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愤青教授”郑强叫板当代教育

“中国为什么出不了诺贝尔奖?是我们的教学条件差吗?是我们的研究条件落后吗?”郑强在向教育发难。近日,被称为“最牛愤青教授”的郑强在江苏大学进行了一场名为“当代大学生的成才之道与历史责任”的演讲。

头顶着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博士生导师等一系列学术桂冠的浙江大学工科教授郑强,因经常炮轰现行教育而得到网友的热情追捧。


报告会从天黑一直持续到晚上近10点,台下挤了近3000人,几乎没有人离开。


教育的误区是挖掘式智力开发


演讲中,个性张扬的郑强敢怒敢言,痛陈现代社会中的种种不是,锋芒直指我国现行的教育体制和教育制度。通过列举幼儿园“讲坐姿、立规矩”、少年宫“车水马龙”、中小学生的所谓“成熟、懂事”等一系列现象,他指出,我国的教育误区是,“挖掘式的智力开发”,“挖煤炭挖到黄土了还在挖!”


郑强结合自己的高分子专业打比方,教育就像做一个陶器,幼儿园阶段给沙子浇浇水,小学阶段捏一捏,初中造造型,高中上釉,大学烧焙,“可现在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太能干了!”他说,“超量灌输知识极大地挫伤了孩子们的求知欲望,摧残了孩子到大学后的发展潜力。”中国的孩子小时候不得玩、不能玩、被别人玩,上大学后“没人管难受”,开始大玩特玩,沉溺网络,盲目恋爱。


“教育是一把双刃剑!”他说,“好的教育让人走向善良;反之使人愚昧,而且愚昧得不可理喻。”演讲中,郑强不时有惊人之语,“分数越高,意味着你残废的程度越高!”、“选择一流大学,恰恰选择了平庸之道!因为你丧失了继续领先的动力。”


作弊是“逼良为娼”


对于自己在6年内连续三届高票当选“浙江大学学生心目中最喜爱的老师”,郑强解释说,一名老师要想被学生喜欢,必须具备三方面的条件:有真才实学,有爱学生之心,能与学生沟通。


他自称,在浙江大学他是“专门拯救那些被处分的学生的”。对于大学校园中的作弊现象,郑强的观点令人瞠目:“作弊是‘逼良为娼’!”他指出,“评奖是现在大学生作弊的驱动力”。他发现,很多作弊的都不是成绩不好的同学,很多成绩好的同学为了获得各种高额的奖学金而去铤而走险。他明确反对监考老师用怀疑的眼光审视学生,因为“教育的目的是提高,而不是惩罚”。他笑言,自己监考的考场上没有作弊的秘诀就是“精神控制法”,相信学生都是优秀的,提醒他们要“永葆革命晚节”。一直对英语“怀有批判”的郑强对于高校“双语教学”,表示“坚决反对”。“专业的东西非常细腻,要靠民族语言才能表达透。专业课学专业的,不是学语言的!”他风趣地说,“如果这样,学生4年下来就听不懂美式英语、英式英语了,只能听懂郑强带四川口音的英语了。”


豪华校园是对学生的双重毒害


很多高校大搞新校区建设,校园现代大气,风景如画,对此,郑强毫不客气地指出:“现代豪华的校园是对学生的双重毒害!”因为“很多边远地区的孩子进了这样的校园,恨不得把身上简朴的衣服扔了。”在这样的校园里,学生只有穿名牌、骑名车才匹配。他质问在座的大学生,“在这样鸟语花香的校园里幸福地生活4年,老百姓还能指望你们到艰苦的地方去吗?你们内心还愿意到艰苦的地方去吗?”他对比古今中外的大学说:“真正一流的大学,更重要的是对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延续,在于大学精神的树立。”


对于大学生们抱怨的“找工作难”问题,郑强更是不留情面:“你们没有资格索取!你们没有给这个社会作过任何贡献。”“不是找不到工作,是很多同学不找艰苦的工作。你们是找不到享受的工作!”


文化人别做精神上的孤魂野鬼


3个小时的演讲,郑强在以“郑氏见解”给学生“洗脑”的同时,也对学生进行“爱”的教育。他坦言,今天是来“挖心的,来剥皮的!”他大声疾呼:“一个缺乏自信心的民族,一个主体意识不健全的民族,一个把自身的命运托付给他人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他告诫大学生,不能因为学了一点知识和技能就变成“文化和精神上的孤魂野鬼”!


郑强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专业的本领。这样才会有自信。对于专业的热爱不是天生的,而是“付出了以后才会爱”。


“科学是有国界的,科学家永远爱他的祖国!”学术研究要关注社会需求,更要关注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