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八十四节 保卫大上海——血色黄浦江(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月十八日上午七点 上海 武太行指挥部


“真没有想到,粟yu居然能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看到粟yu将军的最新战报武太行不禁感叹道。


“可是我们的部队再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连续对日军进行了两场歼灭战,这是不是会逼日军狗急跳墙呢?”叶挺将军担心地说。


“叶军长,这件事情也未必有那么糟糕,既然我军部队已经将插入我军内线的日军精锐部队歼灭了并调整好了高行——龙华一线的防御,即便此时我们放弃周浦又怎样?”


“总指挥,你真的要放弃周浦吗?这样是不是有点问题啊?要知道上海保卫战打响以来我军部队还从来没有在战胜的情况下主动放弃城镇的啊。”


“他们在周浦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了,特别是昨天的战斗,他们的部队无论是在人员上、装备上都遭受了很大的损伤,特别是周浦地区的我军部队外围工事已经被摧毁殆尽,核心工事也遭受了巨大的破坏,让这样的部队驻守这样坚固的阵地实在是有些难办!”


“撤退吗?”


“不是撤退,是增援,命令他将部队调动到龙华吧!部队到了以后他就会指挥部吧,我需要一个参谋长。”


“也好。”


……


八月十八日上午七点十五分 南京 日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


“巴嘎亚卢!传达我的命令,将可以收集到的支那人的尸体全部投入黄浦江,另外让海军和我军驻防宝山之驻军设法堵塞黄浦江口,另外命令部队将细菌武器投入黄浦江,我要让武太行困死在上海!我要让上海成为一座死城!”西尾寿造大将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部队又一次性的损失了两万部队,气急败坏的西尾寿造大将使出了他最后的绝招。


“司令官阁下,上海是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即便是经历了长期的对峙可是上海已就有不少外国记者何侨民居住,我们这样做就等于破坏了整个上海的饮水体系,会不会引起国际争端呢?”一个参谋担心的说道。


“巴嘎!我不敢那么多,总之只要是能够干掉武太行和他的军队就好!”


“阁下!是不是和参谋长研究一下这计划!”


“不必了,执行命令,另外命令空军部队从即日起对上海使用烧夷弹!任何可能的目标都可以袭击,特别是沿岸的滩涂、芦苇地带,支那人的自杀快艇部队不就是隐藏在那里吗?清除了沿岸的地区以后命令海军部队将大型军舰尽量的靠近上海市区使用大口径火炮对市区支那军队实施压制!”


“阁下,海军部队一直都对武太行所部使用的自杀飞机十分的恐惧,万一武太行手中还有这种武器怎么办?”


“命令‘加贺号’跟随大队一起行动使用舰载飞机加强防空作战,另外通知各部队任何部队首先进入上海市区都可以得到三个月的假期和一百万日元的奖金!”


“哈伊!”


……


在西尾寿造大将和坂垣征四郎两人的双重命令下日军部队开始在上海周边地区对中国居民的抓捕行动,所有的中国居民首先被集中到一起,妇女、老人、小孩被用绳子拴在一起驱赶到上海,而青壮男子则被日军部队直接押到黄浦江边屠杀后丢进了江中,不光如此,南京、苏州、杭州、宁波等地的日本监狱中关押的犯人也不论男女,不论刑期的被拉到黄浦江边进行集体屠杀,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日军部队在黄浦江两岸屠杀的我国同胞就在五十万人以上,黄浦江水被同胞们的鲜血染红,这条伟大的河流真正的成为一条血色的河流,日本军国主义再一次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不光这些,日军的特种战部队违背国际公约,将鼠疫、霍乱、痢疾、炭疽等病毒投入黄浦江中,这些病菌借助江中的尸体为宿主很快的就将黄浦江和周围水系污染,上海的部分区域已经开始出现流行病群发的态势,军方不得不在战争最残酷的时候还调动大量的军队和药品控制疫情,另外由于日军驱赶了近百万的难民进入上海也造成了上海的严重粮荒,市民的粮食配给已经被从原来的每天半斤(当时的中国人的饮食十分的单一,副食很少,所以半斤粮食根本不够。)减少到二两粮食和二两代食品(武太行根据困难时期的经验命令部队将大量的物资收集起来当作代食品。)本来可以够全城的居民生活一个月的粮食目前仅仅够我军部队使用半个月的了,也就是说,半个月以后即便是日军不再对上海发起进攻就是围困也能够将上海围困死。


不光是这些问题,在日军部队使用卑劣的手段对我上海进行围困的同时,日军正规部队也对我上海防线加大的打击的力度,


八月十九日,日军部队在充分的准备之后突然对我军真如地区发起突然袭击,我真如守军第一第二道防线迅速的被日军装甲部队撕破,眼看日军部队就将对我核心阵地成功的进行打击的时候负责真如我军部队的指挥工作的新编第七十八军参谋长杨靖宇将军亲率突击队和后勤勤杂人员对日军部队成功的组织了反突击,日军部队万万没有想到已经混乱的我军部队会突然的爆发出战斗力来,更令日军部队没有想到的就是我军第一第二道防线的那些已经被日军装甲部队“击溃”部队居然在一次的组织起来从中间将日军的进攻部队分割并将日军的突入部队反包围,面对着绝对优势的我军部队的包围日军前线指挥官无心恋战丢弃了二十多辆行动不便的装甲车辆率领着残存的日军部队突围逃窜,真如的危机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么是由于我军部队全部集中对付日军的突入部队使得日军的后续部队有机会占领我真如第一道防线并将我真如核心阵地完全的置于日军火力的直接威胁之下,真如的局势依旧不容乐观。


同日,日军军舰驶入黄浦江配合其第十五师团主力部队对我军吴淞口阵地发起打击,由于日军军舰上的大口径火炮可以直接的对我军吴淞口表面阵地的火力点进行清除使得我军的战斗进行的十分艰苦,往往一个隐蔽的暗堡激活后还不到十分钟便被日军的军舰火力发现并摧毁,不得已我军部队只好离开阵地主动向日军的进攻部队发起进攻让双方的军队搅在一起,这样敌人的开山火力就得不到发挥了,可是日军第十五师团的部队战斗力在第十三军中绝对算得上是上乘的,我军的部队在白刃战中没有占到一点的便宜不说还遭受了巨大的伤亡,对亏了此时元吴淞口要塞的两门克虏伯要塞炮开火了,已经将近五十岁的要塞炮隐藏在条石和洋灰的坚固工事中不断的对日军军舰开火,尽管由于弹药储备的时间太长的缘故大多数的炮弹在击中日军军舰以后并没有爆炸,但是日军的这种小吨位的内河军舰在专门对付战列舰和巡洋舰的要塞火炮面前还是不敢张扬的,在尝试性的挨了一发炮弹被掀翻了舰尾以后突入黄浦江口之日本海军部队主动撤出了黄浦江口,可是日本海军并没有死心,他们坚决的执行了西尾寿造大将的命令在黄浦江口炸沉了两艘货轮之外居然将“加贺号”航空母舰从外海开进了长江之中使用舰载机对我上海实施空中压制,由于大批的有经验的日本战斗机飞行员的加入每天长途奔袭到上海的我军部队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八月二十日,日军使用重型轰炸机对我川沙守军进行了饱和轰炸,我军防御工事几乎被全部摧毁,部队损失接近四成,另外弹药、粮食储备全部被毁,面对日军阿绝对优势的部队的进攻我军部队被迫放弃川沙撤入高行地区,至此,我军东线阵地再一次被日军压缩,我军近百万军队已经被日军部队压缩到高行、龙华、吴淞、大场、真如、虹桥这一狭小区域几乎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同日晚 上海 武太行指挥部


为了挽救局势,武太行不得不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商讨对策


“同志们,多余的我记不多说了现在的形势相信不用我说大家心里也都有数,我现在就是想知道大家的想法!”


“总指挥,其实没有什么好想的事情,仗已经打到了这一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是跟小鬼子死磕!”四十九军军长王铁汉首先发言。


“总指挥,咱们手里还有一百万军队,小鬼子没有那么容易灭了咱们的。”李士群讨好道,最为一个多次倒戈的主,他这回可没有打算再一次倒戈,这一个月以来李士群和他的上海市政府还有警察部队为了上海的稳地和对前线的补给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李市长,咱们手中是有一百万军队,上海也有一定的工业基础,我们的军队想要继续打下去应该是可能的,可是上海的老百姓不行,小鬼子使用了鼠疫、霍乱污染了几乎全部的黄浦江水系,上海市区已经发生了几十处流行病群发事件,加上缺医少药每天的平民死亡都在增加,还有就是粮食的问题,水源的问题我们可以使用英国人当年在租界内凿的几十口深水井解决,可是粮食呢?靠着代食品也坚持不了多久啊,由于日军大量的使用鼠疫病毒我们的市民现在连老鼠都不能吃了,再这样下去就只能吃人了!”杨靖宇将军十分担心的说。


“杨将军说得对,小鬼子在最近几天向上海市内驱赶了近百万老百姓,咱们的政府是不能就这样看着他们死去的,因此我们必须要给他们粮食,可是呢?即便是喝粥他们也会大量的消耗我军本来就不多的粮食,加上日军连日以来的轰炸中的损失,目前阶段我军的粮食最多可以维持上海十五天的需要,十五天以后我们就只能是等死了!”张云逸将军说。


“可是我军现在被日军的部队压缩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施展的空间,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突破口,突破后怎么来呢?那是要打出来的!我们这样等下去是绝对不行的,我觉得我们的部队应该主动出击一下才是。”陈yi将军说。


“陈将军说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大家都知道,从上海战役打响的时候开始我就将二十个师部队留作总预备队的事情吧?”


“总指挥,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们这二十个师的部队还在吧?”王铁汉将军吃惊的问道。


“是的,还在,不光还在,这些部队在过去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还被大大的加强了,前线撤下来的部队和被打残了的部队大多数都被我补充到了他们之中,另外这支部队的装备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加强,加上法国海军陆战队和荷兰皇家陆军的装甲师,我们手中已就掌握着足够改变战场局势的战略机动力量!”武太行终于将底牌摊了出来。


“军长,怪不得前一段时间不管前线的战斗激烈到什么程度你都不肯派出部队增援,原来是有这一手啊!”李向阳兴奋的说。


“同志们,在这里我还要向同志们检讨一下,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为了保留手中的这最后一张王牌一味的让大家在日本鬼子面前死抗实在是让大家吃苦了,由于我的坚持让部队损失很大,很多优秀的同志也为国家和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二十万没有任何训练的部队填上去固然是能够稳定住战线也能够加大鬼子的损失,可是他们绝对不能改变我军的绝对被动的战略态势,因此不管前方打得多苦我都没有使用这些最后的部队。

我和大家一样都渴望胜利,但是我要的胜利是对于我们民族最大的胜利,我们在上海战役中损失的部队和市民加在一起已经接近一百万人了,这些人的尸体堆起来也喝一座小山没有什么区别了,他们的鲜血将美丽的黄浦江的江水都染成了红色,如果加上最近几天日军部队屠杀老百姓的话我们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万,这个数字还不包括为了支援上海的战斗给其他的]地区造成的损失,估计真个七月到八月间全国因这场战役损失的人口应该绝对在两百万人以上,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难道就仅仅是为了守住上海,守住着一堆的瓦砾吗?

不是,绝对不是的,我们付出了牺牲,我们承受了损失,我们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战果!

现在,我就向大家公布我们此次上海保卫战的最终目标


——南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