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著名媒体人猛批:西方媒体和政客的“三大罪状”

很明显,一些借奥运之机煽动反华情绪的西方媒体和政客已经得了“伪善症”,当你与他争辩时,他还会说,这是在“关注中国”。但是,这背后的种种症状,却明显是带有偏见、不公、违反民主与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如此看来,需要给西方人号号脉了。

症状之一可称为“眼疾”。明明是极少数打砸抢分子在搞破坏,却被看成是“僧人的和平请愿”;明明是一些“藏独”分子多次试图对火炬手进行人身攻击,甚至连残障火炬手也不放过,却还被视成是“和平人士”。那些媒体和政客大多“一边倒”地给“藏独”人士、各种“人权斗士”行注目礼,大篇幅报道他们,而在描述中国时,要么对中方观点视而不见,要么就是使用“暴力”、“武力”及“强硬”等字眼。


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多次提起1959年达赖策动的“起义”遭到“解放军的武装镇压”。但是,几乎没有一个西方媒体提过达赖喇嘛早在1951年就同意西藏归属中国中央政府管辖,西藏的主权属于中国,不存在什么争议。这不是得了“眼疾”是什么?


症状之二是“失忆”。一直呼吁中国建设“法治社会”的西方世界,在中国政府依法控制暴力事件蔓延、维护社会秩序的时候却开始指责中国,对正当的管制措施表示“关切”。然而,在那些自诩“自由与民主”领袖的西方国家,抗议示威也必须要遵循政府和警方规定,暴力行为更是不被容忍。


指责中国政府的某些法国人不应当忘记,在2005年底巴黎近郊发生骚乱时,现在的总统、当时的内政部长萨科齐态度强硬,称在骚乱中实行“打砸抢”行为是犯罪,政府应该依法惩处。他还称100多名涉嫌参与暴乱的法国籍穆斯林移民为“外国人”,要求将他们全部递解出境,还宣布对此类犯罪的态度为“零容忍”,并把维持法治与秩序作为后来竞选总统的重要内容之一。


再来看看美国。在西藏问题上充当“道德权威”的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从1976年到1996年一直担任代表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委员,长达20年。她不应当健忘到了连16年前发生在她眼皮子底下的洛杉矶种族大暴动都不记得了。当时,美国政府除了出动洛杉矶市警察局的警力外,还动用了1万余名海军陆战队和国民警卫队员及大批装甲车,前往该市实施戒严和宵禁。这些武装人员用催泪瓦斯和棍棒,硬是在4天内控制住了这场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种族骚乱。在这期间,估计大约有50-60人死亡,大约1万人被逮捕。


这些号称已经民主了200多年的西方国家在管制暴力示威时,不惜采用强硬的军力和警力。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样做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稳定。同样的依法治国的标准,怎么到了中国,就变了味?看来,这些人真是得了失忆症。


症状之三是“偏执”。西方常用“中国民族主义”来形容中国公众对政府维护国家秩序的支持,似乎中国人的爱国热情都是一时间头脑发热,极少有人用正面词汇“爱国主义”。然而,最近在美国发生的一个小插曲却反映出美国人的偏见。总部设在瑞典的某个知名伏特加酒公司最近在墨西哥发布新的广告,新版广告是一张大约1830年的美洲地图,其中现在已成为美国领土的南部几个州原来属于墨西哥版图。广告词大意是:“在一个绝对完美的世界,墨西哥的版图可能是这样的。”美国人不满了,高喊“爱国主义”的口号,联合抵制该品牌的伏特加酒,并要求酒商道歉。美国人将保护美国领土与主权完整统称为“爱国”,而其他网站则将中国人保护中国的主权与完整称为“民族主义”,甚至固执地坚持中国应该把西藏“归还”给“西藏人”自己。某些美国人的“偏执”似乎已经到了心理变态的严重地步,别人一爱国,他们就特别难受。


由此可见,某些西方人实在是病得不轻。对于这些人,我们可以送上一句毛主席语录:一个人有了病,不敢说,怕人家知道,也不敢去找医生。其结果是害了自己,要脸不要命。西方的某些老爷们,还是先把病治好了,再来评说中国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