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针对中国的骂声中看到西方的嫉妒

某些西方人过分信奉其先天优势和道德优越感,当他们以此衡量中国时,就会嫉妒、偏执、恐惧。 ——鲁宁(媒体评论员)


先说个新近发生在美国的由一则广告引发的故事。这则广告由总部设在瑞典的一个伏特加酒制造商发布在墨西哥的报刊上。广告的背景图是一幅1830年前后的美洲地图,上面所配的广告词是:“在一个绝对完美的世界,墨西哥的版图原来是这样的。”


这个广告引起美国人的愤愤然,不仅要求那家酒商赔礼道歉,还有人主张封杀那家酒商在美国市场销售的伏特加酒。美国人的愤怒和主张连篇累牍地出现在美国的媒体上,大有不给个说法不罢休的味道。


美国人凭何愤怒——美国人说这叫爱国。他们发现,在那个广告上,现今已成为美国领土的南部几个州,原来在19世纪30年代是属于墨西哥的国土。显然,今天的美国人见有人再揭那个年代美国不光彩的扩张史就心里犯酸。


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情结据说是全世界最出名的。这本身并不能言错,咱中国人犹要向美国人学学爱国时的那般执著情感。可是,当中国人表达爱国时,有些美国人却改变了态度,直到使出了双重标准。


同样是新近的事,3月14日以后,西藏拉萨、四川、青海及甘肃藏区相继发生二十年来规模最大的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美国媒体几乎一面倒地指责中国政府“镇压”藏民“示威”。还有,奥运圣火要到旧金山,美国众议院那位女议长挑头,煽动美国人抵制奥运圣火传递,众议院那帮对中国、对中国人、对中国不按照美国标准发展耿耿于怀的议员们跟着起哄,居然搞出个无聊至极的抵制议案来。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些美国人和西方人,包括他们的部分主流媒体,见中国和平发展,上下左右瞅着不顺眼。他们过分信奉数百年来形成的所谓西方价值学说的先天优势和道德优越感,当他们以此种“双优”标尺衡量中国的发展进步时,就会不解、嫉妒、忧虑、偏执甚至恐惧——凭什么中国人居然以自己的模式和逻辑趟出一条道儿来且还走得挺快?不解和嫉妒也好,偏执和恐惧也罢,咱们中国人大可不必计较。


以百年历史为坐标,中国人曾饱受“三挨”之苦。


挨打:从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再到日本侵略中国,中国的命运就是不断挨西方列强的打。中国积贫积弱,落后自然就要挨打。


挨饿:上世纪中叶起,中国人好不易开创出国家发展的新局面,可没想到阶级斗争没完没了,不光吃饭发粮票,隔三差五靠糠代米、瓜代饭充饥,连买盒火柴都凭“购货证”限量供应。我是过来人,那个年代的中国弄得民不聊生怨不得别人,只怪咱中国人自己瞎折腾。


挨骂: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变模样,尤其是入世后,中国的经济、人权、外交乃至于国人的日常生活,很大程度上已融入了“地球村”,说明中国与挨打、挨饿的时代已经大不同。可凭什么中国在某些西方国家、西方人士、西方媒体眼里仍然形同怪物,以至于不断遭致集体性的斥责和谩骂——尤其是当今天中国人正全力以赴办奥运之时?


如今刚开始过上几天稍好的日子,又遭来一波又一波的谩骂,况且,如今的这般谩骂还将持续下去,奥运之后是世博,届时照样骂中国没商量。遭骂之成因,前文已画龙点睛。咱们中国人要有肚量,爱骂不骂,关键是集中精力把咱国家建设得更强盛起来。


打开国门发展,关起门来思过。客观地说,并非所有针对中国的偏激的骂声都没一点儿理性之成分、反思之价值。但更多的则是嫉妒心态的反映。往大处说,这就又涉及到加快改革开放的话题——改变形象靠自己,咱们中国人加油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