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装甲兵的灵魂:坦克伯爵

chg9999 收藏 15 2026
导读:说到德国装甲兵王牌,大家首先想到的不外乎波卡基村的魏特曼和马利纳瓦村的卡利乌斯,但实际上,二战的军装甲部队中还有许多表现优异的战士,他们没有被作为英雄被纳粹宣传机器大肆吹捧,但被历史淹没了的他们,却是德国坦克部队真正的精英。本文将要谈及的“der Panzergraf(坦克伯爵)”,大茨奥赫和开姆尼茨的哈津特·斯塔赫维茨伯爵中将,是在东线作战的一名德国军官军官,当时绝大多数在西线对抗德军的盟军将领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但他的军事生涯,却让人叹为观止。 哈津特·斯塔赫维茨于1893年7月30日生于上西

说到德国装甲兵王牌,大家首先想到的不外乎波卡基村的魏特曼和马利纳瓦村的卡利乌斯,但实际上,二战的军装甲部队中还有许多表现优异的战士,他们没有被作为英雄被纳粹宣传机器大肆吹捧,但被历史淹没了的他们,却是德国坦克部队真正的精英。本文将要谈及的“der Panzergraf(坦克伯爵)”,大茨奥赫和开姆尼茨的哈津特·斯塔赫维茨伯爵中将,是在东线作战的一名德国军官军官,当时绝大多数在西线对抗德军的盟军将领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但他的军事生涯,却让人叹为观止。

哈津特·斯塔赫维茨于1893年7月30日生于上西里西亚的一个世袭贵族家庭,作为长子,他得到了家族作为爵位继承人才能使用的教名,19岁时,斯塔赫维茨从柏林军校毕业,以贵族身份成为了普鲁士贵族部队“近卫军”骑兵团的一名少尉。斯塔赫维茨是团里的体育尖子,并且胆子大的出奇,而这一特点恰恰是一个具有进取心的军官所必备的。一战爆发后,斯塔赫维茨在第一时间提出要求去前线的要求,很快,他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西线,与法国人作战。随后他的经历读起来就更像惊险小说了,大胆的斯塔赫维奇伯爵名不虚传,作为骑兵,但经常执行侦察任务,与法军发生遭遇战也是家常便饭,但她总能奇迹般地逃出包围,回到己方阵地,他的机敏和勇猛也使他在短短两个月内就获得了二级和一级铁十字勋章。但幸运女神偶尔也会打盹,1914年9月的一天,斯塔赫维茨在巡逻中遇到了大雨,他和他的同伴们被浇成了落汤鸡,不得不停下来烤干军装。但正在这时法国人包围了这群衣冠不整的普鲁士贵族兵,这下斯塔赫维茨跑不掉了,他命令他的手下全都换上平民的衣服,试图以他流利的法语欺骗法军而蒙混过关,但法国人也不是傻瓜,斯塔赫维茨浓重的普鲁士口音使这群穿着平民服装的贵族们全被扣上了间谍的帽子。照惯例,间谍被捕获后是要上绞架的,这一次使他的贵族身份救了他,这群倒霉的贵族兵被免了死罪,但活罪难逃,全被法国的殖民地服劳役。大胆的斯塔赫维茨仍不死心,在被押送往战俘营的途中,他试图逃跑,但被法国人的子弹打成重伤,在医疗过程中年轻的伯爵不停地装疯卖傻,被闹得焦头烂额的法国人只好把他送进难民收容所养起来,直到一战结束。

战后,斯塔赫维茨回到他西里西亚的老家,继续当他的世袭伯爵,管理家产并加入了民团抵抗波兰人对他家乡的蚕食。由于他容克地主的出身,希特勒上台后,斯塔赫维茨被重新征招进军队,成为第三帝国陆军第7骑兵团的一名军官,此时,他第一次接触到了装甲部队。坦克出色的火力、机动性和装甲防护深深吸引住了这个经验丰富的骑兵军官,古德里安德闪电战理论重新点燃了斯塔赫维茨伯爵不羁的心,于一战爆发时一样,他以贵族的特权向德国军队提出要求,要加入装甲部队,自然,尚处于幼年的德国装甲兵部队也需要斯塔赫维茨这样有经验有冲劲的军官,很快,时年41岁的斯塔赫维茨伯爵成为了德第二装甲团的一名军官,但这是伯爵担任的不是参谋部军官,而是跟其他在战争期间出生的年轻人一样,仅仅是一名普通的坦克车长。此后的斯塔赫维茨伯爵把他不怕死的狂热精神全部投在了他的铁马上,二战爆发时,伯爵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坦克指挥官。他以装甲师后勤军官的身份参加了波兰战役,显然这职位与他一战中获得的铁十字勋章格格不入,郁闷的伯爵再一次动用了贵族血统,同样又一次地如愿以偿,法国战场打响第一枪时,伯爵是第一装甲师第二装甲团第一营的上尉营长。戴着黑色贝雷帽重返伤心地的伯爵依然充满了活力,并且他的幸运女神没有再打瞌睡,伯爵在一次作战迷了路,闯进了一个由一百多名法军把守的小镇,醒过身来的伯爵发现法国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自己的脑袋,这时再换上平民的衣服也来不及了。接下来的发生的事也许只有隆美尔少将和斯塔赫维茨伯爵上尉能做到了,英俊潇洒仪表堂堂的伯爵上尉命令他的指挥坦克停在镇中心的广场上,留着整齐的小胡子的他跳下坦克,趾高气扬地走到发愣中的法国军官面前,用他流利但普鲁士味十足的法语对法国佬说:“法国人,我的坦克团已经包围了这个镇子,你们要么投降,要么尝尝我们德国坦克炮弹的滋味。”百十来名法国军人面面相觑,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乎这支法国部队乖乖地放下武器,当了四名德国坦克兵的俘虏。

鉴于斯塔赫维茨伯爵在法国战场的优秀表现,1940年底,伯爵为提升为少校军衔,调往第16坦克师任坦克团一营营长。1941年4-5月间,斯塔维茨伯爵的营同精锐的大德意志团一起参加了在南斯拉夫的作战,然后被调往东线。德国坦克东线势如破竹,斯塔赫维茨伯爵的第一营也创下在48小时内击毁270辆苏联坦克和近300门火炮的奇迹,为此,伯爵在1941年8月25日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同年年底,又被授予金质德意志勋章。这里有一个细节很有趣,金质德意志勋章一般是授予获得过一级铁十字勋章但尚未够格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的立功军人,而斯塔赫维茨和不多的几个人是特例,他们在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后仍被授予金质德意志勋章,以表彰他们对德国作出的重大贡献。

到了1942年,斯塔赫维茨伯爵中校已经在东线被称为“坦克伯爵”了,伯爵的部队似乎已被他的个人魅力催眠,只要他下命令,坦克兵们就一定不折不扣地执行,绝无疑问和犹豫。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伯爵的坦克率先冲入斯大林格勒城中,并且接近了一个苏联机场,在这里,伯爵的坦克兵击毁了150架以上的苏联飞机。作为第六集团军的一部分,斯塔赫维茨伯爵的部队也被围困在斯大林格勒城中,与其他的军部队不同,伯爵的坦克兵们总能搞到补给品,原因很简单,不怕死的斯塔赫维茨伯爵一次又一次地指挥他的坦克兵冲破苏军的封锁线,即便无法救出整个集团军,也能为自己的部队搞到必要的补给品。在他的坦克营又一次成功地伏击了苏联坦克之后,1942年11月13日,斯塔赫维茨伯爵被授予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为全军第144人。这次伏击战堪称经典,伯爵命令他的坦克和步兵埋伏在苏军必经的道路两侧,在苏军坦克编队完全进入射程之后,伯爵下令开火,这次伏击战苏军损失了近100辆坦克,德军方面无一伤亡。

1943年1月1日,因受重伤而被从无望的斯大林格勒战场救出的斯塔赫维茨伯爵受命担任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的装甲团团长,同时被提升为上校军衔和武装党卫军旗队长荣誉军衔。未及伤势痊愈,坦克伯爵就又组织了一次成功的伏击战,在皮沃米斯克地区,伯爵指派4辆坦克深入敌后,配合正面部队打了苏军坦克编队一个措手不及,一个小时的战斗击毁苏联坦克105辆,其他车辆近200辆,己方无一损失,“坦克伯爵”的名号越发响亮了。这次作战之后,1943年3月28日,坦克伯爵的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被加上了佩剑。

斯塔赫维茨伤愈复出,被任命为装备虎式坦克的大德意志师重坦克营营长,这次,他的战场是哈尔科夫。一天夜里,在前方观察所了解战况的斯塔赫维茨突然发现几十辆苏联坦克正越过小山包向他的部队驶来,伯爵立刻下令部队死守阵地,夜战中苏联坦克无法判明德军实力,只好暂时后退,等待黎明的到来,斯塔赫维茨伯爵立刻命令他的老虎营趁着夜色进入伏击阵地,静候T34重新露面。苏军指挥官原以为德军在看到漫山遍野的苏联坦克之后会连夜撤离阵地,这样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占领德军把守的山谷,但这名苏军指挥官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不怕死的坦克伯爵。次日拂晓第一道阳光划破天际,休息了一夜的苏联坦克兵发动引擎,浩浩荡荡地向德军阵地扑来,隐蔽了一夜的老虎营此时已就位,只待坦克伯爵一声令下。随着第一发88毫米炮弹命中T34的装甲,屠杀开始了,苏联坦克兵们根本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上他们的死敌--虎式坦克,一辆辆的T34被掀掉炮塔,稍靠后的T34乘员试图弃车而逃,但从天而降的迫击炮弹把他们送入了火的地狱……这一天,坦克伯爵的老虎营消灭了100辆以上的苏联坦克,而伯爵的虎式坦克仅有一辆受了轻伤,当日下午即被修复。

战争转折点出现之后,德国军官团多次试图政变,软禁或暗杀希特勒。早在720事件之前一年的,东线的几位军官试图在希特勒视察东线时将其控制或暗杀,他们是B集团军群的胡伯特·朗兹、汉斯·斯派德尔、坦克伯爵哈津特·斯塔赫维茨伯爵上校和特雷什科夫上校。这次计划是这样的,希特勒的飞机在波尔塔瓦机场落地后,斯塔赫维茨伯爵上校立刻派遣亲信装甲部队控制住机场,软禁希特勒,切断机场与外界的交通和通讯联系,防止可能的解决希特勒的行动。政变成功之后德国军官团将接管,彻底改变希特的疯狂的东线战略。据斯派德尔战后所说,这次行动曾知会过隆美而元帅,但隆美尔此时还在非洲,不可能参与行动。希特勒此时已经预感到了军官团的敌意,从1943年开始,他的出行往往会临时变更计划,而这次希特勒将飞机落地的机场临时改在了萨波罗什,而不是波尔塔瓦。在希特勒完成视察之后返回柏林的途中,特雷什科夫上校在他的飞机上安装了定时炸弹,但由于东线的低温,炸弹没能引爆。参与这次失败的政变的军官并未受到希特勒的惩处,除坦克伯爵斯塔赫维茨于1943年11月短期离任外,其他几人都继续留在原来的位置上。德军方资料显示斯塔赫维茨被调离大德意志师的原因是健康问题,但熟悉大德意志师情况的人都说伯爵离任的真正原因是他与该师师长霍恩莱因不合,尤其是堡垒作战中,斯塔赫维茨指挥大德意志的装甲团,在对新装备的黑豹坦克的使用上有欠谨慎,导致损失过大,霍恩莱因对此大发雷霆,但斯塔赫维茨并未向师长妥协,仍然坚持他大

胆近乎莽撞的作战原则,霍恩莱因只得向上反映,要求换掉斯塔赫维茨。1944年1月,坦克伯爵回到大德意志师,在贝尔哥罗德-普罗乔洛夫卡地区的阻击作战中又歼灭苏军150辆坦克。随后大德意志师奉命解救被包在“切卡西口袋”里的德军部队,尤其是维京装甲师,但战役尚未结束,1944年3月底,斯塔赫维茨伯爵上校就被OKW一纸调令调离了大德意志师,接替他的是威利·朗凯上校(战后西德边防警察准将)。

1944年4月1日,斯塔赫维茨晋升少将军衔,担任他的老部队,第一装甲师的代理师长,随后更被重用为舍尔纳的北方集团军的装甲兵总指挥,此时供他调遣的部队有3个完整的装甲师和一个坦克歼击旅。坦克伯爵继续扮演他熟悉的“战场消防队”的角色。一次又一次地完成着不可能的任务,北方集团军的德军士兵种流传着各种各样的关于坦克伯爵的传说,而且不仅仅是士兵,军官们也用斯塔赫维茨的名号来鼓励士气,激励被旷日持久的战争拖得精疲力尽的士兵们的斗志:“坦克伯爵在我们这,他会带我们走出困境的!”苏军的情报部门也相当重视斯塔赫维茨的到来,针对坦克伯爵的作战特点,苏军不得不放慢推进的速度。

坦克伯爵斯塔赫维茨少将战争生涯的最后一次完美演出是在立陶宛的里加-塔库姆地区,在升任少将不久,他奉命进攻被苏军夺回的里加港,斯塔赫维茨亲自率领一支只有10辆坦克和15辆半履带车的战斗群冲进了被苏军包围里加港,事先的情报并未告知斯塔赫维茨预定作战地域有多少苏军部队,坦克伯爵的先头部队很快遭遇了城内的苏军坦克,数量有一个营,接到情报后斯塔赫维茨立刻命令接敌部队回撤,给敌造成德军溃退的假象,同时他命令4辆虎式坦克埋伏在道路两侧,待苏联坦克追击到此时突然开火,苏军坦克兵全神贯注观察前方的德军,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侧翼居然有虎式坦克,十几辆苏联坦克瞬间被击毁。这时坦克伯爵用无线电亲自给港外的德吕佐夫号战列舰指示目标,战列舰280毫米大炮开始向苏军纵深轰击,苏军指挥官被突如其来的强大火力打懵了,以为自己的部队已经被德军优势兵力包围,于是乎他毫不犹豫地率部投降。这支投降的苏军部队足有一个师,另有一个营的坦克被全歼,坦克伯爵留下部分步兵和半履带车看管俘虏,自己亲率坦克冲进里加,控制了这座城市。德军这次夺回的里加-图库姆地区,即是在几个月后的库尔兰包围圈的左翼地区。此后还有一件轶事,坦克伯爵占领里加城后,坐在一辆虎式坦克的炮塔顶上休息,只穿着普通的坦克兵制服,没有佩戴军衔标志。这时来了一批德军高级军官,看到伯爵坐在坦克顶上,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连长,于是冲他喊道:“干得好,中尉!”坦克伯爵哈哈一笑,回答道:“不客气,不过我是少将,不是中尉。”为表彰斯塔赫维茨伯爵少将在里加的出色指挥,1944年4月15日,希特勒在柏林亲手授予他镶钻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几周后,坦克伯爵重返前线,在乘坐一辆吉普车前往部队的途中发生了严重车祸驾驶员和斯塔赫维茨的副官当场死亡,坦克伯爵自己受了重伤,头骨破裂,肋骨,手臂,腿骨骨折。胆大之人命也大,算一战时期,单在1941-1945这5年间坦克伯爵斯塔赫维茨就受过13次伤,其中包括一次车祸、8次战伤、两次弹片伤(一次在头部,另一次差点要了他的“小弟弟”………寒………),平均一年受伤两次半,因此他三次被授予金质战伤勋章,绝对是当之无愧的。肋骨伤还没痊愈,坦克伯爵就一瘸一拐地要求回前线,但上面认为他的健康状况已经不适合再去前线了,因此指派他和另一个金光闪闪的英雄汉斯·鲁德上校在本土训练一支特别坦克歼击旅。1945年1月1日,已经不可能重返前线的坦克伯爵在这场战争中第五次被晋升,此后斯塔赫维茨伯爵中将淡出了人们的视线,1945年5月,他在巴伐利亚向美军投降。

除了著名的“坦克伯爵”哈津特·斯塔赫维茨伯爵中将外,斯塔赫维茨家族在二战中的名人还有骑士铁十字勋章获得者,德山地步兵营营长恩斯特·斯塔赫维茨伯爵上尉;骑士铁十字勋章获得者,第87步兵师师长毛利茨·斯塔赫维茨男爵中将,后者1953年死于苏联战俘营中。此外坦克伯爵的小儿子作为一名步兵军官,在战争末期殉职。战后,坦克伯爵被判入狱两年,出狱后首叙利亚王室邀请前往中东训练叙利亚王家陆军,那里有坦克伯爵熟悉的4号坦克。1951年,坦克伯爵回到德国,1968年,伯爵病逝,终年75岁。

斯塔赫维茨家族的领地在战后被苏联没收,但家族并未就此没落,20世纪90年代,我们还能在德国驻也门大使馆的官方信件上看到海尔加·斯塔赫维茨·米特女伯爵大使的名字。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