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飞行员降落台北:喝令日酋降下太阳旗

弋鹰7277 收藏 2 58
导读:1945年,在倭寇铁蹄下历经50年沧桑的台湾岛,终于被中国收复。半个世纪的岁月,抹不掉宝岛儿女的热血之心,一弯海峡,隔不断华夏子孙的骨肉之情。 抗战胜利了!当中国军民欢呼雀跃的时候,在海峡对岸,绝望的日军却开始了疯狂的破坏 1945年8月10日,在中国的大后方,素有"火炉"之称的山城重庆,笼罩在滚滚热浪之中。 傍晚7时许,陪都国民政府大楼的对面,驻渝的美军总部,突然传来一阵喧腾,原来美军在收音机里收听到了日本投降的消息!美国人疯狂了,高鼻子

1945年,在倭寇铁蹄下历经50年沧桑的台湾岛,终于被中国收复。半个世纪的岁月,抹不掉宝岛儿女的热血之心,一弯海峡,隔不断华夏子孙的骨肉之情。

抗战胜利了!当中国军民欢呼雀跃的时候,在海峡对岸,绝望的日军却开始了疯狂的破坏

1945年8月10日,在中国的大后方,素有"火炉"之称的山城重庆,笼罩在滚滚热浪之中。

傍晚7时许,陪都国民政府大楼的对面,驻渝的美军总部,突然传来一阵喧腾,原来美军在收音机里收听到了日本投降的消息!美国人疯狂了,高鼻子蓝眼睛的美军官兵手里拿着啤酒瓶,冲上大街游行,把胜利的消息和喜悦传达给路边的中国人。听到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许多围观的中国人也疯狂了,加入到游行的人群之中。

郁积了八年的苦难、愤懑、忧愁,一下子烟消云散。人们尽情地宣泄自己的情感,流泪、呼喊、跳跃、欢乐......

就是同一个夜晚,台湾岛和台湾海峡漆黑一片。突然,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基隆上空燃起了熊熊的火焰;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炮台上,一门榴弹炮的炮膛被炸裂。火光中,几名赤裸着上身的日本军人又奔向下一门大炮。

原来,当台湾军管区司令部的一伙日本军人听说日本投降的消息后,有的号啕大哭,有的怒骂不止,还有的以头抢地、用拳头砸向地面和桌子,甚至把手捶得鲜血淋淋;更有甚者切腹自杀。

有一名叫岗本的少佐擦去眼泪,狠狠地嚷着:"我们的武器、弹药绝不能留给中国人,要把它统统破坏掉!"

"对!要把武器统统破坏掉!"

十几名士兵狂叫着附和。于是在夜幕的掩护下,这些极端分子去了基隆的炮台,他们有的把手榴弹扔进炮筒内,有的把炸药包放在瞄准具上,还有的干脆把炮弹倒过来塞进炮膛,于是巨大的爆炸震撼着夜空。

从8月10日晚到15日,台湾岛上,从台北到台中、台南,火光冲天,爆炸声不断。各地都有日本军人在破坏武器,有的把粮食、被服、轮胎集中起来,浇上汽油焚烧;有的在弹药库内放火,爆炸之声彻夜不绝;有不少的日本军人砸坏飞机的仪表盘,戳破飞机轮胎;有的炸沉军港内的军舰,拆除轮船上的仪表、设备,使其无法开动;还有的把山炮和野炮推进大海;在海滩上,两辆战车的驾驶员将油门踩到最大限量,然后面对面地相撞在一起;还有的残忍地在军马的草料中掺进大量的水泥......

正在急行军的国民党70军接到命令:收复台湾;70军军长陈孔达和副军长陈颐鼎兴奋地倒上绍兴女儿红,为中国收复台湾干杯

8月下旬,虽然立秋已经十几天了,东南沿海地区酷热难耐。闽东地区崎岖的山路上,行进着一支绵延了十几公里的队伍,官兵们个个挥汗如雨,顶着烈日急行军。

70军是抗战中一支能征惯战的部队。参加过淞沪战役、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枣宜会战等正面战场的作战。日本投降以后,该军在福建境内,奉命赶赴浙江温州、丽水、缙云一带,担负对浙东地区日军的受降任务。

"紧急命令--"

一名传令兵骑在马上,扬鞭催马,飞奔而来。马蹄铁与山石的相撞,不时迸出点点的火星。传令兵来到副军长陈颐鼎的吉普车前,滚鞍下马。司机将车停在路边,陈颐鼎接过传令兵的电报看后,立即向作战参谋下达命令:部队就地休息,然后向宁波方向前进。随后,陈颐鼎命令司机调转车头,沿原路返回。

黄昏时分,吉普车终于在一幢架着天线的天主教堂前停下,风尘仆仆的陈颐鼎下了车,这时,军长陈孔达已等候在门前。

陈颐鼎立正敬礼:"报告军座,属下奉命前来!"

陈孔达还礼:"辛苦了!"接着他一反稳重老成的常态,像个孩子般调皮地问道:"又新兄,你猜猜,这次上峰给了我部什么任务?"

"去福州?再不就是去温州?"

"哈哈--"陈孔达见陈颐鼎猜不着,得意地笑起来,拉着陈颐鼎来到作战室的军用地图前,指着福建东面的台湾和澎湖列岛一字一顿地说:"我部的任务是去收复台湾!你我将成为现代的卫温和郑成功!"

"这太棒了!"陈颐鼎高兴得大叫,"台湾被小日本霸占了五十年,该我们扬眉吐气了!"

陈孔达说:"我奉命先期飞台,你率领部队为渡海和登陆做好各种准备!"

陈颐鼎着急地问:"准备?这么多人,要征集多少船只才能渡海?"

陈孔达道:"放心,有盟军的登陆舰和飞机,还怕过不去?"

陈颐鼎笑道:"有此壮举,也不枉虚度此生!"

陈孔达叫副官拿来绍兴的女儿红酒,分别倒在两只搪瓷缸子里,豪爽地说:"来,让我们为台湾干杯!"这一天晚上,陈孔达和陈颐鼎都喝醉了。

70军的官兵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后,人人都激动得彻夜未眠。

10月14日,在宁波经过短期整训,换上美式军服和装备的70军75师、107师和军部直属5个辎重团,先后在北仑港登上几艘美国大型登陆舰,起锚出海,乘风破浪,向台湾方向而去。天空上,还有飞行大队的飞机护航,数十架战机排成一个一个编队,呼啸而过,甚为壮观。

茫茫大海,无边无际。白天,无数海鸟追逐着军舰和海浪,欢快地飞翔着。夜晚,军舰上灯火辉煌,海面上,信号灯相互应答,发布信息,灯光闪烁,煞是好看。只有船舱中的70军官兵,苦不堪言。原来该部队是湘军部队,官兵全是一群没有见过海的"旱鸭子",风浪一大,一个个头晕目眩,呕吐不止;有的人甚至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狼狈不堪。尽管如此,却没有一名士兵叫苦叫累。

舰队走一段,停一段,当飞机侦察无敌情后,舰队再继续前进。

中国军队登陆台湾岛,令人吃惊的是,二十多个日军将佐在港口恭迎;中国军队顺利接收台湾,当地人民通宵欢庆回归

第四天清晨,海面风平浪静。陈颐鼎登上甲板,在曙光的照耀下,看着湛蓝的大海和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略带海腥味的新鲜空气。他抬腕看看手表,不免心里有些着急:"先头部队在美舰的护送下,应该到达台湾了吧?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呢?

上午8时许,一百多架美国战机隆隆飞过台湾海峡,在台湾的上空盘旋,形成强大的威慑。海面上,一艘艘的军舰为大型的登陆舰护航,以最高时速,向台湾前进。

"台湾!台湾!"瞭望塔上,一名士兵指着正前方,惊喜地大叫起来。

陈颐鼎急忙拿起挂在胸前的望远镜仔细搜索着,终于看见了海天极目处有一个小黑点。渐渐成为一抹绿色,"啊,那就是祖国的宝岛台湾!"

此时,报话机里传来75师罗哲东师长激动人心的声音:"我们已经在台湾登陆!"

陈颐鼎抓过话务员手里的话机:"有没有敌人反抗?"

"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立即巩固滩头阵地,掩护后续部队迅速登陆!"

台北基隆海滩上,一片繁忙的景象:美国大型登陆舰登陆钢板徐徐放下,75师官兵拿着枪,背着子弹带和背包,纷纷跳入水中,奋力向岸边冲去。

70军所部在基隆登陆,先以一团兵力占领滩头。登陆后,其余向宜兰、台北、淡水各要点推进。

是日11时许,几艘美国大型登陆舰沿着清除水雷后开辟出来的一条狭长的水道,进入了三面环山的基隆港。

陈颐鼎走下舷梯,踏上码头时,令他吃惊的是:岸上有二十多名日军将佐在列队恭候,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皇军"已经失去了骄横之态,向远道而来的胜利者行起军礼。

陈颐鼎戴着雪白的手套,冷冷地向他们还礼。一名持枪的士兵大声质问:"我们没费一枪一弹就收复了台湾,真他妈的不过瘾,你们为什么不抵抗?!当年你们也是这样登上台湾的吗?"

中国军队登陆台湾的消息像一阵春风,迅速传遍全岛。从1895年台湾被割让,到1945年回归祖国的怀抱,已经整整50年了。广大台胞奔走相告,欢欣鼓舞,互相庆祝,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通宵欢庆,几天后,70军预9师和新编入该军的97师也陆续开到基隆。立即向宜兰、苏澳、花莲、新竹等地推进。

据美国新闻处上海10月18日电:美国第七舰队总部今日宣布:中美水陆军事行动已经完成首次大规模运输,中国国军70军已至台湾之基隆,登陆过程未遭遇任何意外,投降之日军顺利缴械。

......

随后,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及陆战队第四团、宪兵第四团相继登陆台湾,陆续到达指定位置。62军在黄涛军长的指挥下,也于11月18日至26日在高雄等军港登陆完毕,集中于高雄、凤山、台南,向嘉义、台中等地推进。

中国飞行员降落台北,喝令日军司令官安藤利吉降下太阳旗

台湾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日本驻台的战斗序列有第9、12、50、66、71师团,第65、66、100、103、105、120步兵旅团,及其他部队,总数达20多万。

当时,台湾的日军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和投降,蠢蠢欲动。一伙日本军人,有组织、有步骤、有计划地干着破坏武器、焚烧物资、破坏档案,教唆台湾岛民进行所谓的台湾独立运动,和勾结日本浪人,组织暗杀团,阴谋制造恐怖活动,以达到阻挠和破坏中国政府接收台湾的罪恶目的。

这一切都被秘密活动在台湾的义勇队队员侦察在目,汇总到台湾义勇队李友邦队长处。李友邦立即电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

"敌在台策划阴谋:(甲)日台浪人组织暗杀团,准备阻止我赴台接收人员及做种种破坏工作;(乙)目前台湾全部交通已统制为军用;(丙)积极秘密破坏军事设施;(丁)教唆无知台民积极倡导台湾独立运动以作诱惑。已饬设法防止。"

为防止意外情况发生,中国代表必须尽早抵达台湾,接受日军投降。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手令:特任陈仪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随即又任命葛敬恩为台湾行政公署秘书长。


9月14日中午,空军第一路司令张廷孟率5架P-51式驱逐机飞临台北上空。当这条完全陌生的航线被年轻的中国飞行员征服,美丽的宝岛台湾第一次出现在中国空军的机翼下时,飞行员们相互伸出食指和中指比划成"V"字状,以示胜利。飞机在台北上空盘旋后,一架一架,陆续降落在台北的松山机场上。


机场上的日本地勤人员立即为张廷孟准备好了车,在日本宪兵的护送下,张廷孟驱车来到台北市的总督府。正在午睡的安藤利吉在梦中被手下唤醒,听说中国的空军代表已到总督府外,急忙起来,亲自到门口迎接。张廷孟和安藤互致军礼后,指着旗杆上的太阳旗说:"我是中国空军第一路司令张廷孟,奉命接受台湾机场。我代表中国政府命令你,立即降下你们的国旗!"

安藤利吉见上校军衔的张廷孟,竟然严肃地命令自己,觉得面子上太难堪。但又无可奈何,于是说:"我的明白!请你到总督府稍坐片刻,我立即叫人把它降下来!"

张廷孟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不!我现在就要看着它降下来!"

安藤利吉脸色惨白,只得命令手下:"还不快把旭日旗弄下来!"

随着太阳旗在旗杆上缓缓地落下,作为一位中国的军人,张廷孟心里油然产生了一种巨大的民族自豪感,真正地感到扬眉吐气。他转身而去,将曾经不可一世的安藤利吉晾在一边。

9月17日,张廷孟驾机飞临沦陷了50年之久的澎湖列岛。当涂有青天白日徽的中国飞机盘旋在珍珠项链般的澎湖列岛上空时,张廷孟和他的战友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据报纸报道:"这是一个空前的创举......飞机降落在机场上的一刹那,早已等候在机场上的同胞报以热烈的掌声与激情的欢呼。美丽的澎湖,风光旖旎,海港的雄壮和岛上七万多同胞回归祖国的激动心情,非笔墨所能形容。"

10月25日,中国政府代表陈仪,在台北公会堂接受日军代表安藤利吉的投降;中国正式收复台湾

台湾行政长官公署秘书长葛敬恩和台湾警备司令部副参谋长范诵尧等在重庆国府路140号筹组了台湾前进指挥所,决定先行赴台,接洽受降和接收问题。

10月5日,雾都山城重庆是一个难得的晴天。上午7时许,前进指挥所全所官兵连同赴台的新闻记者共71人,在重庆白市驿机场分乘5架运输机,飞往台北。下午1点左右,5架运输机抵达了台北松山机场。前进指挥所人员受到先期到达的我空军官兵的热烈欢迎,日方第10方面军参谋长谏山春树也代表安藤利吉到场迎接。

10月6日下午3时,在葛敬恩率领下,前进指挥所全体官兵在原台湾总督府官邸旧址前,列队举行升国旗典礼。这是国旗第一次在台湾土地上升起,它正式宣告日本对台湾的统治永远不复返了。在场的官兵目睹青天白日国旗冉冉升起,在旗杆顶上高高飘扬时,无不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10月24日,台湾省长官公署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陆军联络总部参议邵毓麟和台湾美军联络司令官顾德利上校,工矿处长包可永等十余人,由上海虹桥机场登上美军飞机,飞往台湾,在机场送行的有顾祝同、汤恩伯、戴笠等人。

下午1点50分,陈仪抵达台北松山机场时,受到前进指挥所主任葛敬恩、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李翼中、总部参谋长柯远芬、70军军长陈孔达、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李世甲、空军第一路司令张廷孟、外交部驻台特派员黄朝琴、宪兵团团长高维民、总部美军联络组参谋长贝格上校及台湾民众代表林献堂等的欢迎。

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总司令大将安藤利吉、总参谋长谏山春树率领海陆空军最高将领,也在距离飞机100米处列队欢迎。

陈仪一行下了飞机后,机场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军乐队奏响了雄壮的国歌。陈仪等向国旗行礼。在台湾的土地上听见这首熟悉的乐曲,一种自豪的感情油然而生。而对面的安藤利吉一听到这个曲子,顿时脸色苍白,额头上黄豆般的汗珠滚了下来。他也向陈仪举手行军礼,之后便低下了头。

陈仪检阅了仪仗队后,与等候在停机坪上的欢迎代表们一一握手。他出了候机休息大厅后,向聚集在广场外的台湾民众发表广播讲话。他说:"本人来台湾并非是为了做官,而是要为台湾同胞谋福利。"

陈仪一行驱车前往台湾行政长官公署时,几万名台湾同胞挥舞着中国国旗,热情地欢迎来自祖国大陆的亲人。

10月25日,在台北公会堂(后改为中山堂),隆重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台湾省日军受降典礼。公会堂的讲台中央悬着"和平永奠"的大字,下有孙中山总理的遗像,两边挂着党旗和国旗以及蓝底白字的"V"字,象征着胜利后的和平气象。

8点50分,台湾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上将、秘书长葛敬恩、台湾警备司令部参谋长柯远芬、副参谋长范诵尧、70军军长陈孔达、107师师长黄华国、空军第一路司令张廷孟、台北地区空军司令林文奎、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李世甲,以及国民党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国民政府各部、会特派员,台湾地方代表林献堂、陈炘、杜聪明、罗万倬、林茂升等三十余人;盟军代表顾德里上校、柏克上校、和礼上校等20人,在数百名观礼人员的热烈掌声中,在新闻记者闪烁不停的镁光灯的照耀下,依次入席。

8点55分,在中方人员的引导下,日方投降代表、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大将、参谋长谏山春树中将、总务长官代理农商局长须田、高雄警备府参谋长中泽佑少将等入场。他们在受降席前站好,立正向陈仪等受降官敬礼。陈仪回礼后,日本代表在投降席就座。

上午9时整,鸣礼炮12响,典礼正式开始。陈仪将军首先宣布:"日本业于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即1945年)九月九日在南京投降。本官奉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之命令,为台湾受降主官。兹以第一号命令交与日本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将军具领,希照办理。"

安藤利吉听后微微点头,表示接受。陈仪将受领证即交给参谋长柯远芬,由柯远芬再送交安藤利吉。安藤利吉在受领证上签字完毕,再由参谋长谏山春树将受领证交给陈仪将军,陈仪将军阅后认可,命令日方投降代表退席,安藤利吉随率手下神色黯然地离开会场。前后总共为5分钟。

随即陈仪发表广播讲话:"本人奉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转奉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之命令,为台湾受降主官。此次受降典礼经于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在台北公会堂举行。顷已顺利完成。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皆已置于中华民国政府主权之下。此一极有历史意义之事实,本人特向我国同胞及世界报告周知台湾现已光复。吾人应感谢历来为光复台湾而牺牲之革命先烈,及此次抗战之将士,并感谢协助吾人光复台湾之同盟国家,尤其应使我们衷心感谢不忘者,为创导中国国民革命运动之国父孙中山先生......"陈仪广播讲话不时为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所打断。

9点13分,这一划时代的受降典礼始告结束。

下午3时,台湾各界人民代表,在公会堂举行台湾光复庆祝大会,陈仪将军率党政军及各方代表出席典礼,并亲自致词表示祝贺。会场外拥挤了数万名台湾同胞,人们尽情地欢呼、感慨地流泪、热烈地拥抱、拼命地挥动手里的国旗,还有的老人抱着正在值勤的国军士兵,痛哭失声。台北市各大专院校学生及各界人士、市民数万人,自发举行盛大的全市大游行,庆祝台湾光复,欢庆队伍络绎不绝,狮舞龙灯的传统表演,抒发了台胞热爱祖国的赤子之心。

1945年10月25日,这一个不平常的日子,被定为台湾光复日。

落日的余晖将台湾海峡染成一片血红,夜幕降临后,海上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清辉洒向海峡两岸。夜晚,是全体台湾同胞举行家祭的日子。

丘逢甲的儿子,51岁的丘念台在寓所中沐浴更衣,摆上水果、点心、白酒,他从小佛龛中,请出写有"先父丘逢甲之灵位"的牌位,用衣袖轻轻地擦拭着,然后端端正正地供奉在祭台的正中。

1895年,丘逢甲在台湾抗日失败,返回祖籍广东嘉应州镇平镇,从事教育。他身在大陆,却心系台湾,自称"台湾遗民",号"沧海君",慨然有报秦之志。他特意手书"念台"两个大字,挂在寓所的墙上。又将一岁的儿子丘琮取字"念台"。在此期间,他创作了许多爱国诗歌,抒发自己念念不忘台湾,盼望早日收复故土的心情。

1912年2月25日,丘逢甲病卒于广东镇平故居。临终之际,叮嘱儿子丘念台说:"我死后必将我南向而葬,我不能忘记台湾啊!"

香案的两边各有一枝两尺高的红烛,蜡泪长流,烛光将屋内照得通亮。丘念台点燃了三炷香,插在香炉中。在氤氲的青烟中,喃喃地念着南宋大诗人陆游的《示儿》诗:"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望告乃翁。"

"扑通"一声,热泪盈眶的丘念台跪倒在地,给父亲丘逢甲的灵牌叩头行大礼,手里还有一张雪白的宣纸,上面用毛笔楷书写着祭文:

维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祖国宝岛台湾光复,回归中华。距离前清光绪二十一年,清廷割让台湾予日本,整整五十周年。遥想当年割台之日,先辈奋勇杀敌,喋血宝岛,赍志而殁,抱恨终天。今天,您的未竟之志终于完成!念台特意举行家祭,将此特大喜讯告慰您的在天之灵,想必您定会含笑于九泉。伏维尚飨。

是夜,台湾岛凡有炎黄子孙之处,都在举行家祭,庆祝台湾光复。从台北、台中到台南,全岛弥漫在浓浓的馨香烟火之中。家家户户、男女老少,素衣白幡,摆起香案,点香燃烛,祭祀祖宗,将台湾回归祖国的喜讯,告慰先人。

1946年1月12日,中国政府正式宣告:"台湾人民原系我国国民,由于敌人侵略致使丧失国籍,兹国土重光,其原有中国国籍之人民自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10月25日起,应即一律恢复我国国籍。"从此,台湾同胞在事实上和法律上都恢复了中国国籍,回到祖国怀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