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有人在谭静身上CNN,目的何在?(转金羊网新快报)

裸女坠亡认定自杀 当事韩国人证清白





(联合早报网讯)广受社会各界关注的“东风广场女尸案”目前已经告破。昨日,广州市公安局通报表示,经过警方调查,该案确定排除了他杀,初步认定为自行坠楼死亡。


据广州警方通报称,经调查,死者名为谭静(女,24岁,河南洛阳市人),生前在广州某模特经纪公司任职,死者4月5日凌晨时分从东风广场某幢30楼的卫生间窗口坠落。经警方在事发现场勘查以及事后侦查,死者死亡前与室内三名外籍人员无打斗痕迹,尸检发现死者血液酒精浓度极高。目前,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初步认定谭某系自行从高处坠下死亡。


警方证据曝光死者身份:


姓名:谭静(女,24岁,河南洛阳市人)职业:影视模特。


尸检报告:


未遭性侵犯;死前严重醉酒,酒精浓度超过正常醉酒状态3倍;全身多处挫伤及骨折(估计是坠落时,身体遭遇强烈碰撞)。


现场勘查:


屋内没有搏斗痕迹;出事卫生间坐厕上可见两处踩踏痕迹、窗口边沿可见攀爬痕迹;死者手提包和牛仔外套均自然摆放。


警方推断:


已能排除谭静系他杀,初步认定为自行高空坠落身亡,不排除失足意外坠落。


勘查 现场无搏斗 厕盖有踩踏


近日,记者针对“东风广场女尸案”进行了多方走访。据广州警方一名知情人士称,事发当日,警方于6时30分许接到了报警电话,随后越秀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和梅花街派出所到场处警后发现,一名半裸女子悬挂于东风广场丽×阁13楼横梁上,当时已经身亡。


据介绍,案发后,广州警方立即抽调越秀区刑警大队和刑警支队的警力展开侦破。经查,死者是从丽×阁3006房内的卫生间窗口处跌落而下,3006房租住的是一名韩国人李某。办案民警在该出租屋现场勘查时发现,该屋为二房一厅的一厨一卫结构,当时室内物品呈现自然摆放状态,死者的女式手提包和牛仔外套都自然地摆放在客厅内,屋内没有发现任何搏斗的痕迹。而在出事的卫生间里,坐厕上可见两处踩踏痕迹,防盗网右下部也向外脱开,卫生间窗口边沿可见攀爬的痕迹,窗口外墙以及29楼窗阳台、空调台面上均有明显擦划痕迹。“根据坐厕踩踏以及现场的勘查情况,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该人士表示。


尸检 酒精浓度高 没受性侵犯


“死者的血液酒精浓度极高,正常的醉酒状态酒精浓度值为80,但她却高达300,超出了两倍多。”一名知情民警在谈起该案时说。警方相关部门尸检后发现,死者生前喝了大量的烈酒,血液酒精浓度极高。此外,尸检还显示,死者生前没有受到过性侵犯,也没有服用过毒品或是安眠药等。


据悉,死者死因系高空坠落受剧烈撞击身亡,全身多处挫伤及骨折,尸体前侧、左侧、后侧均有碰撞痕迹,“估计在从高空坠落过程中,其身体至少遭遇了3次强烈的碰撞”。


生活 拍片做模特 兼职教中文


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查实,死者名为谭静,今年24岁,汉族,河南洛阳人,其父已在十年前去世,母亲此前一直居住在老家。


记者通过有关渠道了解到,谭静并非卖淫女,生前为广州某模特经纪公司职员,主要从事影艺、模特工作,平时拍片、广告和电视短剧。由于谭静以前因事业发展曾在韩国做过一段时间的广告模特,因此会说韩语。回国后,谭静在工作的闲暇时间还给在穗的韩国人补习中文,兼职做中文老师。


据了解,谭静生前暂住在广州麓景路某小区,和她同住的是一位同样来自模特界的女子阿妮(化名,26人,湖北人)。大约半年多前,谭静将老家的母亲接到了广州和她同住。记者昨日下午来到谭静的住处,久按门铃无人答应。一名邻居称,此前曾多次在夜晚听到隔壁传来大声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像是醉酒后的言语。


最近 生活压力大 几乎天天醉


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谭静的月收入大约在8000元人民币。她平时工作压力较大,对收入以及工作均不太满意。据一些和谭静相识的网友在网络发帖称,谭静近年来比较喜欢喝酒,而且多有喝醉。警方有关人士对此表示了肯定,并称最近一段时间,谭静几乎每天都有酗酒的现象,而且醉后时有失态和疯狂的表现。据透露,其喝酒可能和她父亲的身亡有关,十年前谭父被人杀害的前一天,谭静与父亲大吵了一架,事后一直对此感到愧疚。至于其中的具体细节,该人士表示目前暂不了解。


据警方表示,目前已能排除谭静系他杀,初步认定为自行高空坠落身亡,结合现场坠楼过程发现的痕迹,不排除失足从高处坠落意外死亡的可能。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当事韩国人:我们朋友多年


在东风广场事发现场接受专访


昨日下午,记者专程来到谭静坠楼现场回访,事发时就在现场的韩国人李明(化名)、也就是一度在坊间被传为“因嫖资纠纷抛人下楼”的3个韩国人之一,独家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回忆了他和朋友们心目中的孝顺女孩谭静,并声称要还自己清白。


疑和前男友吵架后跳楼


当记者再次来到东风广场丽×阁30楼找到当事人李明及其朋友金先生时,李明热情地将记者迎进3006房间。据李明和金先生介绍,死者确实名叫谭静,事发前谭静和几名韩国朋友两度喝酒至酩酊大醉,到李明家后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打电话,后从卫生间的小窗户里坠落,无人知晓事发原因。而其好友昨晚致电本报记者,称谭静疑和前任男友发生经济纠纷,并与其在电话中吵架后跳楼轻生。


事发卫生间里摆上祭台


事发现场是一套两房一厅的居室。记者进入房间看到,房间的客厅里的一张桌子变成了简易的祭祀台,上面摆着苹果、番石榴等水果,前面插着两根白蜡烛,蜡烛中间放着一个苹果,苹果上面插着几根烧完的香,在桌子一侧,放着一包尚未点燃的香。客厅里摆放着沙发和电脑,地毯被卷起来,显得非常混乱。


据李明介绍,谭静是从卫生间的狭小窗口坠楼的,记者走到卫生间里看到,该卫生间不足5平方米,长方形窗口更是不足1平方米,位于门正对面,其下是抽水马桶。记者发现,白色的窗台和窗边瓷砖以及洗手盆上都留有黑色的印记。李明告诉记者,窗口原本有防盗网,由于谭静坠楼后防盗网弯曲了,因此被警方拆走调查,黑色印记为警方调查时留下的。


坠楼前她关厕所打电话吵架


但韩国男子指称的时间和警方提供的最后通话记录时间相差一个多小时


记者了解到,谭静因为工作原因和自身的阅历认识不少韩国人,其中和一名暂住在环市东路的韩国女孩金小美(化名)关系较好。


由于当事人李明的中文不太好,而记者又不会韩语,因此由李明的朋友金先生代为口述。李明所述的经过与警方方面透露的消息大体相似:即谭静的好友——韩国女孩金小美即将于4月5日回国结婚,因此李明、赵某、金某等人和谭静约好4月4日晚到酒吧相聚,为金小美送行。4月5日凌晨零时许,李明和谭静等十多人来到建设六马路一酒吧喝酒(警方称在水荫路的酒吧,记者再三向金先生求证,其仍说在建设六马路)。而记者从其他方面了解到的消息也显示,到了酒吧后,谭喝了威士忌等烈酒以及啤酒,当时已经醉得走路都不稳、情绪波动较大,一边说话一边哭。


监控显示谭静醉酒


金先生转述李明的话称,凌晨3时许,由于金小美为朋友们准备了一些礼物,其中5人先到金小美家拿礼物,并再喝了一小杯威士忌,逗留了近一小时。凌晨4时许,金小美因需要休息,于是叫李明等3位男士送谭回其住址。但谭静已经喝到说不清自己的住处,3名男士只好把她接回东风广场李明的住址。临走时,谭静还用醉醺醺的语气嘱咐金小美说:“你要赶飞机,不能睡觉。”


经事发警方提取东风广场监控录像调查,谭静等4人回到东风广场是凌晨5时12分,上楼后出电梯的时间是5时26分,整个过程可见谭静处于醉酒状态。


独自在卫生间打电话


据金先生转述李明的话说,凌晨5时20分许,李明等人扶着谭静回到家,“谭静一个人躺在床上说胡话,约十分钟后,谭静摇摇晃晃地进了卫生间,把门反锁后开始打电话。她讲电话的声音很大,中间夹带着中、英、韩语,还不时地说着脏话,像是在跟人吵架。”但警方有关人士透露,谭静的手机上最后通话记录是4月5日凌晨4时10分左右。


有关消息人士也表示,到达李明的出租屋后,李便安排好各人住房,后李与赵某在客厅聊天,金某则在厨房里找吃的。谭静因为觉得闷热,便将牛仔衣外套脱下,只穿了黑色吊带背心,随后谭酒劲发作在客厅里大吵大闹,要冲出房间去,李明将谭静拉了回来,后来谭又进入卫生间,继续在里面大喊大叫。


事发突然没人在旁边


约凌晨5时45分许,卫生间突然传来“啊”的一声及几声碰响,正在客厅的李明赶紧上前去敲卫生间的门,但没有回应,李明于是拿来钥,打开卫生间的房门,发现卫生间的窗口防盗网已经弯曲,且窗户被打开,而谭静却不见了。李明把头探出窗口望了望,却没有看见谭静的身影。“李明非常害怕,马上就打电话给我。”金先生称,他接到李明电话后,嘱咐李明赶紧拨打110报警,“他已经吓到连110都不记得了,我挂了电话后迅速赶来,在小区内与警察刚好碰到了,警察和小区保安在12楼和13楼中间的横梁上找到谭静的遗体,后又在楼下找到她的裤子和手机。”


一些人在网上传播虚假材料,散布谣言


遭网友“通缉”整天提心吊胆


谭静不幸坠楼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许多网友对其不幸表示哀悼,但也有一些网友传播了一些虚假材料,在网上散布谣言,称3名韩国人为大韩航空公司飞行员,并公布了3人的名字(并非李明等人的真实姓名)和所谓的身份证号码。对此,李明和朋友每天都心惊胆战,担心遭报复。昨日下午,在东风广场的事发现场与记者交谈时,李明特别要求拉上客厅的窗帘,以免被人看见,并多次走到房门前,通过猫眼观测外面是否有人来报复他们。


李明告诉记者,他们并非大韩航空公司飞行员,而是从事服装贸易的生意人。事发后,他们积极与公安机关配合,3名当事人目前均在中国,并没有回国,而不是网友所说的“事发后立即飞回汉城”。记者随后在网上发现,网友公布的3名韩国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原是某网友为了注册韩国网络游戏而在百度贴吧内发的“求韩国人身份证号码”。不明真相的网友却在一旁起哄,接着公布了大韩航空公司的免费服务电话和韩国驻广州领事馆的电话号码,要求网友打爆这两个电话。


为此,李明和金先生等人都非常担心自身的人身安全,在与记者交谈了约半个小时后,李明便称不敢再在东风广场呆下去,起身离去。李明称,他目前只能寄居在朋友家,担心别人认出他是韩国人,连大门都不敢迈一步。“我们和谭静是好朋友,失去朋友已经很心痛了,如今又面临着人身安全,感觉非常难过,我们接受《新快报》独家采访就是相信你们,希望《新快报》能及时给我们澄清事实,还我们清白。”


好友“爆料”:和美国前男友多次吵架


昨晚,谭静生前好友黄小姐致电记者,称谭静之前喝醉时也是满嘴胡话,“在派出所录口供时,听她同住的室友介绍,谭静前任男友为美国人,谭静非常爱对方,但最终还是分手了。为此,谭静非常伤心,在一次喝醉后曾经割脉自杀。”


黄小姐介绍,谭静现在的男朋友是韩国人,但同时有一名美国人向她求婚。“听说她现在和前任男朋友发生了经济纠纷,谭静去找小美时,曾经和前任男朋友通过电话,小美说当时谭静的语气非常不好,像是在跟对方吵架。后来在派出所录口供时,李某向民警提及谭静生前曾在厕所大声地打电话,谭静的妈妈在旁听到后,立即说是在和前任男朋友打电话。”


谭静最后5小时


●4月5日凌晨零时 谭静和韩国人李明等十多人来到建设六马路一酒吧喝酒,谭静醉了、一边说话一边哭。


●4月5日凌晨3时 谭静和李明等5人到韩国人金小美家拿礼物,并再喝了一小杯威士忌,逗留了近一小时。


●4月5日凌晨4时 李明等3位韩国男士送谭回其住处。但谭静已经喝到说不清自己的住处,3名男士只好把她接回东风广场李明的住处。


●4月5日凌晨5时12分 谭静等4人回到东风广场,上楼后出电梯的时间是5时26分,电视监控可见谭静处于醉酒状态。


●4月5日凌晨5时20分 谭静摇摇晃晃地进了卫生间,把门反锁后开始打电话。中间夹带着中、英、韩语,还不时地说着脏话,像是在跟人吵架。


●4月5日凌晨5时45分 卫生间突然传来“啊”的一声及几声碰响,李明发现谭静坠楼。


来源: 金羊网-新快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