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至四次反“围剿”中十个国民党军师长的命运(2)

不料,红军在12月25日、26日接连两夜在山谷充伏落空,不见谭师撞上埋伏。原来,25日清早,有一个从小布逃出来的地主跑到源头圩,向谭师长报告了红军的机密。谭道源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收回进攻小布的命令,并派人骑马将已出发的先头部队追回,随即向鲁涤平发报要求救援。谭的这一呼救,导致了鲁主席电令张辉瓒师出动两个旅向小布移动,最终在龙冈被红军歼灭的厄运。


张师龙冈惨败,侥幸躲过一关的敌第五十师最终逃不出红军的手心。于龙冈获胜的红军转过身来,挥师向东扑向驻于宁都东韶的谭道源师。1931年1月2日,毛泽东、朱德签发了《进攻谭道源师的命令》。1月3日上午,担任正面和左翼进攻的红三军团与红十二军,赶到东韶抢占了黄泥寨制高点,从南、西、北三面向敌人发起攻击。下午1时,红军发起总攻,围歼了第五十师一五一旅,击毙敌军官兵近千人,俘虏3000余,缴获机关枪40挺,50瓦功率电台1部。谭师的师部是虚设的,谭道源这天正在151旅指挥战斗。因此,俘虏群里混杂了这个换了装的谭师长。红三军团急于赶到前面去追击第五十师的150旅,匆匆地释放了被俘虏的敌方士兵。由于未加甄别,谭道源也夹在其被开释了。谭氏一出东韶,又带人赶到150旅驻地,急率该旅全部往宁都北部逃走。由于担任左翼的红三军未能及时赶到,形成缺口,使得谭师150旅钻出罗网。尽管谭氏在战后布置部下对他被俘一事严加守密,但第五十师的剩余官兵们都知道,谭师长当过红军的俘虏。


国民党第二十八师师长公秉藩


“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


对于国民党以20万兵力形成700里弧形战阵,向中央苏区压来的第二次“围剿”,毛泽东在几次会议上说服了项英、任弼时等人,提出了先打王金钰第五路军的战略。因为该军虽有5个师,但都是杂牌军,从北方新到,水土不服。这5个师当中,就有公秉藩第28师。


第28师可是最近不久“扶杂为正”的。该师原为第九路军第5师,为国民党的杂牌军队。时年31岁的陕西扶风人公秉藩,有一种以特异表现求得扶杂牌军为正牌的心情,所以在第一次“围剿”的前期,竟然率部抢在了张辉瓒的前头,于12月19日上午开到东固,恰好守于东固的红军第十二军于头天下午撤走。这样公师不费一枪一弹轻占东固,立即直接给南京飞电报功。蒋介石闻知甚是高兴,传令给“攻夺匪巢”的公师嘉奖银洋一万元,并将新编第五师改为正牌国军第二十八师。


红军按照总部的命令,从宁都的黄陂、东韶一带拔营向永丰移动,于4月30日抵达东固的敖上村。已有3.2万余人的红军主力集结在东固,家家户户住有红军。总部吸取逃亡地主向敌人报讯的教训,与地方苏维埃政府进行严密的封锁警戒。


此时的公秉藩师,就驻在40里外的富田。5月4日,公师第82旅抓到一名红军逃兵送到师部。这个犯了错误受到惩罚的红军排长,向公秉藩供出了东固伏有大批红军的机密。公秉藩吓了一跳,又不相信是真的,立即电告南昌行营。两天后,行营一纸电报回复:“连日派飞机侦察,均未见敌踪”。公秉藩也派出一个连前往东固搜寻红军踪迹,结果一无所获,始放下心来。


三万余人的红军主力,在东固隐藏了十余天,就像一只屏息敛威的猛虎,单等那凶猛的一扑。5月14日下午,红军总部的电台截收到公师的明码电报,得知公师明日向东固进击。毛泽东、朱德立即作了战斗部署。


5月16日上午辰时,敌公秉藩师在东固白云山踏入红军的伏击圈。占据了九寸岭、观音崖等有利地形的红军,居高临下发挥火力,将敌人打得溃不成军。战至下午2时,红三军团赶到加入战斗。不到1个小时的总攻,歼灭了第28师的大部分兵力,俘虏了将近4000人。战斗快要结束时,见势不妙的公秉藩带上五六十个残兵,溜出红军的包围圈,在山野中寻路而逃。5月17日黎明,天降大雨,公秉藩与剩下的二三十个人淋得落汤鸡似的,来到富田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躲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