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是美国针对中国崛起进行的自北向南的军事围堵,美国拼凑的从东、南、西三面封锁中国的各式条约组织则是对中国崛起的经济政治双重遏制。在这铁桶似的"包围"中,美国还针对中国采取干涉、分离、制造动乱等政策,试图从内部瓦解新中国。如果说前两种是用于遏制中国的两条主要战线,那么后者属于配合前者的第三条战线,其中干涉西藏是美国配合东亚战场从西面侧翼牵制中国的重要举动。但20世纪美国干涉中国西藏事务"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的结局告诉人们:西藏是美国永远不可能得手,因而也是永远不要插手的地方。

二战结束后,美国将西藏地区与所谓"共产主义扩张"联系起来,开始注意西藏问题。一部分美国驻印大使馆官员就提醒美国政府注意西藏对于"遏制共产主义势力"的战略地位。

1949年1月,中国国共战场上的三大战役基本结束,中国共产党取得了绝对的胜利,国民党政权面临土崩瓦解。美国驻新德里大使就提出报告,建议美国国务院"根据亚洲正在变动的情况重新审议美国对西藏的政策",其理由认为:

1.如果共产党控制了中国本部,西藏将是亚洲大陆仅存的为数不多的非共产主义堡垒之一。外蒙古已经独立。共产主义在缅甸的影响很大,而且正向新疆和内蒙古渗透。西藏因此将具有意识形态和战略上的双重重要性。

2.如果西藏拥有抵御共产党渗透的能力--而驻新德里的使馆认为西藏似乎确有些能力,将西藏当作独立的实体,而不是继续当作已被共产党统治的中国的一部分符合我们的利益。

3.西藏政府相对稳定。人民天性保守,笃信宗教,他们具有反对与佛教信条相冲突的共产主义的倾向。达赖喇嘛的权威远远超出了西藏之外,对信仰藏传佛教的尼泊尔、锡金、不丹、蒙古等地的人民也有号召力。

4.中国政府现在无法断言享有对西藏事实上的有效管辖权--并且目前看来,它也不太可能再申张这种权威。

5.西藏日益显示出同外部世界建立商贸及其他联系的兴趣。务必使他们同外部世界建立关系的努力面向西方而非东方,这符合我们的利益。

4月12日,美国驻新德里大使亨德森致电国务卿艾奇逊提醒:"共产党对西藏控制的扩展反过来会影响美国对抗全球共产主义的全面立场。首先,共产党控制的西藏会对南亚尤其印度等非共产主义地区构成严重威胁。按照目前西藏和印度之间的条约安排,西藏人获准不需要任何旅行文件就可进入印度。因此,如果在西藏建立了共产党政府,这个地区将为共产党代理人渗透印度提供一个意义重大的基地。"亨德森"实质上提议,假使共产党成功控制了整个中国,或者出现了具有同等重大影响的发展,我们实际上应当准备将西藏当作独立的实体对待。"7月2日,美驻印大使亨德森再致电提醒艾奇逊:"由于当前中国和南亚的新发展,我们再次冒昧建议重新考虑我们对西藏的政策"并建议"(1)我们努力安排派往西藏的代表团不迟于9月1日到达拉萨;(2)这样的代表团应由重要而且外交经验丰富的美国人率领,随员应当外事经验丰富;如果代表团与西藏政府的关系发展顺利,代表团中少数人可以无限期留在拉萨。"亨德森还向国务院申述了提出上述建议的如下理由:

(1)共产主义在中国本部胜利以后,西藏的发展对于中国以外的亚洲大部分地区意义重大;因此,在拉萨派驻我们的观察员似乎是有利的;(2)我们认为,我们不应继续无视在亚洲将来事务中很可能扮演重要角色的国家和人民;(3)适当的观察员能够成功在西藏人中创造友好气氛,这种气氛在一定的时候也许非常有用;(4)现在正是我们努力维持与西藏的非正式关系的时候,因为通过已经不起作用的中国国民政府接近西藏政府显然是无意义的尝试,而且我们与其他政府没有关系。如果我们与有效控制中国本土的政府建立了关系,直接非正式地接近西藏政府将非常困难。

在这里亨德森实际上是在暗示美国政府在国民党政府对西藏失控而共产党政府尚未接管西藏之际,迅速插手西藏并为将西藏从中国主权中分离出去做好准备。他提醒国务院注意"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或‘宗主权'"的区别,认为"一般来说,与‘主权'相比,‘宗主权'暗指中国的管辖权较少,西藏自治权较大"。1949年7月8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即将离任回国前写信给艾奇逊说:"我们希望建议新德里使馆今夏向拉萨派出小型代表团(国务院7月5日上午1时传阅电报信息)。广州政府对西藏的管辖权已经不存在了,我们赞成在同中国共产党政府建立关系之前,采取任何具有承认西藏自治地位的行动。"7月28日,艾奇逊回复亨德森的第503号电文肯定了驻印度使馆的建议"做出的贡献",称国务院目前正在考虑"暗地派出代表团的可能性,国务院会重视你们的讨论"。此事后因"目前印度实质上垄断了西藏的对外关系",美国如派代表团赴藏,"情况将变得复杂"而作罢。尽管如此,美国国务院还在第889号电文中敦促美驻印度使馆"借机利用共产主义对西藏的威胁来强调来自共产党中国的危险危及了印度自身,对中国事态的发展持半超然的态度是不现实的。" 鉴于美国、英国等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企图及西藏的政治形势, 1949年9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西藏》,向国际社会宣誓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地位。11月23日,毛泽东在出访莫斯科前夕迅速致电并责成彭德怀等"西藏问题的解决应争取于明年秋季或冬季完成之";毛泽东在电文中断定"解决西藏问题不出兵是不可能的"。[13]西藏当局于11月初、12月初分别向美国提出"援助"要求。1950年1月2日,毛泽东再次致电彭德怀等,强调"西藏人口虽不多,但国际地位极重要,我们必须占领";同时敦促"如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应当争取于今年四月中旬开始向西藏进军,于十月以前占领全藏"。

1950年3月1日,美国经过短暂的犹豫后,开始试探向印度提出"美国和/或英国与印度合作满足西藏的要求",并致电美驻印使馆要求向印度表达"国务院希望印度能满足西藏有理由的防御需求,并相信印度最好在其能力范围内,继续承担援助西藏的基本责任"。3月8日,亨德森致电艾奇逊披露,英国不断鼓励印度政府对西藏叛乱分子扩大军事援助,印度已向西藏叛乱分子提供可用半年的"满足西藏小型武器要求,不是什么实质上针对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项目"。

6月,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旋即出兵朝鲜,7月22日,艾奇逊明确电告美驻印度使馆:"国务院现在便于向西藏保证美国将提供援助。"要求使馆通知西藏叛乱分子:"美国准备帮助西藏获得援助和资金。"如果印度愿意提供交通便利,"美国愿意帮助西藏"。9月9日,西藏叛乱分子代表夏格巴等"拜见"美国驻印大使亨德森,表示"西藏政府已经采取了坚定的立场,使用武力对抗中国共产党的入侵",并对"美国主动提出提供军事援助表示深深的感激"。夏格巴等向亨德森表达了"西藏想要的是独立"的迫切愿望。在得知印度和英国政府对西藏"独立"持消极态度、"印度政府似乎在‘西藏问题上洗手不干了'"的报告的第二天(10月27日),艾奇逊致电美驻印使馆"希望印度政府尽快知道,美国希望能对西藏局势有所帮助",指示亨德森"拜会尼赫鲁,根据自己的判断告诉他,美国和印度一样关注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入侵西藏的报道";"美国希望以所有可能的方式同印度政府合作,美国相信中国征服西藏与绝大多数西藏人民的愿望和最大利益格格不入"。10月31日,亨德森会见印度外长巴杰帕依得知印度不准备撤回在拉萨的印度代表团,尼赫鲁指示"给在印藏边界西藏一边向西藏军官提供军事训练的印度官员","继续他们的工作";同时也告诉亨德森:"目前美国最好不要采取任何行动,美国的行动会给共产党中国提供机会重新指责大国对西藏不怀好意,让印度领导人感到美国正不遗余力地利用北京对西藏的进攻在共产党中国和印度之间制造分裂。"巴杰帕依告诉亨德森:"即使中国和印度之间有分裂,也显然来自于事件的推动,不是来自于外部大国的帮助。"11月3日,亨德森拜见尼赫鲁"希望能做一些我们能做的有所助益的事情"。尼赫鲁再次明确告诉他:"美国现在什么都不做,少说一些话是最有帮助的事情。"

10月24日,就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前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西藏昌都的战役胜利结束。此役共消灭藏军、争取起义人员5700余人,约占藏军总数三分之二,一举解放了藏东政治、经济中心昌都及其周围广大地区,打开了进军西藏的门户,并扩大了人民解放军在藏区的政治影响。

1951年5月23日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正式签署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5月24日,毛泽东主席在怀仁堂接见西藏和谈代表,并举行盛大宴会,庆祝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办法。中国人民解放军遵照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于1951年8、9月间,分路向西藏首府拉萨和平进军,先后进驻拉萨及日喀则、江孜等边防重镇,实现了中国大陆最后一个省区的和平解放。西藏和平解放粉碎了美国配合东亚朝鲜战场从中国西部地区牵制中国国家力量的企图。

但美国并未至此放弃颠覆新中国的目标。1951年5月17日,也就在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署《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前几天,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交《美国在亚洲的政策和行动方针》(NSC48/5)认为:

在继续承认国民党政府是中国合法政府的同时,对于共产党中国,美国现在应该:

a. 继续努力通过联合国部队在朝鲜的作战,使中国军队遭受重创,以削弱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军事力量与威望。

b. 采取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扩大和加强培养非共产党领导人物,并尽量影响在华的反对目前北平政权的领导人物和人民,使北平政权能改变方向或被取而代之。 c. 扶持和帮助在中国国内和国外的反共力量,以便发展和扩大中国对北平政权统治的反抗,尤其是在中国南部。

1954年4月7日,艾森豪威尔总统提出多米诺骨牌理论,此后美国对华遏制进一步升级。1958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重申"美国的国家安全将因共产主义对东南亚大陆地区的统治而陷于危殆";"任何一个自由国家落入共产党人之手都会助长其余国家妥协退让的倾向"。1954年,肯尼迪访问越南,在离开越南时,他已决心不让印度支那落入共产党之手,"肯尼迪决心要阻止对美国在该地区地位的侵害"。1959年4月,艾森豪威尔在演说中首次公开承担了支持南越作为一个单一国家的义务。"这一行动,成为60年代美国大规模卷入越南战争的先导"。

与1950年6月美国军事干涉朝鲜后突然全力支持"藏独"势力的原因一样,在美国即将大规模军事干涉印度支那前夕,美国再次启动那张并未停止的"藏独"牌。解密档案表明,1958年9月,中央情报局决定秘密增加对叛乱者的资助,以扩大其反对中央政府的游击战。此决定得到艾森豪威尔总统的批准。

1956年欧洲社会主义国家波兰和匈牙利出现动乱,蒋介石集团也受到鼓舞,1957年9月16日,蒋介石在与美国驻韩国大使会谈中承认:去年秋天以来,他"继续在新疆、西藏和内蒙古进行反共活动。中华民国政府对这些活动的发展保持密切的关注,但其他国家对此则很少注意。从5月份以来,这些反共活动几乎已成了既成事实,这促使共产党采取严厉手段"。

与美国决心干涉越南的政策遥相呼应,1959年3月10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公然撕毁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即《十七条协议》),发动了以拉萨为中心的全区性武装叛乱,炮轰其驻地罗布林卡并诬是解放军所为,并于3月17日将达赖喇嘛劫出拉萨。达赖离开后,叛乱分子于3月20日凌晨向解放军发动全面进攻。解放军在击溃叛匪后迅速向山南挺进,年底平息了拉萨、山南及青藏和川藏公路沿线的叛乱,1960年底,全区叛乱基本平息。

与1950年"藏独"分子阻碍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的分裂活动是配合美国朝鲜半岛行动的有机组成部分的道理一样,1959年西藏叛乱也是美国即将大规模干涉印度支那行动,遏制中国政策的有机组成部分,因此,叛乱期间,"藏独"分子一直得到美国或明或暗的支持。

1959年4月1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韦什尔?杜勒斯告知艾森豪威尔总统:"鉴于西藏抵抗运动最近出现高潮,达赖喇嘛出逃印度导致西藏合法政府同中共政府彻底决裂,我们正在现行政策许可的范围内制定计划。"4月23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403次会议上中情局局长杜勒斯通报"看来康巴地区的起义力量已被完全击垮。拉萨的起义力量可能处于同样的境地。"同日,达赖托转"请求美国承认自由西藏政府,并影响其他国家也这样做"的信。4月30日,代理国务卿狄龙向艾森豪威尔总统提出答复建议,告诉达赖美国"一接到他有关承认的要求,就立即开始了研究,并正在考虑我们和其他国家可以采取的措施";同时还在内部保留了"承认似乎可作为一种实践措施,但只能是在举措会得到其他国家、包括亚洲国家的热切回应之后,才能加以实施"的考虑。5月5日,就承认达赖"政府"问题远东事务助理饶伯森致国务卿赫脱的研究报告建议"我们不应该鼓励达赖喇嘛提出承认要求,除非我们肯定这一要求将得到很好的回应";美国"将给予他们的呼吁以同情的考虑,支持寻求自由世界其他国家的支持"。同时也提出"如果我们能争取到众多的自由世界国家包括亚洲国家的合作,就应该给予承认。如果得不到这种合作,我们应重新评估局势以决定采取何种方针。"此后,美国对达赖的支持基本守此底线。在此基础上,美国政府也制定了长期计划,计划目标是"在西藏内部和外国,尤其是印度,支持西藏独立,并建立一个反共产党中国的抵抗力量";"在政治行动和宣传领域,西藏计划的目标是通过在西藏人和其他国家当中支持在达赖喇嘛领导下的西藏独立,削弱中国政权的影响和活动能力;形成能够阻止西藏内部可能出现的政治发展的抵抗力量;达到国家安全委员会5913/1号文件中最初确立的美国政策目标,遏制中国共产党的扩张"。为此"中央情报局派出小组支持西藏抵抗运动",同时也认为"西藏人继续有效的抵抗,不仅会给中共造成很大麻烦,还有助于在整个地区保持抵抗的火种";"这不仅是出于对西藏的人道主义考虑,也是为自由世界的长远着想"。1960年2月4日,白宫举行有总统艾森豪威尔参加的会议,在听取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关于"支持西藏抵抗运动"的计划执行汇报后,"总统批准按照预定方针继续执行该计划。" 1964年起,约翰逊政府逐步将美国在越南的军事行动从"特种战争"升级为"局部战争"。与此相配合,1964年1月9日,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加大实施"西藏计划"力度,每年所需经费173.5万美元,并认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除非中国及西藏的事态发生突然变化,这一有关西藏的长期政治计划的开支预计不会超过这个数字"。1966年,中国出现"文化大革命"风暴,"中国及西藏的事态"确实"发生突然变化"并对美国的"西藏计划"造成灾难性的影响。1968年年初,美国在越南战场遭到越南南方军民发动春节攻势,败局已定,与此同时,由国务院、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等机构代表组成的、负责海外秘密行动的部际小组"303委员会"于1月16日提交的"关于西藏各项行动的情况报告"也对"西藏计划"作出极其悲观的评估,认为: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巨大混乱蔓延到西藏,这包括内部交通、通讯、旅行的破坏,以及治安和秩序在很大程度上瓦解。不幸的是,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西藏人民想利用这一内部混乱寻求进一步的自治。中国的安全状况并没有显示出恶化的迹象;而且他们对西藏的控制,不论是在政治方面还是在军事方面,仍像以往一样广泛深入。西藏领导层已经被清除。由于中国人直接控制当地的行政,大量的秘密财产被发现并被消除。

越南战场的失败导致美国在东亚实行收缩政策,中央情报局逐渐取消了在美国国内对叛乱分子的训练计划,美国对"藏独"支持的年度预算被压缩到不足120万美元。尼克松上台之后,美国针对西藏的计划被逐渐抛弃。

20世纪50、60年代,美国遏制中国的西藏政策是配合朝鲜及越南主战场的侧翼部分。其目的是想让新中国在西面分出力量以减轻美国在东部战场的压力。美国政府曾告诉达赖分子"美国的立场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但我们不应造成一种印象,即美国是为了冷战需要而在利用西藏的局势"。事实上美国确实是为了冷战的需要才制造出所谓"西藏问题"。但历史经验表明,美国能在这条战线上可能取得的实际成效也几乎是微乎其微,或说根本不可能。曾对西藏最有野心,其失败经历也最为惨痛的英国反倒将问题看得明白。1950年6月30日,美国驻英大使道格拉斯在致艾奇逊的电文中披露的"英国驻华盛顿使馆就西藏问题进行的秘密谈话"认为:

西藏不容易进入的特点使得任何加强对中国进行军事抵抗的行动都不现实。西藏长期被认为不能进行除了名义上的任何抵抗。

英国过去在西藏的利益来自于与西藏毗邻的印度。这些利益现在被印度继承下来了。英国不再继续向拉萨派驻代表。印度已经明确表示不可能给予西藏直接的军事支持。1950年1月印度与英国协商之后,印度决定给予西藏外交支持并提供数量有限的小型武器。印度承认,如果中国决定占领西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中国的占领。

任何干涉西藏的企图都是不明智的。英国对于在这个地区同中国纠缠没有足够兴趣,在任何情况下英国都不会抛开印度。

英国人的这些看法基于这样的经历:西藏的地缘政治是重要的,但是西方国家若想劳师远征海拔4000米之上的高原雪域,在军事上是极难想像的,即使远征取得胜利,也不可能实施占领。1899年,寇松接任印度总督后对西藏的政策从过去的"耐心等待"到"积极进取"。此后就着手为控制西藏做政治和军事准备。1904年8月3日,英军曾攻陷拉萨。英军进入拉萨后大肆抢掠,但到9月严冬即将到来而不得不从拉萨撤退。英国人由此得到了"西藏不容易进入的特点使得任何加强对中国进行军事抵抗的行动都不现实"的经验。这种经验对英国世界霸权的后继者美国来说也不是一点没有:1950年印度为西藏叛乱分子提供的为时半年的作战所需,由于"牲畜驮运是惟一实用的运送手段,上述弹药数量约需7000头骡子的运送。由于没有那么多的骡子可用,一部分或者全部的3英寸口径迫击炮和弹药可能无法运离印度",以至美国后来对达赖集团的支持"在很长的时期内需要相当巨大的经费"。

其次,西方对中国西藏主权的干涉,无论如何不能绕开印度。1959年4月30日,美国代理国务卿狄龙在致艾森豪威尔的电文中提到这一点,认为"作为西藏的邻居,印度控制着通向西藏的主要通道,而且是达赖喇嘛的主人。印度是一个重要因素。"因此,离开印度的帮助,美国对"藏独"的支持仅靠空投是无能为力的。而印度传统上是与英国外交接近而与美国疏远,又在北方与中国近邻,为了全力防务印度洋必须稳定北方,因而在西藏问题上不能随意表态。其次,刚刚独立不久的印度及其与英国有着密切政治联系的领导人尼赫鲁,对二战中美国对英国落井下石的手段心知肚明,因此他们这一代领导人对美国保持着高度的防范心理,因此决不会让美国插手西藏问题。如果美国控制了西藏而在印度洋有了美国的基地,那印度的安全就处于南北受制于美国的境地。印度独立后首任驻新中国大使且与尼赫鲁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的潘尼迦对此看得清楚,他说: 二次大战结束后,美国成了至高无上的海军国。不错,它还没有能搞成世界海权国必备的一系列基地、油站、船坞等等,但是从它在对日战争中所表现的海军联合作战规模之大,以及从它在海军建设中强调航空母舰的重要,都说明了美国海军可以远离基地作战,实际上是爱在哪里动手,就可以在哪里动手。它在太平洋上有珍珠港和马尼拉,又占领了从前日本手里的雅浦岛和关岛,真是不可一世。而对印度洋,美国战后确也搞了不少名堂。美国在阿拉伯、中东、巴林群岛的油权,表明了它同印度洋区域的联系正在大大增长。就是对伊朗的统一,阿富汗的建设,美国也是兴趣很浓。实际上,由于美国奉行到处"遏制"共产主义的政策,所以各国沿海,凡是共产主义可能插足的地方,此刻都成了对美国安全有关的地区。战后的世界形势给印度洋带来的对立局面如此,它很可能又一次把印度变成一个主要的战略性战场。

印度独立后首任总理尼赫鲁在对印度共和国历史有深远影响的《印度的发现》一书中说:

"印度以它现在所处的地位,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的。要么就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销声匿迹,中间地位不能引动我,我也不相信中间地位是可能的。" 对于长期受英国文化教育,并对英国地缘政治学说有深刻理解的尼赫鲁而言,他在这句话中所表达的是他对存在于世界地缘政治体系心脏海区即印度洋并拥有巨大版图的印度能否长期完整存在的前途的不安和忧虑,而造成不安和忧虑的真正原因正是继英国之后的美国的霸权活动。正因此,1949年12月,当美国驻印大使遵照艾奇逊指示"利用共产主义对西藏的威胁来强调来自共产党中国危险危及了印度自身",挑拨印度政府"对中国事务的发展持半超然态度是不现实的",结果得到的却是"印度令人气馁的态度"[53]。后来的历史表明,尽管印度与中国在西藏问题的理解上有相当的距离,但它对美国介入西藏事务几乎是绝对的排斥,因为对印度而言,美国介入西藏比对中国危险更大;而如果没有印度的全力支持,美国在西藏问题上几乎就无所作为。这就决定了美国对达赖集团的支持及其效果只能是极为有限的。

中国的西藏问题研究者应对此予以足够的注意:既要高度警惕美国支持"藏独"势力对中国统一的破坏作用,又要明了这种作用的天然有限性。不管美国宣传机构怎么夸张,"藏独"活动最终只能是"有几个苍蝇碰壁"的闹剧而已。对此,就连达赖本人在尼克松访华后也明白了许多,他曾感叹世事炎凉,说:"美国自从70年代承认中共,就断绝了对西藏的支持--这证明了他们的援助只是反共政策的一环,而不是真心实意要恢复西藏独立。"

其实,这一点美国人也不是不明白。1949年4月,就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美国有识之士就对美驻印度使馆提出的干涉西藏的政策提出置疑,认为:

做出承认西藏的决定不仅仅涉及我们对西藏的政策,而且涉及我们重新考虑对中国的政策。我们所奉行的对华政策的一个基本原则向来是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这个原则阻滞、虽然没有完全阻止中国被逐渐瓜分,还帮助中国通过第二次大战确立了大国的地位。这种政策不应该放弃,除非清楚地看到中国将不可避免地长期陷入分崩离析的局面,而且西藏对于我们利害攸关。

事实上,西藏意识形态和战略上的重要性非常有限。由于地处偏僻、其政府和社会的原始特征、与外部世界联系有限的特点,除非得到影响深远的实际的措施的支持,不能指望西藏长期在意识形态基础上倒向西方。如果我们不能采取这些实际措施,承认本身并不能使西藏与西方站在同一战壕里,实际上反而可能有悖于我们的长远利益。同样利用西藏战略价值的努力,例如,作为空军基地或火箭发射场,可能遭遇不仅是地形和天气方面可怕的难题,而且还有西藏人基于宗教立场对飞机飞越其领土的反对。除非在西藏发现稀有矿藏,军方认为西藏没有战略价值。

能否采取什么实际措施的答案很大程度上在于现在控制西藏沟通西方通道的印度。如果印度与西方合作,西藏作为战略和意识形态意义上的重要性就会大大减弱。如果印度不与西方合作,利用西藏作为西方堡垒的困难就会大大增加。

事实上,当年美国对其反华的"西藏计划"的有限性也不是不明白,只是由于有了朝鲜和越南战争的爆发,美国才强化了对达赖分离中国的活动支持力度,至于这种支持的有效性,由于配合主战场的需要,美国政府也只能是不可为而为之。1950年3月1日,艾奇逊还在发给美驻印使馆的192号电文中告诉亨德森"国务院希望印度能满足西藏有理由的防御需求,并相信印度最好在其能力范围内,继续承担援助西藏的基本责任"。3月8日,亨德森在给艾奇逊的第301号电文披露印度已向"藏独"势力提供"小型武器要求",其提供的"军事援助在实质上应是更多地提高西藏的士气","而不是想像中的阻止全面入侵的措施"。最让美国"令人气馁的"还是在艾奇逊在301号电文发出一个月之后,也就是4月1日,印度宣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美国假手印度干涉西藏问题以配合东亚两场战争的企图,在印度的不信任和中国的不妥协斗争中最终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