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王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几乎是同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几乎是同时,两挺轻机枪就吐出了火舌——

一串串子弹打得杨刚滚过的地上尘土飞扬。

几乎是同时,龚破夭就和中村的想法一样,要占领芙蓉峰。

和田龙他们分开之后,龚破夭哪也没去,就直奔芙蓉峰。他没从北面上。北面对着芙蓉坪,他推测,中村的特工队,已经上了芙蓉坪。中村他们要登上芙蓉峰,就会从北面上。如果他再走去芙蓉坪这条路,肯定就暴露在中村的特工队面前。这无疑是自寻死路。

于是,龚破夭斜穿过林子,绕到芙蓉峰的后面,也就是南面,才开始攀登。芙蓉峰的南坡,十分陡峭。

近乎悬崖赤壁。

龚破夭长这么大,也是头一回从南面登芙蓉峰。

南坡只有一些松树和矮树丛,要隐身的话,只能伏在矮树丛中。

龚破夭纵有神功,也无法施展。只要一亮身,定然会暴露。

跳不成,纵不行。龚破夭就像复归人类的始祖,手脚并用,在树丛中攀爬前进。

北面的坡没有这么陡峭,中村的特工队行动起来,就要比他龚破夭快捷。

仿佛看到中村他们就要登上峰顶一样,龚破夭心里就急。不由加快手脚,哗啦啦在树丛中爬行。

虽然是第一回在这边登峰,但龚破夭伸伸鼻子,就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树香草馨,以及芳馨里的一股淡淡的人气。

这股人气来自先祖,来自桃源寨的先辈。

他们在这里流过汗、流过血,每棵树木,每棵小草,都吸纳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这气息令龚破夭感到亲切。

不管他的手是抓着一条树枝,还是一条青藤,它们都像要助他一臂之力似的,对他或牵或拉,使他能够快速前进。

所谓家乡,应该就是这样的吧,一草一木,都像亲人一样迎接着他。美丽的女孩子一样,为他报上芳名。

前进了一会,龚破夭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

沙沙声在他身后的左右两边。

是两个人。

听声辨息,他龚破夭就知道是田龙和钱谷。

田龙在他的左边。

龚破夭从传来的沙沙声就听出——

田龙这边传来的声音是轻微而有序的。就是说,田龙的爬行既谨慎,又保持前进的速度连贯。

右边的是钱谷。

钱谷比较马大哈,虽然爬行发出的沙沙声也轻微,但龚破夭细辨,就从轻微中感觉到声音的时急时缓。那是钱谷抓着附着物的时候就快,没有附着物可抓的时候,就慢。

听着身后的沙沙声,龚破夭不由发出会心的笑意。

不愧是自家的兄弟,心气容易相通。说是各自独立行动,但分开之后,又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块,走到一起来了。

龚破夭禁不住朝他俩发出竹鸡“咯咯”的叫声。

“咯咯”声刚传出,身后就传来了“咯咯”的回应。

“咯咯”声之后,南坡就只有风吹木叶的沙沙声。

这沙沙声正好掩饰他们爬行所发出的声响。

登上峰顶,中村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感到十分满意。峰顶是长条形的平地,足有一里多长。东面、南面和西面都坡陡壁立,易守难攻。北面下方就是芙蓉坪。

芙蓉坪宽且阔,不下三平方公里。坪上除了一些低矮的树木,余皆草地。

中村在东南西三面布下五个潜伏哨,其他的特工便分散在北面的坡上。对芙蓉坪构成十足的火力。

按他中村的想法,那就是一只鸟儿也插翅难飞。

少佐横路征二带着布雷的人回到他身边,他就像感到大功即将告成,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

剩下的就是等待。

等待龚破夭他们进入他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轰隆、轰隆” 几声巨响,将猎狗炸上了天,中村就觉得所有的筹码,都掌握在自己手里。龚破夭和他的几个猎手,如同羊入狮口,只有送死的份儿。

他想得正美——

安室美惠披头散发地跳上了芙蓉坪。

杨刚随后也跳出来紧追。

杨刚对安室美惠举起了猎枪。

他还没下令开火,峰后就传来了枪声。

杨刚就地一滚,就不见了踪影。

回过神来,中村所有的怒火,都集中到峰后——

“横路,给我将峰后的敌人干掉。”他冲横路征二大喊。

横路征二马上带了七八个特工,前去峰后。

听枪声,中村就知道峰后的南坡只有三个人。

两声火药枪响,一声响的是步枪,还是他们大日本的三八盖子。

想到这,中村就咬牙。

三八盖子无疑是来自他的狙击手。

殿后的四个机枪手、六个狙击手,只见到小秀叶子和安室美惠回来。嗯,算上武宫正宇,也就回来了三人。武宫正宇是爆破手,另算。如他们都遭遇不测的话,这山林一役,就被龚破夭他们干掉了八个。

猎手死了几个?

按小秀叶子的报称,也就三四个,有一个可能还是受伤。猎狗倒是炸死了十几只。

两相比较,不言而喻,他中村输了给龚破夭。

咬牙啊。

恨啊。

中村感到牙齿都在出血。

这是他从来没有试过的惨败。

到了芙蓉峰,好不容易布下天罗地网,却又被龚破夭识破了。

砍千刀的龚破夭哦,我要你不得好死。

中村恶狠狠地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