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库常态是应该有粮食的,但粮库没粮食本身不能说明问题。”4月14日,国家粮食副局长郄建伟首度就粮库亏空问题表态。





郄建伟还对本报记者表示,国家粮食局刚派出调查组调查安徽当涂粮库问题。此前本报曾对当涂粮库储备不足的问题做过报道。而全国性的粮食库存核实工作也提前进行。



他是在当日举行的一个散粮运输新技术研讨会上做出上述表态的。



除了粮食储备的疑问外,粮食运输成为决策层关注的重点。“从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内,实现全国跨省散粮运输比例达到85%的目标。” 郄建伟介绍。



为从根本上控制粮价,参会专家建议,要将粮食战略和能源战略统合考虑,防止粮食能源化抬头。



释疑粮库之空



4月14日郑州研讨会上,国家粮食局副局长首度公开回应“粮库空了”的说法。“粮库常态是应该有粮食的,但粮库没粮食本身不能说明问题。”



他举例称,如果粮库本来应该有一百斤粮食,但只有五十斤或者没有,那是问题;但如果粮库瞬间没有粮食,卖出去了或者轮换了,有一个运输的周转期,那就应该没粮食。



“都说粮库没粮食好像是多大的问题,这其实不是(问题);如果粮库(在这个时点上)应该有粮食,但它没粮食,这才是问题。”



郄建伟进一步解释了这句看似“绕口令”的话,“因为粮库不可能老有粮食,就是储备也得轮换。比如说三年后十万吨粮食轮换出去或者按规定卖了,都空了,这会刚好有人去看,就断言粮库没粮食,这种说法其实不全面。”



粮食局各级官员此刻受到的压力可谓空前之大。不久前,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一份关于世界粮食形势的报告中说,已经不多的世界粮食库存预计会下降到20多年来的最低点。



在这种世界性的“恐慌”中,“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大胆发言制造了新的“紧张”情绪。他在不久前的“两会”时曾指出,有人向其反映国家粮库存在虚报现象,至少有两个地方粮库是空的。



袁隆平当时表示,由于国家对粮库有补贴,故虚报后可以冒领补贴,空的粮库还可以转作他用,用以谋利,他建议国家对这些粮库好好查一查。



就本报日前报道的安徽当涂县国家直属粮库低于国家储存标准,郄建伟称,获悉此事后,国家粮食局刚刚派出调查组赶往当地调查,“这个是最实际的情况”。



同日国家粮食局下属事业单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介绍,按照国家规定,粮食储存到一定期限后,会进行轮换轮出,即按照一定比例,把储存满期的陈粮卖出,再运进刚收的新粮,补充库存。



而卖多少存多少,国家都会统一下发指标,各中央直属粮库都严格依照规定操作,“毕竟这些粮食的所有权限属于国家,这些粮库只是替国家保管,国家的东西怎么处置,得听国家安排”,据该工作人员几十年粮食工作经验发现,带国字省字头的粮库,一般都能严格遵照执行。



“若不按国家规定执行,该保管的粮食提前卖了,那都是违规违法的。”



该人士也坦言,粮库是否空的前提是要区分所保存粮食的性质,“有的粮库虽然属于国家储备库,但也保管一些商品粮、贸易粮或地方的粮食。这些粮食的用途和处理期限都不同”。



他具体介绍,地方粮食更多是按照地方粮食部门的安排统一调配,商品粮则跟着市场走,随行就市。



4月初,记者就粮价问题采访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贵时,他也曾大胆质疑,袁隆平所指的粮库空是否属实,这都需要一一调查,“就我所走访和了解的情况看,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



当然,李成贵与上述粮食局人士都表示,对于粮库库存也确实需要一一查实,对违规甚至违法行为,应依法处置。



据了解,国家粮食局2008年全国粮食流通监督检查正在进行中,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库存的查实,为了数据准确性,今年还首次将库存检查时点提前至3月末,而此前的若干年,全国粮食库存检查均以8月末为检查时点。



粮食局官方文件给出的解释是,由于8、9月份不仅是主产区夏粮和早稻收购旺季,也是各地储备粮轮换高峰,粮食库存数量变动频繁,不利于真实反映粮食库存情况。此时也是各地库存粮食集中密闭熏蒸的时间,开仓检查不利于科学保粮。



据了解,根据每年的自查抽查,据此得出全国库存数据,“我们现有的库存数据就是温总理4月初提到的1.5亿吨到2亿吨的储备粮,很充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