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49.长春行

wh0440 收藏 0 1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size][/URL] “有没有搞错?!让我和刀条千里迢迢地来长春就为了销一个不知深浅的装B大学生?这有点太简单的了吧,就那小子,我看你一个人轻松就能废了他呀。”豹子跟我抱怨着,光着个屁股歪在桑拿浴室木椅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是高明之处,小风的意思是不想在学校造不好的影响,这是大学知道不,不是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有没有搞错?!让我和刀条千里迢迢地来长春就为了销一个不知深浅的装B大学生?这有点太简单的了吧,就那小子,我看你一个人轻松就能废了他呀。”豹子跟我抱怨着,光着个屁股歪在桑拿浴室木椅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是高明之处,小风的意思是不想在学校造不好的影响,这是大学知道不,不是咱那边城东街,我还真没来过长春,借这个机会旅游也不错嘛。”刀条对这里的高消费的享受很是买帐,边用毛巾抹着满脑袋汗,边搓着自己的发达的胸大肌,胸前纹刺着一条凶悍可畏的翻云蛟龙栩栩如生,精瘦而强悍的身体象个车轴。


“呵呵,不全是让你们来打架的,主要想让你们看看大学是啥样,你们不总把没上大学当遗憾吗?帮你们弥补一下,再就是学习一下大城市的娱乐行业的先进经验和技术,我不是说了吗,咱们准备下一个生意就是开桑拿浴吗?看看人家是怎么干的。”我安抚着昨晚深入校园在我们教室走廊帮我干活的两兄弟。


“那小子咋样了?也不知道。”


“双腿骨折,得坐半年轮椅了,让他老实点是对学校做出的杰出贡献,你们干得不错!”我充分肯定着。


“其实叫两个小马仔就能办好的事儿,这么简单就OK了,没难度,没意思。”刀条咕哝着,“不过还是长春好玩,呵呵,真大呀!多玩两天,靠!我刚才看到吧台坐着那几个小姐长得一个个跟模特似的,真带劲儿。”说这话时本来就小眼睛的刀条此时的眼睛更眯成了色眯眯的一条贼缝来,下面的小弟也开始充血了.


“那你一会儿就挑一个上吧,我看你都憋得快流鼻血了,靠!”豹子嘲笑着刀条。


“听说这儿的一个小姐五百块钱,真他娘的贵呀,比边城贵好几倍呢!”刀条虽然嘴上说贵但心里还是痒得很,“是不是镶金边的呀。” 的


“X!是不是镶金边的你上了不就知道了吗?”


“快去吧,出来潇洒的还心疼钱?!”我催着眼看就要喷血的刀条,“我和豹子去那边修个脚,你如果在一小时内完活儿的话,算你是浪费活动经费,呵呵。” `


“我把你的份也消费了,我玩双飞,干个叫床立体声,哈哈。”刀条屁颠屁颠地去特服那儿叫鸡去了。


“你不担心学校或者公安找你麻烦吗?”豹子有些担心地问。


“他们没证据是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我得意地说,“你记得我们在高一时,你们村里有个村霸让我和白毛给销了的事吗?呵呵,我这次就是受那事儿的灵感启发才让你和刀条来的,伤得也一样,这样的人早激起民愤了,打了也就打了,没有人真会追究的。”


“当然记得,你和白毛也真够狠的,那小子养了快一年才勉强走路,不过真他妈的活该,村里人都拍手叫好,连派出所的都说活该!”豹子很解气的样子.


那个修脚的师傅手艺真不错,修完了脚以后捏了几个我和豹子脚,捏得很舒服,豹子又跟他说:“师傅麻烦你一会儿帮叫两个砸背的,谢谢你。”


“我最佩服你这一点,对谁都这么客气,我看你对你的那些小姐也那么客气,怪不得那帮小姐天天赖在你那儿不走,真行。”我夸奖着豹子善拢民心的特长,“一会儿你也叫个小姐吧,你长得这么白,叫一个黑点的吧,呵呵,这就叫黑白相奸(间)嘛,多好玩,呵哈哈。”我取笑着豹子的白皮肤,长得象个丫头。


“X!有知识的流氓才最他娘的流氓!”豹子反唇相讥,“我一会儿要个大学生的小姐!”

“X!别说认识我啊!我听说我们艺术学院的女生有在这儿坐台的。”


“好勒,我就专找你们学院的!”豹子一边打着屁一边叫色货去了.我趴在澡床上享受着,这里的砸背师傅的劲儿很大,但砸得全身舒坦. 我开始寻思着怎么应对可能的学校调查了。

我和豹子、刀条在吃夜宵时听刀条说,黑子他们的KTV生意准备的很快,预计能提前开业,他们还转达了黑子要我回去参加开业庆典的邀请,开业初步时间订在4月14日而不是当初定的五一节,用黑子的话说“4”在音乐里读“发”,四月十四号可译为“发了又发”,但我理解为这是“死了又死”还是不吉利。而这个开业时间仿佛在冥冥中注定让黑子的命运不会太吉利。

在东街,我们团伙的实力直线上升时,也是与对手增加对抗的时候,是矛盾是就得爆发,是问题就得解决。

这几年,在东街的老业主、也是我们老邻居吴扒皮的夜总会生意一直没有人影响他,改革开放这些年,他的确足足地赚了不少钱,他也是和我们这个团伙一样从东街的录相厅起家,再到全市最大夜总会,一步步走上的发家之路,手头有人有钱,也有用钱买来的势力。但在九十年代上半期时一种新娱乐方式很快就取代了拥有百年历史的夜总会,特别中国的人娱乐习惯更使夜总会这种娱乐方式很快被淘汰,而取而代之就是由卡拉OK发展而来的KTV。在边城很快推广KTV的就是黑子他们这些人,因为有着卡拉OK的良好基础,黑子他们很快把KTV包房这种娱乐方式扩大做强了,这种自娱自乐的方式更适合中国人、更适合中国的国情。就在黑子他们把装修新颖、豪华气派的KTV正式开业时,也就是吴扒皮的夜总会走向衰落时.

首先出问题就是小姐,其实中国的三陪行业就是从KTV开始的,在包间的卡拉OK里,客人要有人陪着唱、陪着跳、陪着喝,这就是早期的三陪服务,后来又加上了陪着睡。在KTV这种场合里玩,有着和外界相对隔离的感觉,这一点正适合当官的娱乐,所以,在中国KTV这个行业最早的顾客也就是这些挪用公款、贪吃贪喝又好色的贪官们。在三陪中,有的小姐只是陪唱、陪跳、陪喝,但不陪睡,这一点迎合了相当一部分不愿劳动又不想献身的女人从事了这个行业,但这是要求有一定的酒量和会哄客人开心的调情本事的。而吴扒皮干的是夜总会,那场合不适合当官的,更适合那些生怕自己不够牛B的爆发户们,但中国人大多还是有羞耻心的,在公开场合不方便做那些下三烂的勾当,后来那些爆发户也逐渐都往KTV这边玩,黑子的KTV正是开得适时。

而此时生意日渐下坡的吴扒皮并没有在这个行业本身找问题,而是找起了黑子的毛病,他以为是黑子在马俊超甚至发哥的帮助下要在东街挤兑自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吴扒皮这些年也为了适应生存,收养了不少两劳和刑满释放人员,因为他在严立刚团伙覆灭后总结了一些教训,即是钱和拳都要够硬。其实他现在才认识到这一点已有点过时了,因为这时有点聪明的道上混的都逐渐认识到和贪官勾结的权钱相加才是正道,而驴子经营KTV方便而又适时的做到了这一点,为团伙日后再次扩张打下良好基础。 也就是在这时候,人们在全国的连续巨变中开始变得更加现实,八十年代末的那场六四事件让人们明白了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九十年初我们伟大的改革总设计师小平同志在南巡讲话后,人们又深刻识到了钱在中国市场经济的不可估量的作用,有钱的人和有权的人自此开始相见恨晚、亲如一家,携手共同推进中国改革向更深一步迈进。


四月十四号那天黑子的KTV正式开业,开业当天引起全市各行各业的关注,特别在发哥的帮助下,黑子把几百张短期免费娱乐券赠送到各个重要部门和高消费单位后,一时间,“翡翠皇宫”成了公家的娱乐御用场所,大把的的钞票象雪花一样飞到我们的帐面上。而此时,吴扒皮虽然靠老关系仍能维系夜总会的生意,但已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特别质量特好的小姐接二连三地流失到“翡翠皇宫”使他的生意更是雪上加霜。 吴扒皮有些急了,在几个有勇没脑的老犯的怂恿下,吴扒皮想玩阴的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