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九天 倒数第九天,10: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九天,10:00之前。 那张纸条在舒梁的手中。 只有一句话: “舒梁,一切都还可以挽回,今晚10点,玄灵村,我等你,曾经爱过你,也正在爱着你的殷月。” 舒梁的脑子里拼命的像过电影一样的在回忆。殷月是谁?她爱过我,而且还正在爱着我?什么是还可以挽回的一切?要挽回到什么地步?要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九天,10:00之前。


那张纸条在舒梁的手中。

只有一句话:

“舒梁,一切都还可以挽回,今晚10点,玄灵村,我等你,曾经爱过你,也正在爱着你的殷月。”

舒梁的脑子里拼命的像过电影一样的在回忆。殷月是谁?她爱过我,而且还正在爱着我?什么是还可以挽回的一切?要挽回到什么地步?要挽回什么?如果所谓的一切没有挽回,那将会怎么样?

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用两个字来说明,就是“一切”。

舒梁现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没有了工作,不可能去上班了,而且就目前自己的状态,和自己所面临的这一切失去了的生活轨迹,上班对于舒梁来讲,似乎不仅仅用奢侈来形容了。先回家吧,至少可以看看镜子里的那个家伙,即使自己心中无比恐惧,也要比茫然不知所措的现在要好的多。

舒梁从西直门外,走到了动物园,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中心里有一种异常的慢涨感和轻松,忽然觉得活着比什么都好,于是加快了脚步,登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

一路上,心情好了很多,其实天气依然阴郁,周围车上的人也都无精打采,但是在舒梁眼中看来,他们至少是正常的人,而不是昨晚那些恐怖的绿脸人。

。。。。。。


童明的父母被警车送回了家,老两口儿身心俱疲,进了家门,走到了儿子的房间,惊奇中发现原本被打碎的衣柜镜子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

童明爸爸跑过去看着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和他做着相同的动作。

“老伴儿,快来看啊,这镜子又能照出人了。”童明爸爸惊诧的喊着。

童明妈妈也过来,和老伴儿一起惊奇着眼前这些正常人认为再正常不过的景象。

“儿子啊,儿子啊,你还在不在里面啊,儿子啊,儿子啊!”童明妈妈拍打着镜子,情绪又激动了起来,哭叫着。

镜子依旧安静的承受着两位老人悲泣的拍打,毕竟他们认为自己的曾经活生生的儿子在镜子里面。

两位老人都坐在了床上。

“昨天走的时候,明明记得是一地碎玻璃啊,怎么今天会这样呢?”童明爸爸问着。

“是啊,我也记得是啊。”

“不行,我们还得给警察打电话。”说罢,童明爸爸起身走到了电话旁边,拨通了警察的电话。

难道童明还在镜子里,难道这里进来过其他人,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


舒梁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一种发霉变质的味道扑面而来。

是什么味道?

舒梁查看了一下自己这间一室一厅的小房间,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只不过刚才在路上那种比较轻松愉悦的心情,在此时此刻又荡然无存了,毕竟他已经怀疑这里有一些不该出现东西存在啊。

卫生间,镜子前。

舒梁寻找着镜子周围和镜子面上一切自己认为可疑的东西和痕迹,可是镜子里的人和自己做着100%相同的动作,舒梁冲着镜子做出各种鬼脸和怪样,都照本原样的送还给了自己。

放弃了,那股味道依然存在,或许是在屋里时间长了就闻不到了,舒梁回到了屋里,忽然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困,于是走到电脑桌前。

这是舒梁才发现昨晚走的时候,电脑都忘记了关闭,晃动了一下鼠标,电脑屏幕从屏保的黑屏中闪亮出来,自己的QQ也没有退出,上面有一些人在和他打招呼的记录,当然自己是无法回复的。

舒梁无聊的一条一条网上拖拽着鼠标,看看都谁和自己说话了。忽然间,他看到了自己和湿的对话,是关于取消昨晚约会的对话,舒梁一下子又恍恍惚惚的觉得自己是否和湿说过取消约会,想了三秒钟后,舒梁清晰的记得,自己根本没有和湿说过取消约会的话,再看看时间,对话时间是2007年11月7日的17:02到17:06。

舒梁靠在座椅上,他也清晰的记得,昨天出门的时候在门口看了一下表,是17:00整,那么这个和湿对话的人是谁呢?在自己的电脑上,用自己的QQ和别人说话,而自己那时候已经离开了这台电脑的房间。舒梁不由得抬头向四周张望,一下子他觉得这个房间似乎陌生了一百倍。难道这屋子里真的有别人?

舒梁突然起身,跑到卫生间的镜子前,向着镜子做出了要出拳的动作,可是那里面依旧是和现实中一样的自己,那个教他用剪刀剪破自己喉咙的人到哪里去了呢?

这间屋子里,对于舒梁来说,已经充满了恐怖,平时看不出来的地方现在都已经成为了恐怖的证据。

屋顶的东南角,有一片阴湿,以前觉得应该是楼上漏的水,或者是墙面防水做的不好,可是现在却认为是屋顶夹层里会不会有一具腐烂的尸体;风吹的阳台门嘎吱嘎吱的响声,以前会认为是门的荷叶缺油了,现在则会理解为,一个透明的鬼魂在摆弄那个门,以造出令人恐惧的气氛;由于自己的习惯而永远不打开的窗帘,以前会毫无知觉认为是理所应当的,自己喜欢比较暗的光线,而现在,舒梁则是迫不及待的跑过去,将窗帘完全的打开,任由外面的阳光刺眼的照射进来,任由窗帘上的灰尘在眼前飘舞着。

舒梁在屋子里折腾了半天,也没有折腾出来个所以然,只好重新忐忑不安的坐在了电脑前,因为他想起来了,湿曾经给他发了一条视频链接,那里或许有关于自己迷惑的解释。

找到了那条链接,舒梁仔细看了看地址,感觉像是某个成人网站,链接里仅sex就有好几个,舒梁点击了鼠标左键。

果然是个成人网站,链接直接将舒梁带进了一个帖子里,“实拍与女网友恩爱雨露”。

画面打开了,应该是电脑摄像头拍摄的,看上去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舒梁睁大眼睛在盯着屏幕,里面确实两个人坐着那种动作,声音并不大,那女孩的呻吟声确实很特别,是一种极其低沉的声音。

舒梁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湿要给他看这些。正在此时,手机短信响了,是一串零的号码:“视频上就是苛刻可可和平行线,是他们拍摄的,发到这个成人网站。请继续耐心看下去。”

舒梁惊出一身冷汗,他感觉到周围有人在监视着他,是不是在为他倒数着十天的时间?

视频仍然在继续,重复的动作,更是枯燥无味,直到那个男人结束了动作,和那个女孩一起躺在了厂商。视频的摄像头仍然可以拍摄到那两个人,他们似乎没有什么交流,只是睡觉了。

。。。。。。

接下来的内容是更加无聊,因为就是两个人一动不动的,舒梁几乎想关闭这个视频了。正在此时,手机短信又响了。

还是那个一连串零的号码:“别不耐烦,一直看完,切记。”

难道屋子里的那个透明人能够知道自己脑子里的想法?舒梁再一次起身环顾了四周,也许那个人就在他脑后,像月球背面一样和他一起在转动,他永远也看不到这个透明的人,或者鬼魂。

舒梁看了看表,已经是10点了。

突然,视频中那个女人起身了,舒梁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能够预感到,那个女人要做点什么,因为她已经将双手放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