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抗战无名士兵征文]雷霆女兵

看着蓝天上那一小片淡淡的云,地下几朵小黄花点缀的绿草地,四周美丽的白杨林,再感受一下让人清爽的秋风拂面,刚登上营地旁边小土山的季晓莹心情为之一振,顿时把两个月来艰苦训练的苦与累都抛到了脑后。对于刚当兵的她来说,难得有这样的轻松时光,整天面对着人体模型练着各种护理技术,让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压抑了很久。

今天队长去开会了,队长在离开前难得的给这些小女孩放了半天假,让这些女孩兴奋了半天。纷纷拿出自己珍藏的化妆品,努力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勾勒出来,然后三一帮俩一伙的进城去了。季晓莹不想去城里感受那令人难受的喧闹,也不愿意浪费这个假期,就选择到营地边这个小土山上来放松一下。

季晓莹,今年19岁,高中毕业的她可是班中的一朵花,也是班中很多男生追求的目标。但谁也没能想到是这个平常看上去温柔可爱的小女孩,这一朵美丽的小花竟然跟着她的爷爷学了一身好功夫。所以当晓莹高中毕业时,没有考上大学的她,正赶上部队征兵,她理所当然的报了名。

草绿的军装,飘扬的发辫,女兵们清脆嬉戏的笑声可是晓莹多年的梦想。

等到太阳快落山了,晓莹才恋恋不舍的从小土山上下来。

当晓莹回到军营,队长已经开会回来了,正和几个中队长在开会,可能在布置着会议的内容。晓莹回到寝室,同寝的几名女兵已经回来了,正在兴奋的交流着到城里玩的感受,手里还摆弄着从城里买来的各种小玩意儿。一名女兵看到晓莹回来了,忙凑过来问道:“晓莹你买回来什么好东西?”这个女兵叫张梦瑶,是一个大城市来的兵,是晓莹的下铺,两个人相处得很好。晓莹说:“我没上街,我上咱们营地边的小土山转了一圈。”“你啊,真是有意思,难得的假期竟然这么浪费了。”

两个人正唠着呢,门外传来她们中队长的喊声:“开会了,开会了,大家都到会议室开会。“几个女兵连忙收拾好刚买的东西,整理好内务和着装,来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队长和几个中队长已经坐在前面了,表情严肃的让人害怕。当晓莹她们坐好后,队长说话了。“我今天去开了一个会,我们过一段时间就要上前线了。“话音未落,下面的女兵一下子就把两个月训练的纪律都扔在了脑后,整个会议室一下子变成了闹市。队长没有去阻止这些女兵,因为她在开会时听到要上前线也是同样的举动。

等女兵们的议论声稍小一些时,队长又说:“我们明天要加大训练量,你们要尽快掌握护理技术,你们要在上前线的时候成为一名合格的护理人员。“

第一章 初上前线战友落敌手

军列已经走了两天了,开始还很新鲜的车外的优美风光也变得有点枯燥单调了,一车厢的女孩也从开始的叽叽喳喳变得有气无力了,对于当兵只有6个月的女兵来说,这样的远征虽然比起在学护理那时要轻松的多,但即将上前线的压力还是多少让这些小女孩觉得紧张。

终于到达目地了,刚从车上下来的女兵们下车后马上感受到战时的紧张气氛。四周都是小跑着集合的各种部队,不断有装备从车上卸下,同时也不断有军车把装备拉走,远处一声气笛预示着还有新的军列要进到这个军用的车站。

队长急匆匆的把这些初上前线的女兵们集合好,上了几辆军车。晓莹最后一个上了军车还没坐稳,军车就启动了,看着车后远去的车站,这个一身武功的女兵的心也吊了起来。

一个月过去了,听惯了炮声的女兵们对这所谓的前线已经适应了,甚至能在夜晚轰隆的炮声中还能做着各种少女的美梦。

晓莹她们每天的工作很单调,从前线下来很多伤员,但基本上都被初步包扎过了,她们的工作就是对这些男兵在被医生检查后,重新消毒,包扎,然后扎上各种吊瓶,然后再对另一名男兵重复着这些动作。

随着护理工作的熟练,对着这些当初让她们呕吐不止的血与肉也能面不改色的时候,新的命令下来了,她们这个护理大队要分成十几个小组,去前线支援野战医院,补充那里的不足的护理人员。

季晓莹和张梦瑶还是在一组,她们这个小组有7人,在一个黑夜里,跟着一小队的男兵晕头转向的走了一夜,天亮时,来到了一个小山谷。看着只有十几顶帐篷的所谓野战医院,晓莹真是哭笑不得。

不管怎么样,她们算是真正到了前线,每个人还配发了一把匕首。看着笨手笨脚往身上系刀的梦瑶,晓莹一笑,她把刀倒系在了军裤里面,这样从裤腿处可以更快速,更隐蔽的出刀。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工作,不同的是到医院的伤兵明显要脏的多,伤口可以看出只是临时简单的包扎,血腥和压迫明显的增加了。她们也一再受到警告,不要离营地太远,不要到营地外草高的地方,不要大声说话,不要………

不要的太多了,总之就是要这些新来的女兵呆在营地里,估计跟以前的罪犯软禁起来差不多。习惯于每天早上起来锻炼的晓莹来说只能呆在睡觉的帐篷里练会气,活动一下手腕和脚腕了。

晓莹所在的医院还配备了5个士兵担当警卫,每当看着这些小伙子们手里的钢枪,晓莹想起当兵这么长时间只摸了几次枪,孩子气的她不禁痒痒起来。所以当晓莹没事的时候,就跑到小伙子们那去聊天,这几个小伙子面对这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也是很有好感。慢慢的熟了以后,晓莹提出要玩枪,小伙子们犹豫了一下后也同意了,毕竟这里是前线,枪械管理并不严格。后来这些小伙子们还主动去教晓莹如何瞄准、如何拆卸擦拭枪械。晓莹后来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还经常在警卫休息的时候,让他们带着去找地方去放枪。凭着多年练功的基础,一来二去,晓莹的枪法练的已经不错了,对周围的一些山坡和树林也很熟悉了。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晓莹在一个傍晚又偷偷跑到医院边上的一个小山上去了,心情大好的她躺在那儿,看着天边的晚霞,听着远方传来的枪声和炮声,悠悠然的,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夜色也在不知不觉中黑了下来。

季晓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一觉虽然违返了军规,但同时也救了她一命。

正睡得香甜的晓莹突然被一阵激烈的枪声惊醒,晓莹一翻身爬了起来,看了看已经全黑下来的天,心里不由的一阵后怕,要知道这可是前线。但还没等她多想什么,她的目光又被一大片的火光所吸引,那不是医院吗?

晓莹刚要起身回军营查看,她却听到山坡下面有脚步声,好像人还不少。晓莹警觉得慢慢的把身子又缩回草丛里,手已经放在腿上的刀把上。脚步声很沉重,慢慢的近了,晓莹也看清上来的人是敌人。只见有三个越南人还背着人,另外有四个人在两侧掩护,手上的枪警觉的指向四周的草丛。晓莹摸摸了刀把,没有十分的把握收拾掉这几个人,她打算躲过这些人。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一个越南人身上背着的人发出一种低闷的呜呜声,身子还在不停的扭动着。可能越南人也觉得所处的地方要相对安全一些了,把正扭动的人给扔在了地上,透过草丛,晓莹竟然呆住了。这个被堵住了嘴,正在挣扎的人不是别人,是她的好朋友梦瑶。

梦瑶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嘴已经用医用胶布给粘住了,从下巴边上还露出一点纱布,双眼带着泪珠,充满着绝望的神情。晓莹又向另外两个人看去,由于天黑看不清楚脸,但毕竟也是相处了几个月的战友,她还是认出另外两个也是她们一起来前线的护士。晓莹明白了,她的医院被越南特工给偷袭了,死伤多少现在不清楚,但被俘了三个女兵已经是事实了。看着好友梦瑶绝望的目光,晓莹能想象出她在想些什么,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落到这些人手上还能有什么好下场?晓莹决定要救出这三个受难的姐妹,可是她现在只有一把刀,还没有什么实战经验,面对着却是七个训练有素的越南特工希望真是不大。

晓莹咬了咬牙,握着刀把的手已经满是汗水,该何去何从呢?

这时,那几个越南特工可能也不敢太休息时间长了,又把三个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女兵背起来,向林子深处走去。其中一个还不怀好意的在一女兵某个部位摸了摸,惹得那女兵一声扭动,晓莹看到这,心里又想到了梦瑶那绝望的目光,她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三个姐妹救出来。

晓莹回头望了望正烧着的医院,慢慢的把刀抽了出来,紧紧的握在手里,义无反顾的跟着几个特工也钻进了林子。

本文内容于 2008-4-15 11:36:37 被wxxs2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