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世界日报12日社论指出,海南博鳌论坛开幕,胡锦涛与萧万长的会谈亦告登场,在台湾岛内已因“副总统”当选人萧万长率团出席而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绿营的质疑和蓝营的低调,可以看出萧万长此行承受的压力和任务之艰巨。 就北京而言,这也是一个测试和蓝营执政者打交道的场域,当可备供未来两岸接触乃至谈判的参考。


社论表示,是以此次博鳌论坛不仅会涉及两岸或国际间的经贸议题,还有无法回避的两岸“三通”议题,特别是“直航”进度能否如马英九所言,就在今年7月间兑现?此外,台湾政权转移前,台湾当局会否掣肘博鳌论坛,都是不能忽视的。


然而,萧万长在博鳌论坛上或胡萧会能扮演什么角色,起到什么作用?在今年五二O蓝营执政前,所有事关两岸的决策机制,马英九就算启动了,也不可能具有公权力兑现,何况博鳌论坛毕竟仅仅是一个以经贸为主题的论坛,两岸之间的任何互动,或可寄予高度期望,充其量也只能交换意见,表达善意而已。再就两岸当前面临的内外形势而言,马英九也只能多做实事少说空话。


当然,众所瞩目的胡萧会是否可能谈出什么话题,萧万长以台湾“副总统”当选人的资格与会,在接待规格上能有什么礼遇,都是台湾媒体关注、绿色阵营在在介意的所在。话题内容可以预估不可能涉及两岸政治谈判;不过基于一中各表和互不否认对方的原则下,萧万长可能接受的礼遇是一回事;但在称谓上,对岸则将萧定位为民间人士。


社论认为,绿营绕不开“台独”神主牌,非但在现实里走不出去,偏又期待能有政治身分,期待“尊严”。这其实是通过带有“台独”成分的“政治操作”。期待通过自我设定的“仪式”和“身分”,完成政治上的“身分认同”和“自我认同”。这当然是意识形态在作祟,寖而成为一种“自我纠缠”。今天台湾所以在各方面陷入发展困境,和绿营的自我纠缠即具高度关联。


萧万长此行正是突破绿营的“自我纠缠”,是为绿营制造的两岸危机中“脱困”,要从博鳌论坛突破两岸互动停滞不前,甚且出现大倒退的困境中走出来。是以萧万长此行应可定义为“解套”之旅,通过胡萧会的善意互动,回归两岸的九二共识。两岸有了共识,这才可能重建双方的政治信任,进而解除敌意,创造双赢。马英九和萧万长在大选中所以胜出的诉求即在:爱台湾就要拚经济;若要拚经济就要先打开障碍两岸“三通”和“直航”的缠结。准此,绿营与其期待萧万长为“台独”意识或“台湾主体性”创造空间,不若为台湾人民长期以来承受的低迷氛围,以及两岸长期处在紧张情势下的危机感,走出和对岸重新接触的新模式。此一新模式当然要有新思维,落实在操作面,就是要为两岸、为台湾的“自我纠缠”解套。萧万长是否可能完成此一“解套”的任务,才是评估萧万长此行成败的关键所在。


为台湾“解套”当然只是第一步,两岸事务千丝万缕,也非萧万长此行或胡萧会所能解决。是以不论北京或台北甚至华府,都可以寄望这一场胡萧会有一个好的开始。两岸关系如何重建,慢不得但更急不得,萧万长只要能走出这第一步,能为台湾“解套”,从而为两岸“解套”,无论如何都算不虚此行。


社论指出,一个务实的期待,应是马英九访美能否成行的关键,就要看胡萧会能否铺陈出一套两岸三边的对应模式。是以萧万长的任务不能说没有负担,而且是艰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