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像云中游龙,不见首尾,敌人一时摸不清去向。陈诚根据各方面情报作出判断,认为红军一定转向广昌、宜黄或宁都之间某一区域,便将原来的“分兵合击”改为“中间突破”,先占广昌县城,截断红军退路,再以重兵向预定的区域推进。1933年3月上旬,陈诚委任罗卓英为后纵队指挥官,统领第十一师、第九师及五十师残部,向广昌直进。


陈诚制订的行动计划为红一方面军总部获悉。


周恩来、朱德决心创造战机歼灭罗卓英后纵队。总部命令赣东北红十一军和江西军区独立第四师开至广昌西北,吸引敌人的前纵队。继续向广昌推进,以拉大两个纵队之间的距离。3月上旬,红军主力秘密从宁都北上,战略动机是截击罗卓英后纵队。


3月20日,敌后纵队第十一师进入宜黄县的草台冈、徐庄区域。而第九师尚在东陂,中间隔着一座叫雷公嵊的大山。另外,罗卓英率领第五十九师的残余部队留在东陂的五里排。


进到草台冈的第十一师,成了一支孤军突出在红军面前。红军总部抓住一良机,下达了集中力量消天该敌的命令。3月20日清晨,罗卓英还给第十一师师长肖乾发去了电报,提醒肖注意红军的伏击,要该师后撤20里,脱离与红军的接触。然而,这个自恃深得陈诚器重的肖乾,根本听不进罗卓英的劝谏与指挥,拒绝部队后撤,仍在草台冈宿营,还布置士兵们每人都带上一条绳子,准备捆绑活捉的红军,按人数领赏。


肖乾的骄横,为红军提供了歼灭第十一师的天赐良机,红一方面军总部于20日晚下达子战斗命令。


3月21日拂晓,红军在草台冈的前后方向对第十一师发起突袭。该敌到底是陈诚的王牌师,战斗力甚强,凭借地形顽固抵抗。红军并不急于发起猛攻,有意轮番实行佯攻,诱使敌人消耗弹药。晌午吃过中饭后,已经集中兵力二万余人的红军,向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猛攻,一直战至下午3点多钟,才将第十一师基本歼灭,肖乾也负了重伤。这时,罗卓英带着第九师赶来增援,总算把肖乾接下火线,用担架抬着逃走。数日之后,肖乾被送到了南昌,住进医院只半天时间,就毙命在病床上。


蒋介石得知“王牌师”第十一师的万余人马基本被红军开销,联系第52师、59师的惨败,大为悲伤,在手记中写首:“此次挫失,惨凄异常,实有生以来惟一之隐痛!”陈诚更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在日记上写下了“诚虽不敏,独生为羞”8个字。


黄陂、草台冈两处的战捷,红军歼灭蒋介石嫡系部队三个精锐之师,俘敌一万余人,击毙师长两个,生擒1个,缴获的新式机关枪300余挺,大炮40门,彻底击破了蒋介石的第四次“围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