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打靶


[size=14]小时候,作为男孩子最喜欢的玩具莫过于是枪了,所以总是以成绩和听话为代价让家长给自己买自己喜欢的枪,甚至就连用木头做的枪也是爱不释手,就连睡觉都放在枕头旁边。因为喜欢枪,所以特别羡慕有枪的人,尤其是解放军,所以总是梦想的自己长大以后也能当解放军,手持钢枪保家卫国。邻居的叔叔是一名海军,在他探家的时候,总会缠着他给我讲当兵的故事,因为是老邻居,叔叔也特别喜欢我,所以在他复员以后,专门给我带回了一顶海军帽,就是那种白色无檐后面还有飘带的那种,上面有一个红五角星,戴上他很是神气,就因为这顶帽子,全院的孩子都十分的羡慕,看见他们那种眼馋的劲,我十分得意,所以除了几个和我最好的可以戴一小会外,其他人连摸都不可以的。

随着年龄的增大,玩具都被大人禁止玩了,因为要学习,所以我专门找了一个箱子存放我的宝贝——其中百分之八十都是枪。慢慢的到了当兵的年龄,就和大人商量我想要去当兵,但是我太爷爷说什么也不同意(介绍下,到我18岁的时候我家是四世同堂,我家老太爷过世的时候差一岁100。因为我爷爷兄弟两个,到了我父亲这辈,堂兄弟6个,到了我这辈,就我一个孤单的领着6个妹妹)。就这个原因,所以全家人跟着一起反对,有恐吓的,有利诱的,有许愿的,反正一个目的不能去当兵。看来当兵是去不成了,为了自由,我连高中都没有去上,直接考上了技校,从15岁就离开家去外地上学。当时一时的痛快,在上班以后因为学历问题真的有点后悔,不过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多说了。

上班以后,单位辖区内有一个部队的仓库,和我们单位是军民共建单位,关系很不错,每年八一的时候,我们总要携带着若干慰问品去部队进行慰问。说白了就是去部队帮助他们消耗一些弹药,当过兵的都知道弹药到期都要销毁的。刚上班的几年因为级别不够(去的都是班组长以上的),去慰问的时候总是轮不到我的。第三年,领导因为我工作积极,让我担任了团支部书记,在快到八一的时候,我就用契而不舍的精神缠着书记,想一起去慰问、慰问。最后书记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同意了我的请求。

到了八一这天,我早早的来到单位,和大家一起座车去,车走了大慨半个多小时,开始进山,又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了10多分钟,进入军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站的笔挺的哨兵和整齐的营房。部队的首长早已接到通报,在院子里等我们的到来,一阵寒暄后,大家进入会议室开始聊天,而急着摸枪的我,在这段时间里可以用度秒如年来形容,怎么这么多说的,还不完,书记大人啊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啊,可是天知道他们那里来的那么多话题,现在我终于知道战友们之间是多么的亲切(我们书记是转业干部,回来的时候是少校)。在等了N久以后,我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大家聊完了,站起来开始望会议室外面走。我赶紧的跟上,苍天啊、大地啊终于要去打靶了。谁知道部队的领导是领我们去参观下部队的后勤建设,郁闷啊!在看完食堂、菜地、猪圈……等等设施以后,来到了部队的配电室,于是乎大家开始了专业的工作,帮助部队把配电室检查了一变,顺便把一些不太合适的设备进行了更换(这时我才知道这是拥军的一项重点工作,部队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每年都需要我们给于技术方面的支持。)从配电室出来,部队领导们把我们带到了一片开阔地,看见几个战士正在那里准备着枪和弹药,远远的地方在一个大土堆前面靶子也已经准备好了,要打靶了。我真的想立即冲上去,拿起枪仔细的看看,毕竟这是我长这么大,21年了第一次摸到真的枪。但是不可以啊,领导叫过一个中尉,拿着枪来到我们眼前给我们讲注意事项,诸如这支枪的型号、特点、以及在打靶是要注意的一些事情,特别强调的就是在射击过程中一定要按照旁边指导战士的话来作。由于是第一次,我仔细的听着讲解,全没有了刚才的着急。那是一只56式半自动,可以连发,也可以单发,讲解完了,真正开始打靶,是一百米卧姿。书记看到我猴急的样子,就让我第一批上去打,我兴奋的跑过去,在一个战士的安排下,趴下,把枪抱在怀里,仔细的看了又看,甚至有一种冲动把枪横过来仔细的看,吓的那个战士马上把枪口朝前,原来子弹都已经上膛了,横过来是十分危险的。那个战士把我拿枪的姿势纠正过来,让我用肩膀用劲的顶住枪托,我就开始了我第一次打枪,由于紧张,早就忘记了什么三点一线,在没有什么感觉的情况下,就听见咚、咚五下,就把子弹给打了出去,随后站起来,唯一的感觉是肩膀很疼。等大家都打完了,刚才负责讲解的那个中尉,吹了一声哨子,靶子那面出来几个战士去看靶子,我的结果可想而知,一个大鸭蛋。但是看看别人的成绩,除了几个当过兵的师傅成绩不错以外,其他人和我一样,心里就平衡了许多。就这样大家一拨、一拨的轮着开始了,从第二轮开始,由于没有了刚才的紧张,我的成绩逐步开始好了起来,终于可以打到靶子上了,在最后一轮中居然打出了2个8环,着实的让我兴奋了好一会。打完100米卧姿以后,又打了3轮手枪20米立姿,这回的成绩还是惨不忍睹,由于自己控制不了后坐力,15发子弹全部打上了天。在大家全部结束以后,我依然沉浸在刚才的快乐当中,于是便兴奋地拣起弹壳来,师傅们看见了,笑着说我真的还是一个孩子,本来吗我就不大啊,我才不管能,直到书记一再催促下,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靶场,这时我早就装了满满一口袋了。

从靶场出来,领导把我们带进了食堂,例行的会餐开始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识当兵的喝酒,不但自己能喝,而且让你喝酒的办法也很多,喝酒的家具是我们一般在饭店了喝茶用的那种小茶碗,一到一杯,开没有怎么吃菜,3碗就报销了。然后从主任开始一直到炊事班班长,跟走马灯似的上来跟你喝,到了最后政委指着一道菜问,大家觉得这到菜炒的怎么样啊?大家都说好,政委马上叫了小李,于是跑过来一个战士,政委对着这个战士说了,小李啊领导们表扬你菜炒的不错,敬领导们一杯,于是乎又一杯进肚了。第二下,政委又问了这到菜怎么样啊,有了刚才的教训,大家都说一般,这下政委又叫过一个战士来说,你这到菜炒的不好,领导们批评了,去给领导们敬杯酒,道个歉,于是乎又一杯得喝了,吃到最好大家几乎没有人开口说话了,只是低头在那里吃。这时今天的主角上场了,部队的政委是蒙古族人,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哈达一个小银碗,开始敬酒了,难怪一开始我觉得这个政委口袋里装的什么鼓鼓囊囊的,现在知道了,喝到最后,我除了记得政委的蒙古族歌曲唱的高昂、有力和我们书记跑调的配合外,其他的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回来第二天书记说部队就是这样地方来慰问的时候,一定要把地方的同志全部喝倒了,送上车,这才叫把客人招待好了。其实我从一进食堂看到旁边放的3箱酒(1箱12瓶),就知道结果好不到那里去。就这样在晕晕乎乎中结束了我第一次打靶的经历。

以后虽然也陆续的又去过几回,但是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新鲜和兴奋,但是总是舍弃不下那份对枪的热爱,只要有时间一定要去感觉下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本文内容于 2008-4-16 10:10:27 被斩倭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