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清宫医案,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象:清代的格格极少有生儿育女者,并且十之有九得了相思病而死亡——因为她们轻易见不到自己的丈夫——驸马。


清朝皇帝的女儿不叫公主,叫格格。与皇帝的儿子阿哥相比,格格的地位与阿哥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这是封建社会重男轻女思想的反映,皇室也不例外。


翻开清宫医案,披阅清代史书,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象:清代的格格极少有生儿育女者,并且十之有九得了相思病而死亡——因为她们轻易见不到自己的丈夫——驸马。


原来,格格们出生后,一般都由保姆喂乳照料,难得与生母见上一面,自出生至婚配,母女见面次数屈指可数。


尤其甚者,每当格格出嫁,都由皇帝赐给专门府第,驸马只能住在府第外舍,格格不召,驸马不能与公主同床共枕。


但格格召一次驸马要费很大的周折,要花许多银钱贿赂管家婆保姆,才能如愿以偿。如果格格不贿赂保姆,即使格格宣召,保姆必寻找借口多方阻拦,甚至责以耻笑。


作为封建社会的青年女性,格格本来懦弱、羞涩,哪敢为此据理力争,只好听任保姆摆布。由于长期不能与驸马团聚,格格们生儿育女的机会甚少。


据史书记载,道光帝的大格格刚婚配的时候,宣召驸马符珍入宫同居,被保姆拦住,以致一年多时间大格格不能与驸马相见。大格格只好隐忍不言。


一天,大格格进宫拜见皇阿玛——道光帝,含着泪水跪在父皇面前说:“父皇究竟将臣女嫁给哪个人了?”道光惊诧地问道:“难道符珍不是你的夫婿吗?”大格格说:“符珍是什么样子,臣女已嫁给他一年了,还从未见过一面。”


道光问道:“为何不能见面?”


大格格回答说:“保姆不让臣女与符珍见面。”


道光帝气愤地说:“岂有此理!你们夫妻间的事,保姆怎么能管呢,你可以自己做主嘛!”


大格格得了父皇的这句圣旨如获至宝,回到府中立即将保姆训斥一顿,遂自己做主随时召见驸马符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