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上午9时,大雾尚未散尽,敌第52师全部进入红一军团的伏击阵地,军团长林彪一声令下,各个山头同时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枪声。第52师师部及两个旅六个团,以及师部辎重队,全部受到了红军山岳压顶般的打击。在大量射杀敌人之后,红军战士有如猛虎下山,向被分割包围的敌人猛烈冲杀。林彪和军团政委聂荣臻亲自带着部队冲下阵地,扑向敌人。


战斗持续到下午3时,敌第52师除先头团逃脱了两个营,所有部队基本被歼。枪声止息下来后,一群群敌兵从茅草、丛林中被搜出来。红一军团的炮兵营,仅派出20多名战士上前沿参战,就抓获了俘虏500人。有一个炊事战士还带回了一个连的饿兵。


敌第52师师长李明,在战斗中负了重伤,由师部警卫连护卫着且战且退,不料被红军紧紧咬住。李明已明知突不出去,命令部下不再抵抗。这个少将师师长也没有换装,依然是呢质将服,手套、皮靴,非常地显现。他是红军同意由敌兵们用担架把他抬在俘虏行列中的。到了村庄,红军立即安排医务人员为他检查伤势,作医疗处理。李明经受不住全师覆没、自身成为红军阶下之囚的巨大打击,精神上极为低落,说得上悲愤欲绝,连红军送上的特殊关照的饭菜也没有吃。当晚下半夜,李明伤势过重不治而亡。也有人说他是精神崩溃而自杀身亡的。


国民党第五十九师师长陈时骥


敌第五十九师是在第五十二师后跟进的部队。2月27日下午1时左右,该师在摩罗嶂山区蛟湖西面的山域中,遭到红军右翼部队红五军团等部的包围。战斗打响后,敌师长陈时骥指挥部队就地占领阵地顽强抵抗。双方战至天黑,陈时骥不敢下令部队乘夜突走,生怕遭到红军算计,因他知道红军擅长夜战,决计死守到明天天亮再说。28日清晨,红军左、右两翼的第一、三、五军团,以优势兵力向敌人发起总攻。战至上午10时,敌人除1个团左右的人马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打扫战场后清查俘虏。红一军团部的电台班也参加了搜寻,正是这个班在螺峰山山顶的破小庙里,活捉了躲在那里的陈时骥。跟随在他身边的尚有十几个官兵。到这时分,陈时骥还不知道李明第52师已遭受灭顶之灾。因为师部的电台损失了,陈师长只得写条子向李明救援,打算派人送到第52师去。条子还未送出,就成为红军俘虏。


陈时骥被俘后,开初几个月有人看押他。后来,让他自己行动。这位敌师长经过在红军的目睹耳闻,从心眼里感到红军与国民党军队的确大不相同,思想上慢慢地起着变化。半年之后,红军没有放他,却要他留下来到红军大学担任教员。陈时骥经过刷烈思考,毅然地进了红大。此后,陈时骥在时光的流逝中,其思想感情渐渐向进步的一面转化。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不愿意离开红军和苏区了。


陈时骥的最终结局是非常不幸的。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离开苏区突围西征前夕,左倾中央决定以非常手段处置一批反革命分子和“异已分子”。这部分人当中包括一些起义过来或被俘的人员,像“宁都起义”的领导人季振同、黄中岳等人,都被集中到瑞金九堡山区的监狱,给秘密地处决了。陈时骥也遭到了这样的悲惨命运。可怕的左倾路线贻害了这位渐渐脱离敌人营垒,开始投向革命陈营的旧军官。


国民党第十一师师长肖乾


红军歼灭敌52、59师之后,主动撤回到宁都的东韶、南团、小布一带,隐蔽集结,伺机再次歼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