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女医生因不堪压力注射农药自杀

在成都一市级医院工作的24岁女孩用与自己职业相关的方式自杀,经14天抢救无效于昨晨离开人世,留下惋惜和遗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成都市一家医院的检验科窗口背后,再也不会出现梁静身穿白大褂的清秀身影了。





昨天清晨7时50分,24岁的梁静在省医院抢救14天后,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14天前的深夜,这名年轻的女孩最后一次运用她所学的肌肉注射,将剧毒农药百草枯稀释后,用冰冷的针头注入了自己的身体……





“每个学医的学员和每个医务工作者都苦,可是有几个病人能体谅。而且每个病人的情绪我们易懂,又有几个病人懂得我们。我们只是想在付出之后得到点尊重。想在付出后得到一个带笑的谢意。我们亦是人,亦有感情,不希望总在自己温柔态度后得到一个不屑的眼神。”



———摘自梁静4月1日日记



3月31日



先被患者责骂 又被领导训斥



梁静的父亲梁贵友说,在注射百草枯的前一天,梁静和平日一样早早地起了床。梁静家在肖家河附近,到她上班的市区某市级医院,骑车要半个多小时。何况去年 8月份她被医院解聘了,现在只是一名负责为病人抽血的临时人员,所以上班时间比别人的8点半又提前了一些。不过这些他当时还不知情,只知道女儿自去年开始,调动了工作岗位。



换上衣服,化上淡妆,梁静跟父母道别之后出了门。医院里,看病的人永远是那么多。虽然这份工作已经干了4年多,但梁静还是觉得自己有些不习惯,因为自己的笑脸不是总能换来病人的理解。上班没多久,病室中突然传来争吵声。原来,一位病人嫌新来实习的小武没经验扎痛了他,正在对着小武破口大骂。梁静赶紧走过去劝架,谁知道,这位病人不愿就此罢休,竟又骂起了梁静。声音越来越大,惊动了在外面工作的刘副主任———梁静的领导。



梁贵友说,梁静告诉他,刘副主任铁青着脸走了进来。还没等她对事情进行解释,训斥声已回荡在了整个房间,这让梁静感到非常委屈。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休息时间,梁静来到医院对面的超市吃午饭。还没等吃完,手机铃声急促响起,是刘副主任打来的,说有事让梁静赶紧回去。“一回去又被骂,说是排队等报告的病人那么多,她居然还吃饭吃得那么久!”



“下午他还因为别的事情又训了我女儿!”梁贵友说,他对当天发生的这一切并不知情,全都是女儿注射了百草枯之后,医院派人来看望时他才知道的。因为当天,梁静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异样,父女俩不但晚上一起去了一个朋友家送盆景,梁静还在晚上8点过约了她最要好的朋友黄娟,在家附近的咖啡馆里见面聊天。



“她什么都没说,只跟我说心情不好!”黄娟说,因为很了解梁静,知道她不愿意说,就没多问。两人在咖啡馆里发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呆,便各自回了家。“如果知道她会干这样的傻事,说什么也会劝住她的!”



“不管我写的是什么,它将是我的心声。这件事与任何人无关,这样的举动也与任何人无关,是我自己做错太多却总是无力承担,甚至我亦明白自己早已无力活着,做门面太累活不出自己,二十四岁亦无事可成,活着毫无意义。”



———摘自梁静3月31日日记



4月1日



注射百草枯后一再呕吐入院



4月1日,凌晨6时40分。“爸爸,帮我请个假,好吗?”梁贵友的手机突然收到了女儿短信。他走进女儿的卧室,询问梁静为什么。梁静似乎还没睡醒,只是说自己好像有些感冒,所以不想去上班。于是,没有想太多的梁贵友答应了,还告诫女儿别忍着,难受了就自己去医院。



下午4时许,梁贵友下班回到家。妻子张孝华告诉他女儿一直有点呕吐,而梁静也在此时主动提出了要去医院看一下,但前提是去省医院,而不是自己工作的那家市级医院。但令梁贵友没有想到的是,梁静一到医院,告诉医生的却是:她给自己注射了百草枯!



“家里怎么会有农药?女儿是什么时候给自己注射的?”已经想了10多天的梁贵友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他说,女儿只是告诉他用2ml的百草枯兑了2ml的水进行稀释,剩下的农药被她藏在了家里的电脑背后。住进医院的那天夜里,也许是知道自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梁静让他找来了妈妈。“她抱着我们大哭,说自己后悔了,说自己错了!”“我们还以为是愚人节的玩笑,没想到是真的!”梁静的好友陶娜说,她也在当天接到了梁静父亲的通知,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日性格外向的梁静会选择这样的一步。



“顺便帮我找本职称书,在抽屉里!”———梁静在医院写给亲友的文字



4月14日



医院抢救14天 年轻生命消逝



在住进医院后的前三天,因为体内的农药毒性发作,梁静开始逐渐出现呼吸急促的症状,虽然不能说太多的话,但精神状态却很好,每次检查也都是自己走着去,还喜欢和人聊天。然而,随着毒素一步一步地侵蚀她的肾、肝和心肌,梁静的身体也开始一天一天地虚弱了下去。4月5日,医院为她进行了全身灌血,但没有用,梁静在次日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并紧接着进行了气管切开术,上了呼吸机。自此,梁静不能说话了,而在她的气管被切开前,梁贵友用手机为女儿录下了一段声音。记者从这一段短短的音频中发现,梁静的声音很好听,听不出来她会是一个选择轻生的女孩。但这段话的内容,却饱含着她对领导的训斥感觉到无比的委屈。



不能说话了,梁静开始用笔和纸与亲友沟通。平日喜欢画画的她,特意让家人为她买来了素描用的铅笔和素描纸,而在她留下的文字中,记者读到了梁静想要活着的愿望。“顺便帮我找本职称书,在抽屉里!”“我想做从前的自己!”……这样的文字频频出现在梁静的笔下。



而自从4月6日梁静上了呼吸机后,她的身体却似乎被毒素侵蚀得更快了,素描纸上的文字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到后来,记者已经无法辨别梁静想要说什么了,只是在这之前的前两天,她告诉家人,她想吃自己最喜欢吃的草莓。昨日凌晨7时,身体多个器官衰竭的梁静,病情开始恶化,不能呼吸。经过了近1个小时的紧急抢救,她的心电图成了一条直线。梁静24岁的年轻生命戛然而止。



花季女孩的生活链条



【家庭生活链】 乖乖女什么事都憋在心里



也不知记忆从何时开始变的(得)有些模糊,但却仍有一些在脑海,外婆、外公、爷爷、奶奶、舅舅、爸爸、妈妈……



———摘自梁静3月20日日记



昨日下午2时,位于杜甫草堂附近的梁静家中,悲哀的音乐声回荡在梁静的灵堂前。听说了这个乖巧的女孩的离开,梁静家的亲朋好友全都前来安慰深陷丧女之痛中的梁贵友。从朋友们的话语中,记者得知,24岁的梁静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梁贵友在市内某博物馆任职,退休的母亲原来是一名公务员。家境比较优越的她,在别人眼里似乎一直没有什么烦恼,从小到大也是父母眼里的乖孩子。“本来她想学服装设计,是我让她学的医!”对自己让女儿学医,梁贵友一脸悔意。他觉得自己和女儿沟通太少了。女儿全都拣好的事情告诉他,就连女儿被解聘的事情,他也是在出事后听梁静的领导说的。而拿了半年多每月300块工资的梁静,居然还要不时地给他买些东西。“穿的鞋子和裤子,都是静静在上个月刚买给我的!”



“性格很好!”“很乖,也很孝顺!”“做事很认真!”在记者与梁静身边朋友的对话中,这是记者听到的最多的字眼。梁静的邻居吴大姐说,她是从小看着梁静长大,虽然后来梁静搬了新家,只留下她奶奶在老屋这边。但每次梁静一回家看奶奶,都会很乖地招呼以前那些老邻居。



【爱情友情链】 淡淡情伤 浓浓友情



终于,他要和她结婚了。



只可惜这句话不是从他口中得知。但可能是因为不爱了,终于还是放下他了,因为昨天,是她告诉我他们4月6日结婚。当我听到时心里很平静,甚至没有一丝当初的伤感,后来才发现终于放下了,虽然我没祝福他,但亦没恨,亦没爱。



兴许是已经对他无牵无挂吧!



有的只是心底浅浅的一笑,觉得当初那个自己像一个傻瓜。



———摘自梁静3月4日日记



爱情是什么!



是一生一世的寻觅



嫉妒,还是三生三世的擦肩



若爱了请深爱,莫让眼前恨常在!



友情是感激



感激你们的支持,感激今生的遇见,感激每一次伤心后都有你们的双手为我拭去伤



友情亦是另一种幸福,让我明白,今生我也有快乐和感情



———摘自梁静4月1日日记



我不敢写给亲妈(克勤老师),我怕惹亲妈生气,对不起她给了那么多的关心。



真的谢谢您了,亲妈,打从心底里谢谢您! ———摘自梁静日记最后一页



在梁静的这本日记中,记者发现两三个月前的梁静虽然也流露出一些多愁善感的情绪,但还在向往着幸福。有一篇日记中讲述了她参加一个朋友婚礼,她在婚礼上感受到了很多的美好与幸福。而她似乎也曾经有过一段恋曲,虽然未能修成正果,但她对没能在一起的遗憾只是有些淡淡的忧伤。



日记中不难看出,她非常重视友情。和同事 ,她也相处得很好。同一个部门的杨克勤老师,还被梁静叫成了“亲妈”。因为知道给自己注射百草枯的事情不对,在梁静4月1日凌晨写下的日记中,还留下了这么一段话:我怕惹亲妈生气,对不起她给了那么多的关心。记者将这一段话在电话中念给了杨克勤老师。而电话那一头,传来的是一种深深的惋惜。“我女儿也爱画画,她也喜欢,我们就常常在一起聊天,所以她管我叫亲妈!”杨克勤说,她无论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么一个爱天天围着她打转、爱跟她说笑的女孩,竟会如此突如其来地选择离开。



而在产生了自杀念头的那一晚,梁静还分别给医院的同事罗佳和王娴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不得而知,但在昨日被交到两人手上后,记者看到,两人的泪水当即夺眶而出。

【个人事业链】 她太认真 所以“好累”



真的好累啊!累了心!泪了心!内了心!



我不是门面!我是个人!



希望今年能把职称考过。



———摘自梁静3月份日记



这是梁静在日记中记下的心底深处的呐喊,却一直被压抑着,她没有真正“呐喊”出来。梁静的几位同事说,梁静在科室里并没有表现压力或者好累。面对病人,她也许也有急躁的时候,但大多时候,她总是对每个病患和颜悦色。



朋友黄娟说,梁静生命垂危之际还惦记着看职称书,是因为5月份她马上就要参加医学检验职称考试。因为没拿到这张职称证,梁静才会在去年8月份被医院解聘。因为医院有规定,连续两年考不到上岗证就要被解聘。而梁静之所以现在愿意作为临时工作人员,每个月只拿300元钱的工资,仍然要待在医院的原因,便是为了能在今年顺利考到职称证。在梁静的日记中,有一页整张纸只写着“希望今年能把职称考过”几个字,看得出梁静的决心很大。



“她就是理论差了点,实际操作其实很好!”梁静的一位老师表示。



“她对自己要求太高了,给自己很大压力!”黄娟说,现在回忆起来,梁静确实有着太多太多的压力。除了工作,她还要忙着半脱产地念大专,要学画画,要学钢琴,摩羯座的她太认真,容不得她达不到自己定的标准,也容不得她到24岁了仍一无所成。



梁静之死的背后



心理压力难释放



这“白大褂”好重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从记者采访和她的日记看来,她内心所承受的压力包括:考职称,领导批评,患者时不时的“冷眼”或不理解,等等。梁静为什么没能通过自我心理调节来化解这些压力呢?记者采访了部分卫生系统的学校以及医院,试图寻找答案。



学校:



有心理学课,但没针对性课程



省医院卫生学校学生工作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李老师:学校开设了护理心理学、基础护理学等学科,其中涉及了患者的心理状态、正常人的心理状态,以及人们如何调节自己的心理等内容,学校也有心理咨询室。但学生们毕竟身处学校,对医患矛盾环境等了解较少,心理方面承受的主要是就业压力,学校没有就学生们如何在今后的工作上缓解职场压力等开设相应课程。



成都大学医护学院党委副书记孟女士:如今医护人员可能比其他职业的人承受着更大压力。学校教育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准备,除了教授心理学知识,还就人际沟通等进行过专题讲座。当时患者跟梁静发生矛盾,梁静周围的人可能更多的是考虑如何安抚患者,对作为医护人员的梁静可能缺乏安抚。人们可能都认为,医护人员有较强的内化能力、坚强的个性,但没考虑到他们的心理状态也可能很敏感,也需要关怀。我会把这件事讲给学生们,引导他们在面对突然打击时如何调整心理。



一位二年级学生:老师讲过面对患者的不理解时,“不能哭,要坚强”。心里有化解不开的事情时,一般会跟同学们交流。



医院:



她的压力可能来源于考试



梁静生前所在医院党办工作人员王某:据了解梁静去年8月份被解聘了,因为要应付考试,为了不让自己“手生”,又到医院检验科当了实习生。严格地说,她不是我院的工作人员。个人认为,梁静的心理压力可能更多来源于考试方面的。医院对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如何缓解职场压力等都是很重视的,去年就曾请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教授进行过专题讲座。



心理专家:



为医护人员心理减压迫在眉睫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马渝根教授:医护人员的心理调节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他们心理健康对自身有益,另一方面医护人员是帮病人解除病痛的,如果他们自身心理不健康,如何帮助别人?



梁静或许表面上看起来很快乐,但职场等方面的压力是隐藏在内心的。医护人员这样的职业责任大,再加上医患矛盾,很容易产生职业倦怠、职业枯竭感,情绪、心理健康状况等都走下坡路。虽然从现在医护人员心理求医的数量来看,跟其他职业无太大差别,但实际上情况很严重,为医护人员心理减压迫在眉睫。



整个社会要提升意识,要意识到亚健康是跟情绪有关的,人们必须重视自己的心理健康,要快乐工作。医院这类工作量不可控的单位,要意识到被动工作、工作量太大会增加人们的心理压力,在管理上要适当增员。单位内部要营造良好的人际关系,组织轻松的活动来改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从个人来讲,要放得下,以阳光心态面对生活中的磨难。如果意识到自己有心理方面的问题,应该及时就医,防止悲剧发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