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一段骑警的经历

作者:刘启涛 文章来源:辽宁警网 点击数:288 更新时间:2008年03月10日 10:36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望着眼前杂志上英姿飒爽的女骑警骑在马上,美丽的广场映衬着美丽的制服,美丽的制服包裹着散发着热情与高傲的美丽警花,这支吸引了无数眼球和闪光灯的骑警队伍,同足球一样,已成了美丽滨城靓丽的名片。我的思绪回到了十年以前,我也曾有过一段但鲜为人知的骑警经历。

就是在1997年,刚刚警校毕业的我被分配到了基层派出所。报到的那天,在县局政治部送我的吉普车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来到时,已经半昏迷的我,狠狠的将手中的烟头扔在吉普车内,又狠狠的踩个粉碎,仿佛所有的怨恨就像这烟头一样被我弄了个稀吧烂,“怎么分到了这样一个鬼地方,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该死的沙漠派出所”。还没有到地点,我就想着如何尽快调走。刚到派出所时,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尽快调走,不能适应满是风沙的乡村,更不屑一顾所谓的骑警,怨恨派出所条件的清苦,收入的微薄,交通的不便,着时闹了近一个月的情绪。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被派出所民警的工作精神所感动,他们的工作转变了我的态度,让我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我的心象大漠边缘那挺拔的樟子松一样,将根深深的扎入了贫瘠的沙漠之中。

曾记得,黄昏大漠,马背銮玲,所长一行带领着“轻骑兵”慢慢的消失在黄沙之中,在马背上开始了巡逻行程。马上巡逻队共有本地驯化的马十匹,巡逻队员都是各村委会的治保主任,他们在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到林区,到各村屯巡逻守望、护林防火等工作。马背上的战友是那么的乐观、豁达。多年来,他们一直收入微薄,每个月只有不到500元的工资,甚至没有一套完整的警服,但他们却一直在默默奉献着,脚踏实地工作着,每天都是那么乐观,对工作充满热情,对未来充满希望。老警们曾打趣地对我说“小伙子别着急,你就在这慢慢干吧,早晚有一天,上边会给我们配上‘沙漠风暴’大吉普的,你年龄小,肯定会赶上的,但有了‘沙漠风暴’这马队也不能丢了,有时候这马比那车好使!”

曾记得,当夕阳斜下的时候,所内一行十人,便会迎着大漠风沙来到樟子松林。樟子松林外的大漠是广阔而浩瀚的,沙丘起伏犹如黄色巨浪连绵不决。松林外是狂羁难训的风沙,松林内便是安居乐业的人们。看着这样的景象,我的心里有了这样的感触:樟子松林抵御了风沙的入侵,如果把大漠的风沙比作犯罪之源,那么人民警察便是这片樟子松林,正是有着这样一群象樟子松坚忍不拔的人民警察,才能让世人的罪恶之念不任意妄为,最终才有每个家庭的欢歌笑语。

大漠的风沙是无情的,但这里人却是那么有情。在发生民事纠纷、治安、刑事案件时,派出所民警也会骑马及时赶到,群众看到骑马而来的民警即感动,又亲切。感动的是,派出所条件差,警察很清苦,但他们却不推诿扯皮,骑马来为群众排忧解难,亲切的是,警察就是群众中的一员,他们与我们一样,我们骑马去赶集报警求助,他们骑马随同我们来,大家都是马背上的兄弟。可以说,在这一特殊地区,警民关系的密切,骑马是桥梁也是纽带。这支骑警队伍在巡逻守屯,护林防火等治安防范和打击犯罪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被当地群众亲切的称为“大漠中的轻骑兵”。这支队伍的存在,不但有力地维护了辖区社会治安,保证群众安宁,更体现了辽西北公安民警在艰苦的环境下从不退缩的感人的情怀。

我还记得,所长赶着马车拉着我颠簸了三个小时,去群众家调节一起邻里纠纷……

我更记得,他们耐心地把我扶上马,较我如何去驾驭战马……

我更记得,在一年后,因工作需要,我被调到县局刑警大队时,在战友们送我时,我站在马前,不禁留下了难舍的泪水……

…………

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因工作的需要,我已经变动了若干岗位,如今已经来到了机关工作。如果有人问我,十年的警察生涯,最难忘的是什们?我会毫不犹豫而自豪地说:是刚刚参加工作时骑警的经历,我当过名符其实的骑警。如今,我也时常坐在办公室里跟仍工作在那里的战友通话,谈起马队,他们欣喜地告诉我:“公安‘三基’建设以来,派出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房子变新了,车辆更好了,我们工作更有干劲了,辖区群众对我们更满意了。”我也感激地对他们说:“谢谢你们,当年你们把我扶上马背,帮我扶正了人生的坐标,让我正确认识到了什么是人民警察。如今我仍然留恋着那段日子,我不会在优越的环境里有丝毫懈怠,请战友放心。”




文章录入:省厅 责任编辑:shangzhengre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