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们被称为东亚病夫时起就已经被当作“黄祸”。

当我们被宣传为下一个超级大国时,我们又被当成了威胁。

当我们关上大门时,你们靠走私毒品来“打开市场”。

当我们想拒绝毒品时,你们就用武力强行推销。

等我们也信奉自由贸易时,你们却责骂我们夺走了你们的工作。 当我们碎裂成几片时,你们的军队闯进来要求公平分赃。

当我们把碎片重拼接好时,你们又叫嚣要“解放被入侵的西藏”。 \我们尝试共产主义,你们恨我们是共产分子。

好,我们接纳了资本主义,你们又恨我们是资本家

当我们有十亿人民时,你们说我们正在压垮这个星球。

于是我们实行了计划生育,可是你们又说这是违反人权。

当我们贫穷时,你们认为我们是狗。

当我们借给你们现金时,你们又骂我们使你们负了债。

当我们建设我们的工业时,你们称我们是污染者。

你们一边享用我们提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一边责备我们助长了温室效应。

当我们购买石油时,你们嚷嚷着“剥削非洲和支持种族屠杀”。 而当你们为石油发动战争时,你们说它是“解放”。

当我们在动乱时,你们惊呼,然后要插手替我们制定律法。

当我们依法平息暴乱时,你们称这是“野蛮镇压”。

当我们沉默时,你们说我们没有言论自由。

当我们不再沉默时,你们又说我们仇外,因为全都被洗了脑。 “你们为什么那么恨我们?”我们不禁要问。

“不不不,我们不恨任何人,我们西方世界一向文明、公平、宽容、博爱……”

“你们理解我们吗?”我们不禁疑惑。

“开什么玩笑,这还用问?!”你们说,“别忘了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媒体——AFP、CNN和BB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