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粮食局:粮库没粮食本身不能说明问题!

编办 收藏 24 4599
导读: “粮库常态是应该有粮食的,但粮库没粮食本身不能说明问题。”4月14日,国家粮食副局长郄建伟首度就粮库亏空问题表态。 郄建伟还对本报记者表示,国家粮食局刚派出调查组调查安徽当涂粮库问题。此前本报曾对当涂粮库储备不足的问题做过报道。而全国性的粮食库存核实工作也提前进行。 他是在当日举行的一个散粮运输新技术研讨会上做出上述表态的。 除了粮食储备的疑问外,粮食运输成为决策层关注的重点。“从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内,实现全国跨省散粮运输比例达到85%的目标。” 郄建伟


“粮库常态是应该有粮食的,但粮库没粮食本身不能说明问题。”4月14日,国家粮食副局长郄建伟首度就粮库亏空问题表态。



郄建伟还对本报记者表示,国家粮食局刚派出调查组调查安徽当涂粮库问题。此前本报曾对当涂粮库储备不足的问题做过报道。而全国性的粮食库存核实工作也提前进行。



他是在当日举行的一个散粮运输新技术研讨会上做出上述表态的。



除了粮食储备的疑问外,粮食运输成为决策层关注的重点。“从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内,实现全国跨省散粮运输比例达到85%的目标。” 郄建伟介绍。



为从根本上控制粮价,参会专家建议,要将粮食战略和能源战略统合考虑,防止粮食能源化抬头。



释疑粮库之空



4月14日郑州研讨会上,国家粮食局副局长首度公开回应“粮库空了”的说法。“粮库常态是应该有粮食的,但粮库没粮食本身不能说明问题。”



他举例称,如果粮库本来应该有一百斤粮食,但只有五十斤或者没有,那是问题;但如果粮库瞬间没有粮食,卖出去了或者轮换了,有一个运输的周转期,那就应该没粮食。



“都说粮库没粮食好像是多大的问题,这其实不是(问题);如果粮库(在这个时点上)应该有粮食,但它没粮食,这才是问题。”



郄建伟进一步解释了这句看似“绕口令”的话,“因为粮库不可能老有粮食,就是储备也得轮换。比如说三年后十万吨粮食轮换出去或者按规定卖了,都空了,这会刚好有人去看,就断言粮库没粮食,这种说法其实不全面。”


粮食局各级官员此刻受到的压力可谓空前之大。不久前,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一份关于世界粮食形势的报告中说,已经不多的世界粮食库存预计会下降到20多年来的最低点。



在这种世界性的“恐慌”中,“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大胆发言制造了新的“紧张”情绪。他在不久前的“两会”时曾指出,有人向其反映国家粮库存在虚报现象,至少有两个地方粮库是空的。



袁隆平当时表示,由于国家对粮库有补贴,故虚报后可以冒领补贴,空的粮库还可以转作他用,用以谋利,他建议国家对这些粮库好好查一查。



就本报日前报道的安徽当涂县国家直属粮库低于国家储存标准,郄建伟称,获悉此事后,国家粮食局刚刚派出调查组赶往当地调查,“这个是最实际的情况”。



同日国家粮食局下属事业单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介绍,按照国家规定,粮食储存到一定期限后,会进行轮换轮出,即按照一定比例,把储存满期的陈粮卖出,再运进刚收的新粮,补充库存。



而卖多少存多少,国家都会统一下发指标,各中央直属粮库都严格依照规定操作,“毕竟这些粮食的所有权限属于国家,这些粮库只是替国家保管,国家的东西怎么处置,得听国家安排”,据该工作人员几十年粮食工作经验发现,带国字省字头的粮库,一般都能严格遵照执行。



“若不按国家规定执行,该保管的粮食提前卖了,那都是违规违法的。”



该人士也坦言,粮库是否空的前提是要区分所保存粮食的性质,“有的粮库虽然属于国家储备库,但也保管一些商品粮、贸易粮或地方的粮食。这些粮食的用途和处理期限都不同”。



他具体介绍,地方粮食更多是按照地方粮食部门的安排统一调配,商品粮则跟着市场走,随行就市。



4月初,记者就粮价问题采访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贵时,他也曾大胆质疑,袁隆平所指的粮库空是否属实,这都需要一一调查,“就我所走访和了解的情况看,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



当然,李成贵与上述粮食局人士都表示,对于粮库库存也确实需要一一查实,对违规甚至违法行为,应依法处置。



据了解,国家粮食局2008年全国粮食流通监督检查正在进行中,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库存的查实,为了数据准确性,今年还首次将库存检查时点提前至3月末,而此前的若干年,全国粮食库存检查均以8月末为检查时点。


粮食局官方文件给出的解释是,由于8、9月份不仅是主产区夏粮和早稻收购旺季,也是各地储备粮轮换高峰,粮食库存数量变动频繁,不利于真实反映粮食库存情况。此时也是各地库存粮食集中密闭熏蒸的时间,开仓检查不利于科学保粮。



据了解,根据每年的自查抽查,据此得出全国库存数据,“我们现有的库存数据就是温总理4月初提到的1.5亿吨到2亿吨的储备粮,很充裕”。



除了库存数据的疑问,粮食物流也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



“现在,供方不是问题,国家的多项惠农政策使得农民种粮积极性显著提高。最主要的是流通环节的物流问题需要解决,这既包括运输的硬件,也包括管理和协调的软件。”李成贵对本报记者表示。



在14日会议上,与会的几百位粮食行业主管部门及企业纷纷表示,目前粮食行业发展更为迫切的是粮食流通问题。



郄建伟介绍,最近发布的《粮食现代物流发展规划》确定了物流建设目标,即从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内,实现全国跨省散粮运输比例达到85%的目标,把现有的星罗棋布的粮食仓储、中转、加工设施等,连点成线,连线成网。



“国家将主要以企业投资为主,采取多渠道的投资方式,同时对重点项目和重点工程给予适当补助。” 郄建伟表示。



据了解,今年2月,中央投资补助粮食物流项目的管理办法刚刚颁布。



采访中多位与会者也表示,只有把物流搞好,才能更好地解决库存不均的问题。此前,曾有专门调查显示,目前中国13个粮食主产省(区)库存占全国总库存量的70%,而北京等7个主销区的库存占全国总量不到10%;在品种上,表现为大米库存量较低。



“由于粮食生产消费的这种区域不完全对称,使得粮食一旦流动不畅,很容易引起粮价波动,建议销区增加库存。”参与调研的粮食专家建议。



国家粮食局上述事业单位内部人士也表示,粮食系统目前诸多措施,就着重在解决好粮食的物流问题。



14日召开的这次粮食系统会议,仅散粮运输技术就将召开若干场次讨论会,并在郑州实地参观散粮运输车。



国家粮食局粮食流通与科技发展司司长何毅还介绍,目前国家已经连续2年安排中央补助投资3亿元,支持粮食运输六大通道的60个重点项目。



“目前在六大通道建设中,进度较快的省区有:华东流入通道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华南流入通道广东;长江中下游通道江苏、湖北、湖南、四川,黄淮海流出通道河南、山东。东北流出通道辽宁等。”何毅称。



而正在建设中的代表性项目包括:上海外高桥粮食仓储物流中心、南京粮食物流中心、江苏靖江粮食物流中心、肇庆市粮食物流中心等,“这些工程更多的资金来源于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筹集。”一位与会者介绍。



今年也有望在列车运粮上有所创新。国家粮食局粮食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吴子丹表示,河南天冠集团拟于今年开通东北至河南的散粮班列。



而东北流出通道设施建设仍然进度滞后。何毅介绍,包括黑龙江、吉林、京津流入通道的北京、河北、山西等地有待加强,究其原因,何毅称“一些省区粮食行政管理部门的协调指导作用发挥不够”。



据了解,在东北已经有畅通的粮食物流渠道,但由于区域协调、交通协调等各种原因,粮车“入关”一直是障碍,导致东北出现卖米难。



而据来自地方的代表介绍,目前还存在地方物流规划与国家规划不协调,地方粮食规划与其他规划不相协调的状况,并求助何毅如何解决。



“地方与中央不一致,当然地方要服从中央的粮食规划;至于地方规划之间的矛盾,需要部门间加强协调。”何毅如是答复。



会上还有企业代表提议,考虑将运粮车像蔬菜一样,列入国家的绿色运输通道。



此外,会上多位代表坦言,中国遇到了一些和国际上类同的问题,那就是粮食能源化抬头。



“虽然国家出台禁止用玉米进行燃料乙醇加工,但实际上在现实中一些地方的使用仍在抬头,仍是禁止不了的。”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副总裁、总经济师肖永成称。



他坦言,这需要国家有更严格的措施,并将粮食战略和能源战略统合考虑。



肖还指出,鉴于我们对粮食等农产品价格反应的滞后性,很多政策都带有应急性和滞后性,“建议国务院、农业部门或者粮食局出台粮食政策变化时不能太频繁,要注意系统性和稳定性”。(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申剑丽)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