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榔头"郎平忆圣火传递:敢抢?我拿火炬抡他!

对于自己在旧金山的传递经历,“铁榔头”记忆犹新,“我是谁啊!‘铁榔头’,谁来抢火炬,我拿火炬抡他!”郎平话虽不多,但掷地有声。一句话,让人觉得那么解气。

在旧金山完成圣火传递之后,郎平带着她的“祥云”回到洛杉矶的家里,之后她写了一篇题为《火炬手回来了!》的博文,文中详细记述了自己传递当天和之后的心情。

除了亲戚朋友,郎平觉得最关心自己的人就是美国排协主席比尔,“他一天一个电话打给我,在我飞旧金山之前,他甚至劝我如果担心安全可以弃权。”不过,郎平坦言自己并不害怕,也绝不放弃,“我是谁啊!‘铁榔头’,谁来抢火炬,我拿火炬抡他!”

“谁来抢火炬,我拿火炬抡他!”这句话一看就是郎平说的,大有她一贯的硬派风格。看来这个20世纪80年代号称世界女子排球界“三大主攻手”之一的名号的确不是白得的——想想,她的这个“铁榔头”的名字曾经让多少对手“心里发毛”。而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她的这个“铁榔头”的横劲对的不是排球比赛上的对手,而是这些妄图破坏奥运圣火传递的“藏独”分子。

其实,不管怎样,郎平的顺利传递应该让每个人都感到高兴,而我却总有一种想法:真应该让那些不知死活的破坏分子觍着脸冲到郎平面前,让他们领教领教这如“铁榔头”般的“一火炬”。

郎平的话,痛快,尽兴。提到她,我们又不能不提圣火巴黎站传递的一个叫金晶的残疾人火炬手。在4月7日巴黎站传递中,金晶是第三棒。因为害怕传递中火炬被破坏分子抢走,金晶毅然决定不用轮椅支架而是亲自手举圣火传递。谁料到,可恶的破坏分子竟然将魔掌伸向了这个轮椅上的“微笑天使”,几次争抢中,金晶都没有放弃自己手中的圣火,毅然用她残弱的身体保护着火炬,“想从我手中抢走火炬,除非先从我的尸体上爬过去。”

金晶的话里没有了郎平话里的霸气,没有了“敢来我就揍你”的气势,甚至带着一点点苍凉的忧郁和无奈。然而,就是她这样一个连身体都并不完整的年轻女孩,也敢于坚强地用自己的方式去告诉那些妄图破坏圣火传递的可恶之人:圣火,绝不是你能轻易碰到的! 忽然有一种想法,如果坐在轮椅上的不是那个残疾的小姑娘,而是我们的“铁榔头”郎平,在那些“藏独”分子不自量力地走上前来的时候,1米84的郎平忽然从轮椅上站起来,嘴里大喝着:“谁来抢火炬,我拿火炬抡他!”那会是怎样的情景?也许只这一下,这可恶的破坏分子便再没有了抢火炬的劲,只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大喊饶命。可悲,可气,这些可恶之人本该挨上这让他们永记在心的一下!


“谁来抢火炬,我拿火炬抡他!”的确,让我们每个人都记住“铁榔头”郎平的这句话吧,记住这面对恶人的气势和态度吧。在之后的火炬传递中,谁敢再上来抢火炬,我们就大喝一声,然后给他重重的一下!

铁榔头说的话斩钉截铁,气宇轩昂,像她当年扣球一样掷地有声,大快人心。这不仅是每位国人的心里话,更是所有爱好和平正义、维护奥运圣火纯洁的人的心声。北京奥运会,是体育的盛会,也是北京、全中国展现风貌、热情欢迎的节日,可是,总有一小撮蝇虫不甘冷落,利用圣火传递的过程上蹿下跳,对待他们,只有像郎平一样,不给他们好脸色。想到这儿,不禁记起《上甘岭》中的歌曲——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