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总统候选人为选票抹黑中国

美总统候选人为选票抹黑中国

香港 亚洲时报

撰文 Dmitry Shlapentokh

2008/04/14, 周一


最近,中国以一种几乎替代前苏联的方式出现在美国一些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演讲中。


从长远来看,中国已经成为可怕的“邪恶帝国”,成为美国的主要敌人。不过,苏联与中国之间还是有区别的。苏联用导弹威胁美国,而中国手中持有巨额美元对华盛顿构成威胁。


对于这种威胁,参议员希拉里描述了中国可能妨碍美国外交政策的一种情景。她提出的一种假设是,中国入侵台湾,美国就会考虑出兵保护。与此同时,中国会威胁抛售手中持有的巨额美元,从而对美国的经济造成破坏。希拉里说,这实际上可能阻止美国采取应该采取的行动。


希拉里没有错,她不仅详细说明了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而且还阐述了另一个重要方面:当今世界,经济实力,以中国为例,巨额的外汇储备可被直接当作一种武器。希拉里呼吁阻止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很有道理的。然而,问题是她没有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美国怎样才能结束美元外流?外国持有的美元如何才能在不损害美国经济的情况下回流?希拉里没有就这些问题提出具体的意见或建议。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与日俱增,这是美元持续外流的主要原因之一,但美国经济效率低才是关键问题。有些人可能对上述说法不以为然,那些指出中国商品比美国商品低廉的人通常强调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更低。


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历史上的一些例子很好地说明了这点。19世纪,英国工人显然生活得并不好。不过,印度工人的工资比英国的低得多,而且把布用船运到印度费钱又费时。然而,正如马克思说的,印度没法与英国的产品竞争,印度平原“满是被饿死的印度织布工的白骨”。如果说美国商品与英国商品的情况有所不同,那不是因为中国劳动力廉价,而是美国的社会和经济安排基本上效率低下。这种效率低下有各种各样的表现。


层层没有丝毫用处但却收费昂贵的繁文缛节常常被视为“改善”办法,它们是造成效率低下的重要原因。它们强调的是广告、卖东西(从货物到教育)的方式,而不是真正提高产品质量。事实上,广告、金融投机以及类似活动等本身就不只是一种“产品”,而是美国经济的主要“产物”。在克林顿执政时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希拉里呼吁重新回到那样的黄金时代。


正是保险公司、医生以及制药业之间的安排不仅令美国医疗服务品质值得怀疑,而且导致费用飙升。它也是美国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造成的结果。教育成本不断增加,但是教学和学术研究质量并没有提高。实际上,多年来很多美国人没有发表任何作品就收到所谓的研究费用。


所有这些安排使美国的商品和服务(例如教育)不仅变得非常昂贵,而且质量令人质疑。美国国防部最近从一家欧洲公司而不是波音(Boeing)公司购买飞机就是例证。五角大楼显然知道,大量采购高科技设备时优先考虑外国公司将引起公众的强烈抗议,而且考虑到美元兑欧元汇率走低,从欧洲采购飞机的费用更是高得惊人。


不过,五角大楼最终还是选择采购外国货,这表明品质问题胜过其它所有需要考虑的问题。产品质量如此低下、而成本却如此高,难以想像美国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解决贸易问题以及降低对外国贷款日趋严重的依赖。


此外,美国几乎不可能说服外国政府在不给美元造成大的冲击的情况下减持它们手中的美元。实际上,即便美国减少借贷,它仍会受外国政府手中持有的巨额美元,也就是所谓的“主权财富基金”影响。


首先,美国需要说服美元的外国持有者购买美国产品。购买美国产品将使美元升值,而这将防止外国买家手中积攒过多的美元。不过,除了少数几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美国公司对美元的主要持有者-中国以及其它非盟友政府仍有吸引力,美国可以卖给外国买家的东西很少。然而,美国的现行政策使得中国很难买到这些美国公司的产品。


道理很简单:“掌握了美国经济的主要“控制权”将导致美国的经济和政治控制权日益落入外国实体手中。实际上,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过去在第三世界正是那样做的:通过控制经济来操控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的政权。这就是所谓的“新殖民主义”。


美国仍可以摆脱“新殖民主义者”的控制或走出不断恶化的境况;不过这就需要该国对社会和经济结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进行这种改革势必要采取类似“新政”( New Deal)的政策。而细心观察一下就会发现,这里所谓的“新政”其实与纳粹德国或法西斯意大利的做法极其相似。


但是,这种替代选择很难为美国大多数选民接受。这就是希拉里和奥巴马在演讲时对这些(整个社会体系效率低下、社会各个领域的经济结构相似)退避三舍、不愿谈及棘手的医疗问题的原因。正如希拉里的演讲所表明的,他们喜欢空谈,而不愿采取“相当负责”的行动。当然,直到这些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迫使领导人(不管他/她是谁,崇尚什么样的处世哲学)采取行动时。


本文作者Dmitry Shlapentokh博士是印地安纳州立大学南岸分校(Indiana University-South Bend)文理学院历史系副教授。此人着有《东方对西方:第一次邂逅-特米斯托克利的生活》(East Against West: The First Encounter - The Life of Themistocles)一书。


译者:杨柳


---

pabloli: Dmitry Shlapentokh ,乌克兰出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