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三部 天下乱局 第五十九章 我的幸福(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这样的幸福能够在全体国民中实现吗?这件事太大,我没有把握一定实现,但我认为,只要向这个方向努力了,尽了我的所能,也就无愧于我自己这一生了。

“毛头!”听到熟悉的声音,我知道一定是我老妈来了,我循声看去,果然看到老妈,正掂着脚一路小跑过来。我妈三天不见我就觉得心发慌,现在已是好几个月没见到了,怎么不想得慌?


“妈,你慢点,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也不怕摔倒!”


“日盼月盼总算把我家毛头,盼回来了!”妈妈上来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接着又说:“没见胖也没见瘦,还是老样子,很好!很好!快回去吧,现在家里可不比从前了,用你的工资盖了间大别墅,快回去看看新房吧!”


我没算过我的工资到底有多少,但我身兼多个要职,按照高薪养廉政策,我的工资想必不少吧。特别是我手中的龙居公司股票,其收益也会不少。二者相加,我也算是一个富翁了。我还没结婚,手中拿着钱也没有用,于是全交到老妈那,以前我家住的还是老爸单位分的福利房,仅三十多点平方,家里挤得不像样。老妈用那些钱盖间大别墅想必也在情理之中了。只是不知盖成什么样,但愿不要太奢侈,要是那样的话,上行下效,对社会风气影响不好。不过当我看到鬃发皆白的老妈,想到她以前为送我读大学,应付那高额的学费,吃尽了苦头,也就收起了不可奢侈的想法。算了,不管怎样,只要老妈开心,怎么盖都可以。我可不会做那种,为了表明自己高尚而假腥腥的指责为自辛劳一生的老爸老妈的奢侈。


我环顾了一下跟随我而来的众人,他们怎么不各自回家去?奇怪道:“各位!欢迎你们来我家吃顿便饭!”


没想到我的话,惹来他们一阵哄堂大笑,我逾发的奇了。国清解释道:“我们可不是要去你家吃便饭,主席你还不知道吧,自从大家发了财之后,听说龙居寺那块地,风水好于是在那盖了别墅群,现在大家都搬到那儿住了。你家在那,我们的家都在那!大家同路啊!”


“哦!有别墅的不会只有我们这些人吧,矿里其他人呢?”


“您放心,矿里二千多户,如今都是富翁了,那怕家里只有一个人的鳏寡孤独现在都有别野了,只不过不在龙居寺那,由于那的地方太小,大家的房子不可能都盖在那儿去!在后世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住进别墅啊,大家都说托你的福,带我们来到了清朝,才有了这么巨大的变化。”


“是啊!是啊!”


“我们这些教书匠虽背着一个校长的称号,但实际上我们工资少得可怜,没有什么钱改善自己的生活。那些在校老师那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都是穷教书匠,女教师还好点,要是男教师找个老婆都很困难……”


“我们这些当兵的还不一样,国家表面上说要重视国防,我们空军,当时在各兵种中待遇也算是好的了,但实质上国家给的福利待遇都进了上面人的腰包,最终落到我们空军人员手中的经费一减再减,装备得不到更新,上天训练飞行的次数也少得可怜……”


“好了,好了,在后世的事半点由不得我们,也就算了。现在我们既然来到了这里,一切都由我们自己作主,能不能将我们的中国建成人间天堂,也就全由我们自己的努力了!不过我丑话说到前头,我们在后世我们都是受过官僚的苦的人,对于越来越大,越来越贪的官僚队伍,我们都恨之入骨。要是我们中要是有人堕落了,也成了贪官中的一员,那么可就别怪我处罚得太严厉!”


“其实只要自己的合法收入能够达到富翁水平,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去贪呢?”黄校长解释说:“如今我们都算是不大不小的富翁了,那还会有人去做那种丢脸的事?”


“那可不一定!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贪官这种现象在任何国家都有,人不会仅仅因为富了,就不贪了!杜绝贪官的最好办法,还是在于监督,这种监督不是高层的监督而是来自强大的民间力量的监督。只有民间力量强大了,才能进行最有效的监督。民间力量越强,对官员的监督效果越显著。


那种从官僚队伍中分离出来的‘公检法’只会形成‘官官相护’似的近亲监督怪胎。不但不能有效的控制贪官的数量和贪污的金额,反而会制造出越来越膨胀臃肿的官僚队伍,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将患上社会癌症,最终不治而亡。


治贪如中医治病,最好的办法不是借助外来力量的抗生素,去杀死病毒,而是像中医那样,通过增强受病毒损害的人的机体的免疫能力,从而达到治病的目的。这样既使下次病毒再来,由于人体抵抗力加增了,病毒也难以损害人体。像西医那样,用抗生素,虽快速见效,但滥用抗生素在杀死病毒的同时也损害了人体,降低了人体的抵抗能力。同时病毒也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会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抗生素用得越多病毒的抗药性就越强。病毒对抗生素的抗药性加强,这将使得药效变差。病毒抗药性越强,所使用的抗生素也就需要得越多,对人的损害也就越大,如此恶性循环下去,总有一天将不治。


治贪的方法也是如此,如果我们仅依靠政府的力量加强打击力度,这如同使用抗生素一样,开始时见效快,成绩卓著。但贪官也是我们队伍中的一员,他们也会观察思考,他们也会从反贪的事例中学习,从而加强自己的抗药性。越是大奸大恶之人,就越是大智慧的人,学习抗反贪经验也就越快,甚至出现‘魔比道’长得更快的怪现象!等这样的巨贪多了,我们一手创造的社会也就完了,那时我们的政府就像现在的清朝一样被打倒在地。就像人得癌症那样不治而亡!


那么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从而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呢?想了很久,总算从我们的老祖先的阴阳学说中找到了灵感。


其实贪官有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那就是贪官的对立面——人民群众。贪官的钱从何而来,还不是从百姓那巧取豪夺而来的?鞋合不合脚,脚知道;官吏贪不贪,最清楚的就是百姓了。人不可能在自己利益受到侵害的情况下,自己还不知道吧。人民群众就是肌体,贪官就是病毒,要想根治这病毒,其根本还是在于增强肌体的抗药性,增加人民的反贪意识和反贪力量。


一家一户的反贪是没有用的,既使是一个强大的反贪团体,当其面对更大庞大的官僚队伍时,也会显得力量单薄。唯有所有的人民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政党才有效的抵抗整个贪官队伍以及其背后的盘根错节的庞大关系网的能力。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富强党作为执政党,光这一个党是不行的,这如同阴阳理论中,只有阳一级,而没有阴一极,所谓孤阳不长,长此以往是不行的,我们必须再培育阴一极的政党,这个党派要由社会底层的工人和农民组成。他们是执政党的天生对立面,他们既是执政党良好政策的受益者,又是恶劣统治的受害者。这个阴极党的强弱就像晴雨表一样,能够直接反映出我们执政党的施政纲领的好坏。如此,只要我们积极扶持,积极听取阴一极的政党的意见,这个阴极党就能有效的保持我们身体的健康。我们的国家也就能够从盛极必衰的历史怪圈中走出来。


套用马克思的矛盾论,这阴阳两党就是一对矛盾,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对立统一的。所谓对立就是,阴极党可以监督我们,同样我们的阳极党也能够有效的监督他们。毕竟人们要发现别人头上的癞子,比发现自己的头上的癞子要容易得多。所谓统一,就是这两党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中国的长治久安,人们生活幸福。”


随行的人,静静的听我说完,被我的话深深吸引,一时间忘了一切。良久,他们才大悟,一齐鼓起掌来。


我挥挥手,道:“不好意思耽误你们回家吃饭了!”


“主席您说那的话,听到如此精彩的话,既使十顿不吃又何防!”大校校长王校长回答说。


廉政政校的李校长皱着眉头想了很久,然后疑问道:“这个阴极党叫什么名字?”


“既然这个党代表的是底层的农民和工人,我想叫其为农工党,或平民党比较合适。”


“看一个党派的强弱,取决于她所处的经济地位如何,这个农工党的基础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与富强党想比,处于永远的弱势地位。况且这个农工党还是我们的富强党一手扶持起来的,和我们有着天生的依附关系,这样的话其实力会不会太弱?以至于不能很好的完成监督的任务。还有,要是有朝一日富强党被大贪官群体所把持了,而农工党又没有足够的力量制衡,会不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有朝一日,农工党被富强党一个行政命令就给撤党了?”


我低头想了很久,觉得李校长讲的完全有可能。缓缓道:“为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唯有加强这个农工党的实力。当然,充许在这个社会占强势地位的资本家、官员和大富翁加进去是不行的,这样的话,那些加进去的人会取得农工党的领导权,从而把农工党变成另一个富强党,那岂不变成了代表同一阶层利益的美国式的两党制?这与我们设立的农工党的初衷背道而驶。农工党由于其天生的弱势地位必需加强!如何加强呢?关键在于其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如何,只要百姓认可他,就如同认可富强党一样,那么其势虽弱,但也会有足够的自保的能力。只要农工党不至于瓦解,那么它在前进路上遇到的偶尔的挫折,只会是其螺旋形上升道路上的波折,不会对国家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为了有效的发挥其监督功能,李校长你想想看能不能将国家的反贪部交给其管理,并且每年从国家预算中拔出一笔钱来,作为农工党的经费和反贪经费。”


“主席你提倡的这种办法,从没有任何国家实行过。但我想,只要在理论上行得通,我们就可以摸着石头过河,试试看。不过关于预算,我建议要分成二笔,一笔给农工党,一笔直接交给反贪部这样也好专款专用,不会出现反贪经费,被农工党占用的事来。”


“如果分成二笔,那么会不会出现富强党借国家预算的增减来打压农工党呢?还有,农工党如果不能通过经费来控制反贪部,那么会不会出现反贪部不理会农工党的事发生?甚至出现反贪部投奔富强党的事发生?


还有,损害国家的肌体健康的方式有多种,贪污受贿只是其中最有害的一种。除此之处,公务员办事态度恶劣,野蛮执法;不作为,天天混日子;瞎指挥,胡决策也会给国家带来灾难。这些又该如何解决呢?”


“至于第一个问题,可不可以定死预算与GDP的关系,来限制富强党借经费来打压农工党?不过一个定死的比例容易造成行政的僵化,必须还有一种可以调节比例的方法,这个调整比例的事,我们可以交与全国人大去决定。第二个问题,我看是很有可能出现的,如果出现这种状况,那么农工党与反贪部实质上就成了二个独立的部们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将极大的削弱农工党的实力。这样的事我们绝不能充许其发生,还是按你的意见吧,一笔经费下去,不分开。不过这样的话,问题又回到了老路,会不会发生农工党占用反贪部的经费的事呢?主席你说的第三个问题,也是很严重的,反贪部是不可能做到有效监督官员的失职以及行政态度的好坏的。农工党也不行,因为老百姓在这方面也缺乏有力的证据,那剩下的就只能是富强党和政府去解决了。政府要对下级官吏进行有效的考核,富强党要对官吏进行有效的监督。”


“关于经费会不会被农工党占用的事,我想农工党的生命在于吊民伐罪,如果他所管理的反贪部不能有效的发挥作用,那么百姓就会对农工党不满意。农工党一旦失去了百姓的支持,也就离死亡不远了,农工党领导人不至于那么笨,自己把自己带上绝路吧。”


“呵呵,主席说得有理!”


“俱体怎样,我也不知道,这一切都要试着走走看才知道。”


我们边走边说着,老妈突然招乎我:“毛头,我们到家了!”


我抬头看去,感觉有点儿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