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郑家村说事]“民主牌”裤子可以遮百丑

“民主牌”裤子可以遮百丑

老米:今天召集兄弟们开会主要就是商量怎么对付老郑,大家都知道,老郑家近几年挣到钱了,不但盖房子,竟然还在村里面唱起了大戏,据说还要唱三天天夜,还请大家都去。这小子怎么一下子有这么多钱花呢?

老得:可不是嘛,本来唱大戏是咱们这些有钱人家才能搞起来的事情,敢情这老小子这两年真地有钱?

老祸:我想这小子还是有点家底的,听说他们村里面的猪肉十几块钱也照吃不误,没钱的能这样整?

矮仔:各位老大,这事可不太妙呀,你们都知道我当年霸过他们村的房子,还打了他们的人。这几年还因为鱼塘的事和他们吵个没完,如果这老郑翻脸不认人把我们家的净国神厕拆了,那我们村的人去那里方便?还望各个老大搭救小人!

老音:怕个鸟,在座的各位都不止一次和老郑干过架,你小子的事我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有我老表米老大在这里给大家主持公道,你就放心吧,俗语说打狗看主人,谁不知道你是米老大的看门狗,骨头总该有你的份。

老米:可大家也不能太大意,当年咱们哥几个联合了十几个兄弟在朝山庄和老郑干的那一架不也没捞得什么便宜,凡事还是小心为好。可咱们总不能看这老郑这样富下去吧,这样一搞咱们还有地位?虽然老郑都请咱们去看戏,可是兄弟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老郑明摆的就是给咱们一个下马威。

老祸:对!对!对!老大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老米:对个屁,你去年还不是卖他几头牛车,竟然抢生意抢到我头上来,你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

老祸:老大,这可屈煞小弟了,当时小弟不是不知道你家也想卖牛车吗?

老米:你少在老子面前装傻!你心里的算盘我还不知道?

老得:老大,算啦,不要和他一般计较,和为贵,和为贵!

老音:对,老表,你还是想想办法吧。矮仔,快点给各位老大的茶都加满了。

矮仔:来啦,各位老大请慢用。

老米:其实我一早就在盘算着用当年对付老苏的办法让老郑喝一壶,看看,当年给咱这么一搞,老苏几个儿子就分了家,为了争家产,兄弟之间都干了起来。这个办法好呀,你们看看,现在除了老苏的大儿子,谁还敢大声说话?

矮仔:是啊,老大的计谋真好,小弟我对老大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老得:你小子先别急着拍马屁,听老大先说完。

老米:是啊,当年对付老苏这一招还真不错。你看看老郑家里这么多人,特别是那个小湾,是我培保多年的干儿子,这也是扎在老郑心里的一根针,老郑多年都想教训他,如果不是我罩着小湾还能混到今天?何况我现在手里还有老郑他们家小达这一号人,说起小达着实也可怜,由于做事出格了一点,落得要离家出走,这么多年我也没怎么关心他。不过最近由于老郑要请人唱戏,我又想起他了。这小子大事做不来,搞得偷鸡摸狗的事却不含糊,这不,他让村里亲戚在老里闹腾了一下,老郑这两天很不爽了。想不到小达现在比小湾还好用。

老祸:对呀,我见小达这么一闹,我也支持他了,我才不管是谁了,只要谁能搞得老郑吃饭不香睡眠不足的我统统支持。

老米:这次老祸做着得着实不赖。

老得:老大我做得也不比老祸差呀,我们不也都跳起来支持小达了吗?

老音:是啊,老表,我也有表示的呀。

老米:我知道,大家都有出力,其实这只是我其中的一步。我的最终目的要让老郑家四分五裂,那时,整个乾坤镇还不是咱们说了算。本来还找不到什么理由来碰老郑,这下好了,他要唱大戏了。如果他们村里乱七八糟,他能唱得起来?你看看老郑最近脾气好了很多,我知道他是怕人家不来看戏才变得这么好脾气的。这样最好,哈哈!

老得:老大你有法子啦?

老米:嘿嘿,那当然,你看咱们都穿什么裤子?

老音:老表你不是明知故问,咱们哥几个都是穿“民主牌”的,这可是世界名牌。虽然质量不咋地,可你别忘记咱家以前是当海盗的,可这一穿上这条裤子以后,谁还敢骂咱们是海盗?

老米:所以说老表你还是鼠目寸光,要不你占了老郑家那么多年的房子怎么会还给他?

老音:……

老得:我明白老大说的啦,咱们要像老大对小汗和老伊一样,把咱们穿旧的“民主牌”裤子给他们,破是有些破,不过改成裤头他们还是不穿得好好的,虽然是露腚了,可是不是露咱们的腚,现在他们原来的裤子都给你老大扯掉了,不穿也得穿,由不得他们,哈哈!

老祸:这不,他们那些花生油现在就是老大的啦,哈哈,老是是否也分一点给兄弟们?

老米:这个自然,该分的时候就会分的。你们就放心吧!

矮仔:有老大这话我们就放心了。

老米:咱们现在就将老郑教训小达和老郑搭戏台唱大戏结合起来,大家看看,老郑一家是穿什么裤子?那可是“工字牌”的,其实对老郑来说也是蛮实用,既美观又耐穿。对老郑好的就是对我们不好,虽然咱们还没有能力扯下老郑的裤子,不过整几个洞我想问题倒不是很大。这老郑裤子有洞了,就比不上咱们的“民主牌”了,这下还不把老郑给比下去。

老祸:对,有老郑家几个不孝子孙帮忙,此事还怕做不来?

老得:是呀,兄弟们这下要咬住小达闹事来说开。

老音:好,大家都要支持小达,有了这小达这条狗,我看也够老郑喝一壶了。

矮仔:可是各位老大,老郑家还是有不少血性之人,前两年,因为一点小事,老郑家那几个还将我们家的玻璃窗给打破了几个,还大叫说不和我们做生意,那一次可吓死我啦。

老米:这倒不用担心,你看此事一静下来,你还不是照样挣老郑他们家的钱?

老祸:这倒也是,这些所谓的血性之人记忆都不是很好,闹一闹是自然的。过些日子他们就会忘记的,谁让他们自己做不了这么好的东西?

老音:那老表,我看这样吧,咱们就说因为老郑教训小达的时候没有穿“民主牌”裤子,所以这样对小达不公平,因为不公平,咱们都不到老郑这里看戏了,看他老郑怎么说。

老米:我看可以,就这么决定啦。

矮仔:可是老大们,听说老郑他们除了戏好看,戏台下的零食也很好吃的。

老得:你小子,真没出息,咱们不去没问题,可是老郑家在外面也有不少朋友,这些人都会去的,这倒是我担心的.

老米:这我倒没想到,唉,我就想不明白,这里面有些朋友也是和咱们穿一样的“民主牌”裤子的,怎么就不站到咱们这一边来。

老祸:别怕,咱们只是说不去,去不去到时再说,先吓吓老郑,让他几天睡不着也是好事呀。到时咱们要是真地去了也不怕,因为咱们这“民主牌”的裤子是可以遮百丑的,谁会说呼们说话不算话?

老得:对呀,明事理的还会说咱们大度来棒老郑的场子。

老米:那好,我看就这么办,明天大家都一起叫,就说老郑没有穿“民主牌”的裤子,咱们都不去看戏了,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08-4-17 9:44:18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