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契约:一个中国退役特种兵的真实经历(七)

wqa5200 收藏 8 982
导读:在医院半年多,我已经可以慢慢的行走了,用不着在做药物治疗了,我出院了,连长亲自来接我,我又回到了熟悉的驻地,战友看我回来特地开了个联欢会欢迎我,不过,我现在不能训练,也不能出任务了,甚至拿枪手都会抖,我就分到了炊事班打打下手,每天种种菜,喂喂猪,逗马达玩,虽然很闲,但是我很不舒服,每天看战友训练就会想起以前,战友也从来不说我以前怎么样怎么样,怕我伤心,给我的感觉是:战友都在照顾我,我已经轮为受照顾的对象. 我就这样无所事事的等待退伍,连长来找我谈过话,问我继续在部队还是回地方,我想了很久,问:连长,

在医院半年多,我已经可以慢慢的行走了,用不着在做药物治疗了,我出院了,连长亲自来接我,我又回到了熟悉的驻地,战友看我回来特地开了个联欢会欢迎我,不过,我现在不能训练,也不能出任务了,甚至拿枪手都会抖,我就分到了炊事班打打下手,每天种种菜,喂喂猪,逗马达玩,虽然很闲,但是我很不舒服,每天看战友训练就会想起以前,战友也从来不说我以前怎么样怎么样,怕我伤心,给我的感觉是:战友都在照顾我,我已经轮为受照顾的对象.


我就这样无所事事的等待退伍,连长来找我谈过话,问我继续在部队还是回地方,我想了很久,问:连长,如果是你,你呢?连长说:猎鹰,说句很难听的话,你已经不是以前的猎鹰了,部队不再需要你,虽然你可以提干,但是,部队干部很难做的,你看我,20多年了,还在这里带兵,我希望我的兵都有好日子过.我说:连长,我知道了,我回地方.


还有2个月不到我就要退伍了,我忽然觉得日子太短,我真希望日子长点,再长点,时间停滞下来,每天我都贪婪的看着驻地的一草一木,看曾经熟悉的大山营房战友. 有一天,我正在炊事班择菜,一个战友跑过来,兴奋的说:快点,快点,你NND,车来接你了,快点去连部.我到连部,在外面看到一辆挂着军区牌子的帕杰罗,走进连部,我看到小颖,她把人都叫出去了,就剩我和她,她说:收拾东西跟我走,我爸爸调到北京去了,我也去,我跟我爸说了,带你走.我说:我只是个士兵,她说:你可以提干,我爸爸会照顾你,你跟我走.我说:对不起,我不能走,我不需要别人的照顾,她的眼泪流下来,哭着说:你要我怎么对你,你要我怎么对你!!你说啊,我能做的都做了,你给我留点尊严好不好.我说:对不起,下辈子我再还你,加倍的还你.她哭得很伤心,走到门口边,对我说:XXX,我会恨你一辈子!!我说了或许是今生最伤人的一句话:有人恨着我总比没人记得我强得多.帕杰罗带着伤心的小颖走了,战友们都说我住院住出毛病了,连长比我还着急,马上叫个战友备车让我去追,我说:连长,不用了,我不会去的,连长说:这是命令,你这王八蛋,这关乎你一辈子的事情,我命令你去追,把她给我追回来!!我第一次违抗命令,说:就因为关乎我一辈子我才不去追,我有自己的想法.连长摇摇头,算了.


退伍的那天还是来了,我们被送到军区,军区安排我们洗澡,给我们全部换了衣服,行李都经过检查,任何不能带的东西一律没收,就这样,我揣着退伍证书和个3级伤残证明回到了南宁,到民政局办完手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我总算明白了部队和地方的最大不同:地方的效率总是那么底,办事的人总是那么黑着脸.然后,等待分配,民政部门打着官腔说:哎呀,地方有地方的困难,今年的退伍兵那么多,不好安排啊,你希望到什么部门?我说:我是特种兵,希望到警察部门工作.他用怪怪的眼神看我:你有关系么??我说:没有,希望你们安排.他说:好吧,你等消息吧,我出门前,习惯的敬了个礼,出门的时候,我听到他低声的说:7嘿~!


等了两个月,我明白在这个社会没关系是不行的,而我已经跟这个社会脱节了!看着些同学花天酒地,嘴里经常谈着泡妞,喝酒,蹦迪,捞外水的事情,我一句都插不上,别人也用怪怪的眼神来看我,好象我从外星球回来的.


我的姑姑是个药厂职工,她看到我无所事事,说:你做药品生意吧,这个社会,有钱就好办,你的退伍费总有花完的一天,于是我就听了姑姑的话,做药品生意,七拐八弯的我认识了一个药商,自己代理了品种来做,他跟我说有个好品种可以做,但是现在他没资金代理,我出钱代理下来,赚了钱平分,我很单纯,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就答应下来了,姑姑让我小心点,看清楚人再做,我想,反正他家我也去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将几乎所有的退伍费都交给了他全权打理,他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搞定.


事实证明我太单纯了,7万多块钱跟着他一起人间蒸发了,到他家里,家里人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第一次生意就这样惨痛失败,直到现在也没找到他人.


我又轮为了赤贫,身上已经不剩钱了,找工作,人家问我什么专业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去保安公司应聘,人家用怀疑的眼神打量我:就你??去去去,吹牛也看看地方,你也做过特种兵!!瘦不拉叽,风吹就倒了.我给证明给他看,他说:不看不看,现在满街都是办证的,你要办也办个吹的过去的,什么鸟侦察兵退役!!找同学帮忙,他们都以种种理由推脱,要不就一口答应然后石沉大海.是啊,现在谁会相信我曾经是特种兵??!!骨折过后,我的身体大不如前,体重只剩下100来斤,人已经瘦成不象人样,肌肉也萎缩了,重点的东西提着走几步就气喘吁吁!


我徘徊在这个生我养我的城市,现在它是那么陌生,我是那么格格不入,我和父亲关系不好,他把我赶出家门,说我丢家族的脸,爷爷奶奶最疼我,经常偷偷的塞点钱给我,我很难受,我竟然要接济度日.我的信心完全崩溃了,我觉得我没脸见人,凝找找过我几次,但我都拒绝跟她见面,我很害怕,一次去游泳的时候竟然被游泳池水淹没,现在我看到水就会不由自主的害怕!!我已经是个行尸走肉,苟延残喘的人了!!??


03年的一天,我在寒风刺骨的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忽然看到了个眼熟的人,是枚,我叫她,她看到我还认不出来,半天她说:你有点眼熟,你是??我说:我是XXX啊,上次骗你一顿的那个,她忽然想了起来,说:你退伍了??怎么都没来找过我?我说:退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找你,那么久了.她见到我很高兴,要请我吃饭,我想,反正现在我也是混饭吃,能混一顿是一顿,吃饭的时候,她问我现在做什么?我说了我的情况,她沉默了,然后说:你不是做过药么,我们公司现在招人,你要是觉得不委屈的话,来做个代表怎么样?我说:好啊,不过我什么都不懂,她说:不要紧,你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明天我跟经理说一声,你等我消息.我想:估计又是石沉大海了,我说:你们经理不会看上我的,她说:我现在也是经理,他会给我这个面子的,我忽然看到了希望.


在焦躁中等待了两天,玫给我个好消息,让我去公司见个面,经理姓王,很好说的一个人,我说我刚退伍回来,什么都不懂,他说:我最欣赏军人的风度,不懂不要紧,你要不觉得屈就的话就这么定了.于是我来到这间药品公司,做个小小的代表,每个月领600多块钱,虽然辛苦但很充实,我努力的学习,提高得很快,我运用军事理论给经理出过几次营销计划,打败了几次竞争对手的进攻,王经理对我也越来越器重,03年的5月份,王经理力排众议,让我做了个分区经理,负责梧州地区的销售.


虽然我觉得销售跟军事区别不大,只不过有没有硝烟而已,但是我怎么也学不会应酬,王经理说我很多次我都无法适应,饭桌,迪吧是我最怕的地方,有一次我竟然在迪吧里睡着了!!!不过,销售我却总能提前完成任务,王经理对我的短处也就不在说什么.


我从一个士兵还原成了个普通的人,跟别人一样,上班,下班,不同的是,我的生活很简单,不去泡妞,不去迪吧,甚至不怎么爱动,娱乐就是踢踢足球,上上网,朋友都说我是不是有毛病,我不知道,我有我的原则,我要找个我爱的人,可是凝却总是若即若离,跟我保持着距离.也有女孩看上我,可是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拿她们跟凝比,她们跟我交往了一段时间后评价我是个很好的人,似乎总没脾气,有点她们说不出的怪怪的气质,人细心体贴,工作认真努力,看问题透彻,绝对是个做老公的好料,不过,却没人愿意嫁给我,我很想不通,我还是很难跟上社会的脚步! 我还带着狙击手特有的气质,安静,总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问题,总是将问题分析透彻,总是注意情报侦察.


我就在这间公司做了个区域经理,虽然收入并不是很高,每个月1000多块也够我用的了,我没什么存款,因此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显得很渺小,曾经也谈过一个女朋友,没多久我就实现了我的诺言:只有你甩了我,我绝对不会甩了你,她跟一个更有钱,更帅的纨扈子弟跑了,我就重新轮为单身,凝也依旧单身,虽然她也谈过几次,但是总是失败,我和她就这样互相躲避着,她说我胆小,而我,总是在她面不会说话.


今年的4月,我的爷爷去世了,爷爷是个老兵,参加过国民党军队,打过日本,解放后是新中国第一代海军,打过海战,虽然爷爷是个副师级干部,但是日子依然清贫,留给后人的只有一套房子,他说过,我是家族的骄傲,他希望活着看我结婚.但是我让他失望了,在老人最后弥留的几天,玫来做我的女朋友,爷爷很高兴,虽然他已经说不出话,但是他很高兴的看着我,非常感谢玫,她真的是我的幸运女神,玫已经订婚了,他的未婚夫跟我关系很好,玫来扮我女朋友经过他的同意,23号,爷爷走了!


开追悼会的时候,家族都来了人,还有我爷爷生前战友的后人,我爷爷是他们战友中最后一个走的,享年96岁,有一副挽联是这么写的: 一门忠烈,两袖清风! 我跪在爷爷的灵前,看着这副挽联,是啊,我们家族里,舅公参加了抗美援朝,腿骨里现在还有弹片没取出来,走路一拐一拐的,因为文革的资料丢失,舅公现在沦落到在街边摆算命摊艰难度日,我的父亲,三叔和小叔都参加了对越反击,父亲是炮兵,在一次行军中敌人的子弹就打在炮车边,离我父亲只有几厘米,差点没能见到我,父亲退下来后因为脾气问题,被分到一个半死不活的厂里,现在退休,经常领不到退休金,三叔在攻一个山头的时候左肩膀中弹,天一潮湿就痛,现在自己开小货车送货养活一家4口,小叔前两年才结婚,在客运段做列车员,每个月领1000多块,现在还要养个女儿!这就是我们一家人,曾经为共和国浴血过的一家人,现在,大家都已经是普通人,曾经的辉煌已经淹没在记忆和历史中.生活不易,大家都坚强的活着.


送走爷爷,我向单位请了假,我很想我的连队,我想回去看看,虽然部队有规定,我们不能回去,但是我遏止不住,我又来到了曾经熟悉的地方,那个小镇已经跟原来大不一样,原来坑坑洼洼的小路变成了水泥路,我请了辆车,车送我到驻地外的山口上就不去了,这里立着牌子:军事禁区,我下车走路进去,山还是那山,我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走了没多远,我被巡山的巡逻看到了,我朝他们走去,他们喝住我:干什么的,这里是禁区,不能进来,你不知道么??我说:战友,我以前在这里服役,我想来看看,他们就把我带到了驻地,远远的,我看到马达,我高呼着:马达,马达~~马达听到了,转头看到我,兴奋的朝我跑来,狗对我有特别的亲近感,马达不断的舔我,爬我,巡逻的士兵惊讶的看着,按规定,我是不能进入驻地的,我站在外边,马连出来了,一看到我就叫我:猎鹰~你回来了?然后介绍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猎鹰,以前部队最好的狙击手,把特勤大队当猴一样耍,创造的狙击记录现在部队都没人打破.那些小战友仰慕的看着我,连长说:按规定,你不能回来,我可以把你抓起来,说你偷看秘密营地!我说:我知道,可我就是想,我想这个地方!连长带我上山坡,说:看吧,以后你也没机会看了,我也准备退了,马达跟着我们,兴奋的摇尾巴.

连长跟我说部队的情况,他说,原来的指导员调了,好象升了个什么官,现在的兵不好带啊,都是关系兵,不象你们以前那么听话,营地也变了很多,都装上宽带了,兵没事就疯玩CS,现在的兵跟你们以前差远了,连队现在已经很久不出任务了,原来的境外打击毒品被证明是失败的等等....问我退伍的情况,问我结婚没有,说我那时侯不把握机会进北京,我们就这样聊着,直到晚上,晚上,连长派车送我,对我说:猎鹰,你是最优秀的,放到哪都是,好好的活下去,你是在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没什么事情能难倒你!我点点头,和他拥抱在一起,眼泪就流了下来,连长也流泪了,但是他还大声说:哭什么??!!你是特种兵,最优秀的丛林侦察兵,哭什么,我第一次拥抱连长,也是最后一次,直到现在,我再也没见过他.其他的战友,都散了,我们是特殊的部队,退伍后,部队不允许互相留下联系方式.


我回到了南宁,继续着自己的生活,8月1号建军节,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北京打来的,她问我:你还记得我是谁么?我说:听声音很熟悉,我不知道是谁,她说:你病的时候,谁照顾你几个月,是小颖,我很惊讶,问她怎么找到我的电话的,她说:你在预备役里留有档案,要查你还不简单,她说她准备在今年10.1结婚,未婚夫是个少校,军校的高才生,很有前途的军官,我祝贺她,大家聊了很久,讲我们以前怎么认识的,我们的经历,桃子也转到地方了,听说是个什么部门的科长了,很吃的开,我们就这样聊着,一直聊了3个多小时,最后,小颖问我: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你会娶我么??我说:会!她幽怨的说:只有今生,真有来世么?我告诉他山鹰跟我说的故事,下辈子,我一定会加倍的还你,我说,我问她:你说你恨我一辈子,是真的吗?她说:我是想恨,可是我恨不起来,你是我心头永远的痛,我说:小颖,你又何尝不是我心头的痛........小颖说将来她不会再跟我联系了,她要恨够我一辈子,然后,下辈子她要加倍要我还........


跟她通过电话,我忽然很想很想把我的故事写出来,让很多人知道,以前朋友同学问我,我总是避重就轻,现在,我很想写出来,这就是我,一个曾经的特种兵的故事.我知道,我的故事终将会淹没在众多的帖子里,或许今后再也找不到,它是留在我的,我的战友和小颖,凝许许多多和我有联系的人的记忆里,我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虽然我不习惯这个社会,不了解这个社会的潜规则,但是我,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我是个意志坚强的人!这是部队给我打下的一生不灭的烙印!!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将来,我会有自己心爱的妻子,乖巧的孩子,我将把我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我希望,这天能很快的到来!!!


全文完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