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3月5日上午,约瑟夫·斯大林在位于莫斯科郊外昆采沃的别墅中去世。


苏联宣布全国默哀八天,所有部门、司局、工厂停止工作。定于3月9日安葬斯大林,人们都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连续三天,几公里长的队伍蜿蜒在莫斯科的大街小巷,人们排着队向普希金大街缓缓移动,沿着这条街走向工会大厦的圆柱大厅。斯大林的遗体安放在大厅高台阶上,周围摆满了鲜花。


来参加具有历史意义安葬活动的有格鲁吉亚专门的哭灵人,据说有几千哭灵人--身穿丧服的女人。安葬的这一天,她们走在追悼队伍后面尽量大哭,无线电将转播她们的哭声。


所有人都想到工会大厦圆柱大厅去。莫斯科城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无人居住的城市。普希金大街及附近的小巷还算秩序井然,而其他地方由于人员过多很拥挤,想挤出令人窒息的混乱人群是根本不可能的:到处有军队和卡车,人们被围在中间无法疏散,大街只有一个方向不拥挤,人们都想加入人流到普希金大街去,但谁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到达这条大街。人们在各条街道上挤来挤去。


据说,只有从特鲁布街才能走到普希金大街。因而人流涌向特鲁布街,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到达这条街上,许多人死在半路。据目击者称,踩死的人被撂到卡车上运到郊外,埋在一个大坑里。最惨不忍睹的是有的人被踩昏过去,后来苏醒过来求救。这些人本可以救活,但救护车当时因参加吊唁不工作。没有人关心受伤的人,他们注定得不到救助。所有事情都不得影响安葬斯大林。


作家德米特里·沃尔科戈诺夫在《凯旋与悲剧》一书中描述了悼念活动。书中写道:"已故的领袖仍旧对自己忠贞不渝,就是死他也不能一个人孤零零地死。人聚集过多,莫斯科大街上有些地方发生拥挤,死了很多人。许多条街道上演了一幕幕悲剧。人群异常拥挤,许多人被挤到墙根。铁栅栏倒塌,大门被挤坏,商店橱窗被挤碎。人们爬到路灯铁柱上,没有抓住从上边跌下来,再也没有爬起来。有些人爬到人群上方,在人的头上爬行。有些人很绝望,想从卡车底下往回爬,但他们无法爬过去,这些人软弱无力地躺在地上,无力再爬起来。后边挤上来的人踩在他们身上,人群被挤来挤去。"


这些事当时被禁止谈论。几年后,这一事件的见证人才走到前台来,但无人认真探究这件事。这场混乱中死了多少人,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