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

风尘老兵 收藏 10 146
导读: 3月29日(星期六),有同学从老家来,给我带了不少家乡的豆面、莜面,还有一小袋泥土。同学说,城市里的水,不认识这些长在乡村的杂粮,往水里放点家乡的泥土,等泥土沉淀后,再取上面的净水和面,做出的面食才地道。 提到泥土,同学的脸上显现出庄重的神情。他又接着说,你别小瞧了这些泥土,在家乡,很多人出远门都回带上它,喝水时放一点进去。无论去了哪里,只要喝了浸过家乡泥土的水,就不会因水土不服而生病。 对同学的话,我深信不疑。一方水土要一方人,我坚信人和植物一样,都和泥土有着密切的关系。

3月29日(星期六),有同学从老家来,给我带了不少家乡的豆面、莜面,还有一小袋泥土。同学说,城市里的水,不认识这些长在乡村的杂粮,往水里放点家乡的泥土,等泥土沉淀后,再取上面的净水和面,做出的面食才地道。

提到泥土,同学的脸上显现出庄重的神情。他又接着说,你别小瞧了这些泥土,在家乡,很多人出远门都回带上它,喝水时放一点进去。无论去了哪里,只要喝了浸过家乡泥土的水,就不会因水土不服而生病。

对同学的话,我深信不疑。一方水土要一方人,我坚信人和植物一样,都和泥土有着密切的关系。

同学走后,我把那一袋家乡的泥土放进了书房。闲暇时,我打开袋子,轻轻触摸这些绵密松软的泥土,闻着那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气息,不由得感到亲切与温暖。

离开家乡很多年了,这些年里,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接触泥土。在城市里,想见到一点泥土太难了。据说,我所在的这座城市里,也曾有过大片的菜地(那还是我从赣州志里看老照片知道的,时间是1954年的时候,赣州现在最热闹的商业街那时候就是好大的一片菜地)。现在呢?周围都是高楼,都是水泥路,看不到一点泥土。即使是一阵急风掠过,卷起的也只是沙尘。城市人想要样花种草,都很难找到泥土。于是,乡村的泥土被运进城市成了商品,金国交易后进入城市人的家里,为他们养育那可怜的一点点绿色。

就是在菜市场,也很难见到泥土。早些年,城市人买了菜,看到根须上带着些泥土,就觉得脏,放到水里使劲洗。而今买的菜看不到泥土了,都是清清爽爽的,干净得仿佛不是生长在土里。但是,城市人更不放心了,总担心洗不去残留的农药,于是又怀念那些带着泥土、施农家肥长大的蔬菜了。

泥土逐渐在城市里消失了。当我和家乡的泥土相对而坐时,才发现人和泥土原来如此亲近。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