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军营的糗事

stoneccs 收藏 2 385
导读: 十年的军旅生涯,有欢乐也有痛苦,有成功的喜悦,也有丢人时的尴尬。今天闲着没事,把自己当年的糗事翻出来,晒一晒,以博一笑。 一、颤抖的腿 我参军的第二年,部队在张家口以北搞了一次实兵实弹演习。演习结束后,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秦基伟检阅参演部队。倒霉的是,我被排在了队列的第一排。 受阅开始了,将军从我的面前走过,我似乎感到他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钢刀,带着电光在我眼前划过。最不争气的是我的腿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颤抖,好在那时的军裤肥得出奇,别人看不出来我那熊样儿。 后来我

十年的军旅生涯,有欢乐也有痛苦,有成功的喜悦,也有丢人时的尴尬。今天闲着没事,把自己当年的糗事翻出来,晒一晒,以博一笑。

一、颤抖的腿

我参军的第二年,部队在张家口以北搞了一次实兵实弹演习。演习结束后,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秦基伟检阅参演部队。倒霉的是,我被排在了队列的第一排。

受阅开始了,将军从我的面前走过,我似乎感到他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钢刀,带着电光在我眼前划过。最不争气的是我的腿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颤抖,好在那时的军裤肥得出奇,别人看不出来我那熊样儿。

后来我把这件事跟父亲说了,他告诉我,每一位百战沙场的将军,他的身上都有一股杀气,平时你看他慈祥和蔼,当将军露出他的本相时,你会感到脊梁骨在冒凉风,这就是杀气,也是所谓的不怒自威。

二、神枪手

我由于生长在军人世家,从三岁起就开始接触各类枪支,它们对于我来说,就是我肢体的一部分。我不敢说是枪法有多神,至少每次考评,“优秀射手”的称号我只丢过一次,而且这次丢人丢得太搞笑了。

有一次团里组织战斗班长技能考核,实行的是末位淘汰制,也就是说,最后一名将要离开战斗部队,到后勤单位去搞生产。虽然比在战斗部队轻闲,但入党、提干的事也就无从谈起了。我有一位好哥们,他别的什么都行,就是枪法太臭。他担心被淘汰,就跟我探讨射击要领。我说,你别瞎想了,现在学什么都来不及了,下午打靶时,你朝我的靶子打,我打你的靶子,保你过关。

打靶开始后,我们想办法排在相邻的靶位,按照约定交叉射击,立姿、跪姿都没出问题。卧姿时因为是固定位置射击,枪口偏得太厉害了,容易让人家看出来。我就告诉他,卧姿自己打自己的。

可能是这老伙计太紧张了,没听清我说什么,还是一个劲儿的朝我的靶子上打。结果可想而知,每人10发子弹,可我的靶子上却出现了18个弹孔,他的却是光秃秃的一片。

气得副团长把我的带队领导一顿臭骂:“他们他妈的真厉害呀,一枪能打出两眼来!”

三、半夜偷鸡

八十年代初,部队的伙食狠糟糕,有时我们哥几个馋得不行了,就想点旁门左道,自己改善一下。

有一年的冬天,我们班到军后勤基地帮助搞建设,晚上我们班长说:干了一天的活,还得吃土豆大白菜,我就不信后勤基地没好吃的。

经过侦察,我们发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是禽业队的鸡舍,班长对我说你跟我去抓鸡。

他先是在烧炕的灶坑里扒了些些热灰,放在书包里,又带了一把小军锹。我们也弄不清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就跟着去了。

到了鸡舍,他让我在门口放哨,自己把书包中的炭灰放在军锹上,伸到鸡舍里,一会抽出来时锹上竟然趴着一只鸡,班长用手一拧,鸡脖子就断了,连叫都不叫,就这样我们一共偷了四只。

后来我缠着班长问他是怎么搞的,他说,冬天时鸡舍里冷,把放着热炭灰军锹伸进去,鸡自然会找热乎的地方呆,只需轻轻地把它拽出来就行了。

后来我当班长时,也曾带着我的兵到后勤基地试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