什么老兵们都听养殖场的一对老夫妇的,战争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只是因为每年年关时大郅给他们每人的一头猪吗?是因为他们的孙子是县长吗?现在看到老兵们与占彪的亲热,年轻人才看出来一丝端倪,他们彼此心中是都有份至死不渝的仗义情怀啊。

老兵们的孙子们更是被感动着。在走到最后一个老兵家时,由二民、拴子、潘石头的七、八个孙子在院子里打开了七路抗日连环手,让这种感动达到了高潮。夜色里整齐划一的动作施展开了更显得神秘威猛,尽显岳氏散手和戳脚翻子这南拳北腿的精妙招数。占东东看得技痒,喊道:“再来一遍!”说着自己也下了场,众人齐声轰诺“好!”前面腾出一块地方。

郅县长看看得龙,两人异口同声:“上!”小曼和丽丽也相视一笑都下到了场子里,其它老兵的孙辈也有加入的。随着占东东“第一路、第二路”的喊声,满院风声呼呼,个别孙辈不会的站在旁边愧疚不已。樱子在旁急忙用摄像机抢录了下来。

占彪和老兵们坐在临时搬来的椅子上,看到这一幕也激动得泪花闪闪,占彪用勾着板机的手势挨个点着二民、拴子们:“难为你们了,都传了下来。”

占彪看着这些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们问二民:“这些小子们都憋在家里没有出去打工?”当年兼给小宝、小玉当勤务兵的潘石头抢着回答:“这不是我们的第四条军规中定的要孝顺老人嘛,我们这些老骨头还在的孙儿们都没走,在家照顾我们。”拴子在旁接道:“不过他们这些孩子也没闲着,他们办了好几家乡镇企业,还办了家‘靠山保安公司’,是省内外远近闻名的专业保安公司。”

郅县长活动着手脚过来说:“彪爷爷,他们可是出名了,别说省内外,现在北京、上海、香港都有客户来找‘靠山’呢。”郅县长指着二民的孙子说:“他叫东光,是靠山保安公司的总经理兼卫队长,文武双全,身手不凡。”东光过来向占彪表示决心:“彪爷爷,您们这些老一辈的重机枪精神才是我们的‘靠山’,我们争取学您当年的威风,会武艺会开车会电脑还会当秘书,当个合格的不给您丢脸的现代卫士。”有关靠山公司的事迹,将会在另著里介绍。

郅县长转身对三德说:“三德爷爷,您把海军基地的警卫都放回去吧,这次全程保安就交给我们‘靠山保安公司’了。”东光向占彪一个立正:“请彪爷爷放心,我们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

***********************************************************

县城被占彪大闹了一场后,龟村元气大伤。整个联队的弹药和山炮都被炸了,搜刮一夏天的粮食和过冬的被服被付之一炬,尤其那两家很有背景的日本商社被烧了影响很大。还多亏师团副参谋长值贺大佐前一天晚上走了,不然第二天会留在县城恐怕凶多吉少了。

县保安队一口认定是诈降的国军少将领来的人马血洗的县城,也有人证明是两个国军上尉开枪打死的他的中尉副官,令龟村无处泄愤。加上忙于处理善后,便暂时没有再派人出去搜索抗日游击班了,其实他也是怕弹药供不上对付不了占彪那可怕的火力威猛的重机枪神风。他晋升少将的事情自然也搁置下来了。好在他把责任都推在松山身上了,不然也难逃降职的处分。

松山则被酒井中将召回述职,把特种部队都带了回去。武男和大雄及一个日军大队长都被撤了职发回国内转入预备役,从此武男大仓在战时一直云游四方,感悟合气道。

占彪则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第二天便开始了精兵大训练,先把全体人员的武器按配备发放到班和个人,然后和小峰、强子、聂排长详细研究了练兵计划,准备在大郅结婚后开始实施。

小宝和小蝶、春瑶全力悄悄操办着小玉的婚事。小玉则和大郅因恋情公开,接触也就自然了,两人有空就卿卿我我的,偷偷补回一个多月的“损失”。总让看过《金瓶梅》的小宝心如鹿跳。

小宝为小玉和大郅操办的婚礼揉进了好像在为自己的婚礼的感觉,尽其所能,尽其所力。成义是婚礼总主事的,在小峰和强子的配合下,大家做了很多准备。大郅也和小玉回了几次靠山镇,把袁伯和大郅那忠厚老实的父亲都请来了。小玉的父母在外做生意无法告之。

婚礼是在下午举办的,尽管各种迹象表明龟村暂时不能出来,但占彪还是做了足够的预防。在时间上选了下午三点的安全时间段,进入晚上就是中国人的世界。地点选在与天府隔了一道山梁四面都是山麓的练武场。这是山中一片平坦的洼地,四周都是树林,平时日军飞机一过大家就躲在树林中,练武场周围也堆了几大堆枯叶树枝,部队转移时就铺在地面上隐去练武的痕迹。

小宝当仁不让是婚礼的主婚人,也是司仪。三点整,大郅已把小玉接了出来,来的时候走的是地路,准备回去时走天路。接到练武场时小玉穿着妈妈当年的红旗袍,大郅穿着袁伯的丝绸小马褂,美了一路后小玉又坚持和大郅换上了国军军装,真可谓不爱红妆爱武装。

有小宝和小蝶两位知识女性在,婚礼当然采用了城里比较流行的文明婚礼形式,废弃了旧式婚礼的繁文缛节。小宝把新人安排在练武场的北侧向南站定。这时四德走了过来,蹲在小玉身后,大郅赶也赶不走,三德在远处喊道:“让四德当伴郎吧!”四周的人们都笑了起来。小宝看看不管了,大声宣布:“恭请新人双方长辈和嘉宾入席——”

新人的双方长辈自然是大郅的父亲和袁伯了,但嘉宾里却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在谭营长、桂书记、彭连长、单队长的簇拥下走了上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