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西安冷娃就是我

在民族主义的洪流之中逆流而上,确实有些不合时宜;面对着不断刺激乃至挑衅的敌对行为保持微笑,确实有些不够“硬气”,然而,我还是想说,让我们以一个大国应有的风范理性的看待这些抗议行为。

说的是什么事情,不用言明,大家也都知道。尤其在这个以学生为主的网站,每一次的更新都会看到很多天关于抗议事件的新帖,每一个帖子也都会有无数的回应。

这是好事,让我们看到了蕴藏在国人心中,特别是我们这些早年被打上“垮掉的一代”标签的80后身上,巨大的爱国热情。很多人评论说,正是由于这些抗议行为,让我们看到了国家的团结,掀起了中华民族的最新的爱国热潮。

回击不合理的抗议,理所应当;传递我们的声音,天经地义。然而,不得不说的是,在回击之中,我们还是看到了不和谐的行为,还是发现了非正常的激情。

面对抗议,义愤填膺、措辞激烈,甚至有人发出了死亡威胁。

事实上,我们需要如此激烈吗?

针对奥运会的抗议行为从来没有停止过,“逢奥必扰”已经成为一种现象。

72年的慕尼黑,96年的亚特兰大,那可都是出了人命的。其他影响较小的抗议更是数不胜数。

还记得悉尼还是雅典的火炬传递,有抗议者冲到火炬手面前吹灭了火炬,当时央视是把它当作一条“趣闻”来播发的。当这种事情发生在(其实还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时候,为什么我们的调侃之心就成了血海深仇?(反过来想,我们是不是也在当时伤害了举办过的感情呢?)

个人认为,我们一定要正确看待这些抗议行为。

首先,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我们当然要坚持原则。但是,坚持原则,不等于简单粗暴的对待事情,不等于不变通、不怀柔、不妥协。对那些某独分子,让他们叫嚣吧,他们的叫嚣正给了我们最好的向世界展示我们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机会。老江当年访美的时候有一句话很经典。记者问他对哈佛(或者耶鲁?)讲堂外的抗议者怎么。老江说,抗议是他们的权利,我能做的就是比他们说的更大声,让我的声音盖过他们!(大意)。是的,让我们的声音盖过那些某独分子吧,用我们的理性、克制、文明来映照某独分子的狂热、丑陋和无理吧!我们每一个人,需要表达的是对他们的愤慨,而不是谩骂;我们每一个人需要做的是去最大限度解释我们的立场,而不是简单的攻击。

其次,对于具有一定“针砭时弊”意味的抗议,我们应该合理转化。环保可能是这个方面最突出的代表。在媒体的引导下人们更多的把抗议的焦点聚集到了几个某独问题上,而事实上的抗议行为并不是仅仅是某独,针对中国环保等其它问题的抗议也不在少数。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从未回避,对于国际友人善意的提醒我们一以贯之的予以倾听。只是,也学他们还不了解中国的事情,还在责怪中国的步子太慢。然而,“你觉得中国太神秘,那是因为你太无知”,“和而不同”本身就是我们一直的原则。我们应当体谅这些在西方媒体宣传下的“友邦人士”,对他们甚至有点善意的抗议也释放出更大的善意,让他们不要“趁火打劫”就是了。

第三,我们到底要做什么?向世界传播我们的声音,让世界知道真实的中国,这当然是我们必须做的。(cnn之战非常漂亮,我们要力争用更多这样“自相矛盾”的例子去证实“客观”的西方媒体的虚伪,以正视听!)然而,更具根本的,也许并不是我们的激情释放。遥想“5.8”轰炸,当时还在高中的我,激情澎湃的要参加游行,要搞出的动作。对当时政府发出“一心一意谋发展,全心全力搞建设”、“增强综合国力”的回应感到无比气愤,觉得也太懦弱了。时至今日,我自己却也是这样的想法。我们要和抗议者针锋相对,指出他们的荒谬,呼应海外的同胞,保证圣火的传递。当风云附和之中,风往往是疾风骤雨,云也不过是过眼杨云,我们必须将激情导引成我们的扑下身子干事、全心全意发展的绵长动力。远的不说,奥运虽然已在眼前,但毕竟还有4个多月才敢说圆满闭幕,在这一段时间里,各种各样的嘈杂之声一定不绝于耳,难道我们要什么都不做,专门的斗争么?我想,当然不可以。

最后,关于我们的同学。如果说现在全国、全世界涌现除了中国的爱过洪流,那么世界各地的学生一定是这洪流中最精彩的巨浪。欣喜、高兴,发自由衷。然而,我们一定不能失去方向。用一句很俗,但是很经典的话说,西方对我们的“西化”、“分化”、“弱化”从来没有停止过,而激情澎湃的学生,正式最可利用也最容易被利用的资源。现在还好,我们只是骂骂抗议分子,但是,一旦被民意劫持的政 府在这件事情上处理稍有不慎,必然引起轩然大波,估计软弱、卖国一类的字眼会在瞬间潮水般袭来。再往后,如果有人挑拨一下,导向就会大变,问题就会突变。所以,我们一定要理性的看待这件事情。

最后我想说:泱泱的中华大气派,让我们以大国的风范、和谐的理念、包容的心态、坚定的立场,甚至有些潇洒的,对所有的抗议行为报以微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