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教徒报》4月14日文章,印度和中国,惊人的反差 从新德里的国际机场飞抵北京新建的3号航站楼只需7小时。然而,将离奇的噩梦与游客天堂隔开的就是这7个小时。


在新德里,旅客还没进航站楼噩梦就开始了。蛇行、推挤、排队让那里成了障碍训练场。好不容易到了里面,迎接晕头转向的旅客的是“对不起,给您带来不便”的标牌,它还保证“世界级机场”将尽快在这个混乱的地方建成。我不久前乘航班准备去中国时,护照检查处一名模样可怕的女工作人员大声打着哈欠呵斥道:“干吗都在这个窗口等?往前走。”



当我抵达北京的带有穹顶、布满灯具、面积达1000万平方英尺的3号航站楼时,那种反差几乎让人不知所措。面带微笑的出入境官员们平均两分钟就检查完毕,接着请旅客给他们的服务打分。



我回到中国一周后,印度旅游和文化部在北京大张旗鼓地开设了办事处。与此同时,印度美食节和展示印度古典舞蹈的文化晚会也开始登场。



数据显示,中国是亚洲最大的旅游输出国,去年有4000万人出境旅行。但残酷的事实是印度去年只吸引了6.8万中国游客。更令人沮丧的是,中国游客仅占印度外国游客总数的不到2%。而据中方统计,去年有超过45万印度人访华。扭转这种不对称局面是印度旅游办事处的主要目标之一,但正如北京和新德里机场间的反差所揭示的,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其他一系列不对称现象得到矫正。



其中最明显的是两国当前旅游基础设施的差距。单是北京所拥有的星级客房就比得上印度全国的总和。据估算,印度拥有10万个这种客房,而北京到8月奥运会时将有13万个。新德里的五星级宾馆一晚高达400美元,而北京的类似客房只需100美元。



中国已成为最受游客青睐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去年就吸引了2610万境外游客,而印度只吸引到区区530万。若想真正从中国新兴出境游市场分得一杯羹,单单开设旅游办事处和偶然举办美食节还不够。优质的中档宾馆、廉价和足够的航班及中文设施也是必要的。不然,“不可思议的印度”注定仍是“不可思议的不便和昂贵的”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