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6/


解放前中缅有条神秘的“翡翠之路”,那时它比“丝绸之路”还著名,从缅甸密支那矿区,马帮驮着玉石穿过孟芒镇,到云南腾冲、瑞丽、盈江、龙陵等地集散;然后源源不断运到中国内地,乃至香港南洋一带销售。缅甸是世界上唯一出产珠宝级玉石的地方,也称硬玉;由于它绿如青葱、红似火炭,像缅甸的翡翠鸟,所以被冠之为“翡翠”。

近五百年来,中国边境的翡翠生意十分红火,边民把“穷走夷方,急走场”当作出路,意思是人穷了跑到缅甸玉石场谋生,急着用钱就贩玉石回家卖钱。所以,在地狱挖玉的绝大部分是穷苦的中国人。

云南龙陵、盈江等地山多土地贫瘠,靠农耕难得养活,穷人做梦都想发财。当时的情景真是惨啦,每年旱季一到,成千上万的饥民像饿疯了的,冲破腾冲边境关卡,潮水般涌向缅甸挖玉求生。腾冲绮罗镇的林娃也是挖玉大潮中的一员,十来岁就被大人们带到密支那。他在猛拱老场挖了十多年石头,而立之年倾其所有从事赌石。

俗话说“要发财,赌石头;要垮台,赌石头”。做赌石生意是刀口舔血,要么暴富,要么把舌头绞掉去乞讨。这行凶险莫测,你得根据璞上的表现,即石皮翻的什么沙,有无绿色的松花、白色的蟒带,综合多种因素判断石头里是否有翠绿、质地怎样。由于赌石神奇,就算毕生从事这行的高手也会闪失,一旦看走眼,瞬间倾家荡产。

林娃比谁都幸运,凭借“七分技巧、三分运气”,几年赌石暴富,被人称为“林百万”。当时可是三块缅币换一块龙圆啊!穷人的理想是“有钱无钱,娶个老婆过年”,何况他钱多得担惊受怕,决定衣锦还乡买田讨老婆。正准备启程,场口的马仔跑来报信,说后江场挖出件黑赌货,高手们都等着你到场。马仔为信息费能把死人说活,石头自然被描绘得天花乱坠。

后江场的货以种老、水足、色阳著称;但是从未听说有黑赌石,他叱咤场口风云,告别前不去实在太可惜!既然发誓金盆洗手,开次眼界也不至于看出毛病。

黑赌石是后江场挖到第三层发现的。其石皮翻出匀细的沙,预示质地透得流水;并且上面有白蟒带、绿松花等奇特表现,这种货最容易赌出玻璃种高绿——珠宝评价这种戒面比同等钻石还贵!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稀世珍宝啊!

可是到场一看,货与想象的大相径庭。高手们轮流将赌石看了两遍,认为玉身比牛屎还黑,像砖头料(做低档雕件的玉石),害怕里面水头不足;同时发现松花泛蓝,一旦解开偏色,只能自认倒霉;关键是大家怀疑蟒带有破绽,一时气氛沉闷,都埋头抽烟喝茶不开价。

惟独林娃越看越上心,像中邪的被这黑石头迷住——经聚光灯照射,蟒带下映出蓝色的精灵;用铁片遮住光,蓝精灵竟变成高绿!他丢下聚光电筒,连忙倾其所有成交。场主接过银票,惊诧得不敢相信。

林娃驮着石头翻山越岭,满怀希望回到阔别的腾冲。听说到了好货,镇上人蜂拥而来。他卸解马鞍一看,魂吓飞了——蟒带上做过假,被生牛皮带磨露了馅!原来场主擦开石头发现不理想,于是花大价钱请擦石高手修补!

还有什么好说的,不打自招,做假骗到乡亲头上来了!看货人骂骂咧咧散去。这百万元的货是他十几年的血汗,竟一跤摔得满地找牙!他忍不住鼻子一酸,大滴的泪夺眶滚落。

林娃卖假货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说他驮回件黑得像牛屎的砖头料,竟然不要脸做假骗乡亲。从此没有人上门看货,都像躲瘟神的避着他。

他要卖石头活命、要卷土重来啊!于是办酒请腾冲玉石界的魁首,想借其名气拯救他的石头。晚上老玉工如约而至,两人都在赌石场滚过,话谈得投机。趁喝得醉意朦胧,林娃指着黑石头向老玉工请教。

做玉石生意都守口如瓶,诀窍是用血泪换来的;你就是问遍所有的同行,没有第二句话,一律翘起大拇指——“兄弟好眼力!”哪怕看到你掉进粪坑呛死,别指望有人拉你一把。

老玉工还算给他面子,走到石头前凝神打量,将杯中酒泼向石头,打开聚光灯,用铁片遮着光看,起身摇头叹息:“看来你不懂货,这玉身太黑;也太大意,石头不骗人,人骗人啰!”说罢摇摇晃晃出了门。

林娃撵出门问:“你就不能说说,这石头到底值多少钱?”

“不值钱!”老玉工很不耐烦,“这种货只配垫马厩,卖得掉你拿鞋板扇我的嘴!”

回屋他用聚光灯一照,吓得脑袋嗡地一声——石头上还有团“槟榔水”!只要出现“槟榔水”就死定了,它渗进石头会把水吃干!场主涂抹黑锅烟将破绽掩盖,老玉工泼上酒,锅烟渐渐溶解,于是露出原形!他恨自己头被猪啃了,当时大家都不看好,惟独他王八盯绿豆——对上眼!这下他彻底绝望,大骂黑心场主不得好死!害他翻山越岭驮回上百斤的死石头!

恨得咬牙切齿之际,林娃在马厩挖了个坑,搬起黑石头砸进坑里;抚摸被石头累得瘦骨嶙嶙的老马,想起缅甸十几年的艰辛,“林百万”被骗成穷光蛋,他掩面伤心痛哭。

年岁不饶人,挖玉是出卖青春,他又没有本钱去场口赌石;唯一的财富是这匹老马,只好牵着它入马帮,风来雨往的帮人运货;与之相依为命,在漫长多舛的路上奔波。

奇怪的是老马一旦回马厩,蹄子刨得那石头嘚嘚的响。每天就这样不停地刨,像刨他的老底、敲他的天灵盖。他看到那石头就恼火,而它晚上还要护着玉石睡。他怕老马睡出毛病,使劲将它拽开,它又固执地回到原地。林娃气得操起锄头要将石头砸碎,不料老马狂啸将他扑倒。他愤然爬起高举锄头,但打不下手;它踏着石头不妥协,昂首嘶鸣,其声不胜凄哀。第二天早上走进马厩,情景依旧,老马卧在原地,打着响鼻站起,用蹄子在玉石上嘚嘚嘚地刨。几年来,老马就这么刨哇刨的,刨得他心烦意乱。老马识途,善解人意,他并不明白这是动物的灵性,其中蕴涵着深邃的天意。

终于等到这一天,整夜电闪雷鸣、风嚎雨骤,惊得老马朝他窗口狂躁嘶鸣。到了清晨风停雨住,天空放出明丽的霞光。林娃走进马厩,被一种神奇的景象惊呆了——

马厩顶上的茅草被风吹翻,缝隙射下一束金色的阳光,在地上聚焦出珠光宝气——这正是被马蹄刨光的玉石,现出一团水汪汪的艳绿!在阳光照射下它闪闪烁烁灵气活现,其种好、水足、色阳,像寒潭秋水雨中青葱,绿得人心尖发颤!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稀世珍宝啊!

他噗咚跪下,脸紧贴玉石泣不成声。老马低头轻舔他的泪痕,想起诸多的艰辛磨难,他拥着马头仰天哭喊:“林娃发,发横财啦——”

玉石一旦解开,骤然阵阵寒气袭人!玉工惊得目瞪口呆——赌石解开有疙瘩粗的绿就算大涨!而它涨到半天云里——满膛是水汪汪的玻璃底艳绿,其晶莹剔透、绿光闪耀,像潜藏动荡的生命,像初春生机盎然的原野,像绿色裙衫的婀娜少女……令人生出无限的遐想,世上再也没有比它更美的了!

从此林娃腰缠亿万,震惊了整个玉石界!锯出世界翡翠史上的神话——“绮罗玉”!当时一枚“绮罗玉”戒面值三千块龙圆,而现在它在香港可拍卖千万港币,其质量价格比同样大的钻石还贵;并成为绝迹的稀世珍宝,至今仍是富豪们寻觅收藏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