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新乔治亚岛登陆战


美军在占领拉塞尔群岛之后,为下一步夺取新乔治亚岛,不断组织对日军机场、港口的空袭和补给运输线的攻击及布雷,在这些行动中,美军发现日军在伦多瓦岛的防御相当薄弱,而伦多瓦岛北面距离新乔治亚岛西南仅九千米,如果在伦多瓦岛上建立火炮阵地,所发射的炮火不仅可以非常有效地掩护登陆作战,而且远程炮火甚至可以打到蒙达机场,对于即将在新乔治亚岛的登陆作用很大,因此哈尔西决定首先攻占伦多瓦岛,并责成第三两栖作战部队司令特纳少将具体指挥。


岛上日军仅有陆军第二二九步兵联队的第七中队约150人和海军守备分队约140人,总共不超过300人。美军投入第三两栖部队的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部队共约6000人,由31艘登陆舰艇、8艘驱逐舰、24艘鱼雷艇和5艘辅助船只组成登陆编队,另有梅里尔海军少将指挥的3艘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将在登陆发起前炮击肖特兰岛,牵制吸引日军注意,并担当海上警戒,美军还出动布雷舰在伦多瓦岛以东海域布设雷区,以阻止日军可能的增援。


就在哈尔西抓紧进行战役准备时,盟军设在布干维尔岛上由澳大利亚陆军上尉唐纳德·肯尼迪指挥的海岸监视哨报告日军正在加紧向新乔治亚岛运送部队和物资,而且还在蒙达角以西约七千米处加紧修建机场,一旦这个新机场建成,将严重威胁美军即将开始的登陆作战,鉴于这些情况,哈尔西决定提前发起进攻。


6月29日,美军登陆编队从瓜岛出发。当日深夜登陆编队驶入伦多瓦岛和新乔治亚岛之间的布兰奇水道,次日凌晨,美军派出快速运输船和扫雷艇各1艘运载第一六九步兵团的两个连在布兰奇水道中的两个珊瑚礁登陆,以控制水道。日出后,美军第一七二步兵团开始换乘登陆艇,向伦多瓦岛发起冲击。日军部署在蒙达角的岸炮部队最初以为美军是要进攻蒙达机场,准备等美军编队再靠近一些后才开火,直到美军换乘完毕并开始冲击,才搞清美军企图,这时才匆忙开始射击,美军驱逐舰立即开火,压制日军岸炮,掩护登陆部队向海岸冲击。“格温”号驱逐舰在炮战中后甲板中弹,机舱受损,只好后撤至运输船停泊区,但美军其他驱逐舰很快将日军炮火压制下去,步兵第一七二团在舰炮有力支援下,顺利登陆,由于伦多瓦岛上的日军兵力单薄,又没有火炮,根本不是登陆美军的对手,大部很快被歼,伦多瓦岛也随即被美军占领。


考虑到伦多瓦岛距离日军布干维尔岛机场只不过二十分钟的飞机航程,美军预计登陆开始后不久就会遭到空袭,所以特意从瓜岛派来战斗机进行空中掩护,但出乎意料的是日军却没有出动飞机,原来日军已将布干维尔岛上的飞机全数撤往拉包尔,所以直到中午前后,才有27架飞机前来,但遭到美军飞机拦截,大多被击落,没有给登陆部队造成损失。


15时许,美军登陆编队将所有物资卸载完毕,便在16架战斗机的掩护下起锚返航。半小时后,日军25架鱼雷机和24架战斗机向编队发动攻击,美军战斗机全力拦截,但还是有多架日机突破拦截对编队进行了攻击,特纳的旗舰“麦考利”号运输船被击中,机舱和货舱进水,失去机动能力,特纳和指挥部人员转移到“法伦荷尔特”号驱逐舰,“麦考利”的船员大部分被接到“利布拉”号运输船上,并由“利布拉”号拖带继续航行,日军损失17架飞机。


17时,日军8架飞机再次来袭,被击落4架,没有取得战果。


天黑后,美军鱼雷艇部队将“麦考利”号误为日舰,将其击沉。


日军意识到伦多瓦岛对于新乔治亚岛防御的重要性,多次从拉包尔出动飞机对岛上进行空袭,并派“夕张”号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对岛上美军阵地进行炮击,但美军仍按照计划于7月1日建立起火炮阵地,并开始对蒙达机场实施炮击。


7月2日,伦多瓦岛上的美军开始进攻,相继占领了蒙达角以东的罗维亚纳珊瑚礁和蒙达角东南的安巴安巴珊瑚礁,并在蒙达角东部的赞纳纳地区登陆。


7月3日,哈尔西命令安斯沃斯指挥3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掩护7艘快速运输船运载着2600名地面部队在蒙达以北的赖斯湾登陆,安斯沃斯编队于4日午夜驶抵赖斯湾,经过舰炮火力准备,登陆部队便乘着夜色开始冲击,天亮后登陆部队就已全部上岸。


鉴于美军连续在蒙达地区实施登陆,并对蒙达机场形成夹击之势,新乔治亚岛守军急需支援,拉包尔的日军陆海军最高指挥官第八方面军司令今村均陆军大将和东南舰队司令草鹿任一中将经过协商,决定从布干维尔岛等地抽调4000名陆军,由海军用驱逐舰分批送到科隆班加拉岛,然后再用小型舟艇转运至蒙达。


7月4日晚18时40分,金冈国三海军大佐率领“长月”号、“皋月”号、“新月”号和“夕风”号驱逐舰运载1300多名陆军和15艘摩托艇从布因启航,经希瓦泽尔岛、科隆班加拉岛东岸于5日凌晨驶入库拉湾,不久即发现左侧约万米距离之外有炮火闪光,这是美军安斯沃斯编队正在进行对岸火力准备,日军见美军编队占有较大优势,不敢展开对战,便乘夜暗接近至6000米距离实施鱼雷偷袭,“长月”号发射六条鱼雷,“新月”号和“夕风”各发射四条鱼雷,然后立即掉头返航,于5日8时许安全回到布因。


美舰雷达刚发现西北方向出现可疑目标,日舰发射的鱼雷就已经悄然临头了!“斯特朗”号驱逐舰被击中一条鱼雷,机舱进水,舰体右倾,迅即失去航行能力,仅半小时后就沉入海中。安斯沃斯派出了2艘驱逐舰前来救援,遭到日军岸炮的射击,这2艘驱逐舰随即兵分两路,1艘压制日军岸炮掩护救援,1艘靠近“斯特朗”号接下214名舰员。安斯沃斯编队仍按照原定计划为登陆部队提供了舰炮火力准备,并炮击了附近的巴洛科和韦拉两地的日军阵地,随后经新乔治亚海峡返回图拉吉港。


尽管日军增援编队实施的鱼雷偷袭得手,击沉美军1艘驱逐舰,但运送增援部队的任务却没有完成。而美军7月5日凌晨在赖斯湾登陆,蒙达机场的局势进一步恶化,迫切需要增援,因此日军于5日上午再次组织增援编队前送援军,第三驱逐舰战队司令秋山辉男海军少将亲自指挥10艘驱逐舰运送2400名陆军和180吨补给品。于5日中午从布因出发,在肖特兰岛稍事停留,19时30分从肖特兰岛出发。增援编队分为三部分:第一运输队由“望月”号、“三日月”号和“滨风”号3艘驱逐舰组成;第二运输队由“天雾”号、“初雪”号、“长月”号和“皋月”号4艘驱逐舰组成;掩护队由“新月”号、“凉风”号和“谷风”号3艘驱逐舰组成,其中“长月”号、“皋月”号和“新月”号刚结束4日的运输,当天下午从布因驶往肖特兰岛加入此次增援编队。


日军的增援编队刚一出海,就被盟军的海岸监视哨发现,根据海岸监视哨的报告,哈尔西立即命令刚返回图拉吉港的安斯沃斯编队再次出海截击。安斯沃斯指挥3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起锚出航,编队以29节的高速通过新乔治亚海峡,驶往库拉湾。


日军增援编队于5日24时许驶入库拉湾,秋山命令第一运输队的3艘驱逐舰继续前进直驶岸边卸载人员物资,第二运输船和掩护队则在库拉湾口展开担负警戒。6日1时45分,秋山又命第二运输队驶往岸边卸载,而自己率领掩护队继续在库拉湾口进行警戒。


1时许,美军编队也驶入库拉湾,并完成战斗准备,航速降至25节,搜索前进。1时40分美军凭借雷达发现日军掩护队,安斯沃斯便率领编队转向西北,以抢占有利阵位准备战斗。


1时48分,日军掩护队发现右前方出现可疑目标,秋山判断是美军编队,随即率掩护队将航速增至30节,并命令刚与掩护队分开的第二掩护队掉头向掩护队靠拢,准备集中兵力进行海战。


1时57分,美军编队与日军掩护队距离已缩短至6200米,安斯沃斯下令开炮,美舰火炮由雷达导引,射击相当准确,巡洋舰主炮的第一次齐射就命中了秋山的旗舰“新月”号,秋山少将当场被弹片击中要害身亡,“新月”号舵机失灵,只得退出战斗;“凉风”号前主炮中弹,机关炮的弹药箱起火,舰体多处被击穿;“谷风”号锚链舱中了一弹,幸未爆炸,粮食舱进水。但美舰没有使用无焰火药,火炮炮口在射击时产生大量的火焰,在夜色中非常醒目,成为日舰理想的瞄准点,日舰虽然连连中弹,但还未丧失战斗力,迅速发射鱼雷进行还击,“凉风”号和“谷风”号将鱼雷管中的所有十六条鱼雷全部射出!


当时美军编队正以单纵队航行,“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为前卫,“檀香山”号、“海伦娜”号和“圣路易斯”号巡洋舰居中,“勒金斯”号和“雷德福”号驱逐舰断后,队列中央的“海伦娜”号正是日舰瞄准的基点,先后被四条鱼雷击中,军舰前甲板被炸断,舰体大量进水。


日舰“凉风”号和“谷风”号射完鱼雷后,见美舰炮火既猛又准,深知如果进行炮战根本不是对手,遂果断施放烟雾向西北后撤。安斯沃斯失去这两个目标后,又发现日军第二运输队正在驶来,便指挥编队进行转向机动,经过巧妙机动终于占领了舰队海战最理想的“T”字横头阵位,使各舰均可发扬全部火力,集中火力对第二运输队进行攻击,日军第二运输队航行在前面的“天雾”和“初雪”号遭到美舰集中攻击,由于位置不利,只有前主炮能发挥作用,形势相当被动,“天雾”号连中四弹,“初雪”号也被三发炮弹命中,两舰不敢恋战,分别向左、向右转沿科隆班加拉岛海岸后撤,而跟在后面的“长月”号和“皋月”号见美舰火力相当猛烈,前面的两舰又已撤退,更不敢接战掉头后撤,直接驶往岸边卸载。这样一来,四艘日舰有的转向借助海岸雷达杂波的掩护,有的后撤驶出美舰雷达有效范围,美舰雷达失去目标,安斯沃斯便命令“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救援“海伦娜”号,其余军舰向东撤出战斗。


“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抵达“海伦娜”号附近时,该舰已经开始下沉,除了舰首外,大部分舰体已经沉入海中,舰员则在海面挣扎,“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立即开始打捞落水舰员,不久两舰雷达发现西面有两个可疑目标逐渐接近,美舰正准备迎战,这两个目标又逐渐远去——这两个目标正是日军掩护队的“凉风”号和“谷风”号,两舰撤出战斗后重新装填了鱼雷,再返回战场准备实施第二次攻击,此时美军编队主力已经撤离,而美军打捞落水的两艘驱逐舰因日舰雷达性能落后,在夜暗中没能及时发现,日舰只得悻悻而返。


日军第二运输队与美舰脱离接触后,便迅速驶向岸边卸载人员和物资,“长月”号误入浅水海域而搁浅,尽管舰上运载的人员和物资由小艇分批驳运上岸,但军舰却没能摆脱搁浅,“皋月”号拖带其离浅的努力也未成功,于天亮后被美军飞机击沉。“皋月”号和“初雪”号迅速卸下所载人员和物资,乘着天色未明立即起锚,为了尽快离开美军飞机的作战范围,两舰果断地从美军布有水雷的捷径布拉基特海峡后撤,幸而没有触雷安全回到布因。“天雾”号只卸下部分人员和物资,见天色将明担心天亮后遭到美机空袭,便匆匆沿科隆班加拉岛海岸后撤,途经刚才的海战海域,发现还有“新月”号的幸存者在海中挣扎,便停车施救。而距离“新月”沉没地点仅12000米处就是美军“海伦娜”号沉没之处,美军正在进行救援作业的“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驱逐舰发现“天雾”号,立即赶来迎战,“天雾”号随即发现美舰逼近,被迫停止施救,且战且走,双方以鱼雷和火炮相互攻击,由于双方都以高速航行,所发射的鱼雷均没命中,倒是美舰因有雷达导引,舰炮射击非常准确,接连击中“天雾”舰桥和上层建筑,“天雾”号不敢再战慌忙施放烟雾全速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