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食用油又要大跌价啦.再话南方冻灾后生产自救.



食用油又要大跌价啦. 平抑物价繁荣市场靠生产自救,再话南方冻灾后.


一.含着热泪写恨透了美国的气象武器.


钱串子在冻灾中发出一文.是含着热泪说的硬话.说实话.那种没水没电三十多天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有电就有繁荣.没有电视,没有党和政府关切的消息,亲人都还堵在广州,连过年的钱都还在那困在广州的亲人手中,那种悬心吊胆的牵挂,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到新农村建设联系点去做中心工作,那么多农户,都有同样的问题.亲人在广州的安危,缺钱缺粮过年.缺水缺电,连点根蜡烛都成问题.加上物价飞涨,连蜡烛都涨了许多倍.简直是世界未日景象.真的无法想象厉股票的人民大众对痛苦耐受程式是如何计算的.要不是党中央对灾区的关怀安定人心,要不是温总到江西灾区民人民一起过年感动了大家.几乎真的可以酿造动乱.但也就是这个特大冻灾.体现了中华民族的面对灾难的巨大凝聚力.


美国大片>的虚拟情境,春节竟在中国江南真实再现.那时心里对美国佬对中国使用气象武器造成的恶果的仇恨,那是无法想象的.钱串子就有个心愿.只要能证实冻灾是美国对华使用气象武器的结果,那么,我就得想办法,让美国在不远的将来品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滋味.我要孩子去读气象学院研究生.最好是军事院校专门研制反制敌人气象武器的更厉害的家伙.让他们也尝尝后天里描述情景在美国再现.


二.灾后重建生机勃勃.但困难不少.物价也越来越平稳啦.


春天就是有活力.大地回春.万气更新.冻灾后的江南.痛定思痛.在灾后重建中.那种万众一心的情境是令人感动的.钱串子家里有五个电业亲属,分别在省市县电业部门工作.在县里的最苦.正月未了,还未能请他吃上一餐新年饭.他一直奋战在乡镇电网重建上.在下乡工作的途中见了他.又黑又瘦.他说吃的没问题.各地的老乡非常热情的支援重建.就是太累.没日没夜的忙着尽可能早的抢通电路.这一辈的苦大概就数这段时间最铭心.


农业生产的恢复问题.请朋友们放心.南方的08年农业生产没问题.一是农民重视.二是国家重视.你就奇怪啦.为什么农民重视反在前面呢.这就是农民积极性问题.农民不种田.政府喊死也枉然.这是地方政府的一个反常反应.本来嘛.你将责任田给予了人家.种不种是人家的事.农产品涨价,他自已慌了.不出去打工可能挣得还更多.何况还有个教育孩子的大事要抓.

二是.就是这篇文章说到的秋粮特别重要.为什么,就因为这才是中国城市的主食口粮.这二年城市就是只吃晚稻大米.口感好.质地糯香.象我家早稻大米就基本不吃了.吃晚大米.贵五毛钱一公斤就成.这就有个南方伏旱时人工降雨保下种的问题,那个时候,往往没水种水稻,种下去后,多数就能等上雨水了.这是个自然规律.幸好中央有个财政扶持人工降雨的政策出台了,这个问题解决后.我国大米的供应不成大问题.


不过现在还是感激袁隆平,也的杂交水稻品种,早晚稻都还好吃.产量特别高,好种,现在农民都搞抛秧和用除草剂.用灵巧的手扶拖拉机整地后.秧苗一抛.二在夫妇一天能种数亩田.照常得高产.余下来去城郊搞工付业了,又是一个好收入.把专门搞了六年农业的钱串子对现代农业科技.羡慕得不得了.南方冻灾恢复得相当不错,菜价下来了.物价也还受得了.就是猪八戒不争气,他的老婆猪九戒老是出问题.猪蓝耳病专门袭击母猪.现在控制得还好,南方养殖业也在发展中.极有意思的是鸡鸭养殖非常快.出现了反常的鸡鸭比猪肉便宜.只好老是吃鸡鸭了.这倒是没办法的好事.赫鲁晓夫同志说.每个家庭锅里有个童子鸡,那就是共产主义.看来共产主义不远啦,哈哈哈哈!


南方冻灾林区火灾频繁发生.让人哭笑不得的竟多是农民生产自救引发的.灾后林区为了防止群众无限制的滥伐林木.地方政府封住了灾后森林.特别是山势峻峭森林长势好的地方,灾害的惨象更看.巨大的松林多数都在产松脂.十公分以上的冰棍裹住了松树叶,那就是每棵树上千公斤的冰.从第一棵冻断的树砸下来,连锁反应,一大片树林全部折断.山势平坦的好些.


十来天没下雨.又让山林十分干燥.干枯的冻倒木一旦着火.烧得是连灭火都十分困难.去趟赣州市,沿途都有山火发生.江西省熊省长只好下令江西省林区严禁用火.看起来是个不讲理的禁令.其实却是万不得已.农村缺少劳力.今年的早稻得栽下去,田坎的茅草不除又不行.农民在二端劈开防火道.中间一烧了事.多数是没问题.但就是这个没问题.钱串子就亲眼所见一场火灾发生.那是在田中间烧茅草.应该没问题吧,火势一旺.将长长的草叶卷上天空.随风飘散.草叶的一端烧着火.落地时还未烧尽.刚好点燃林区的边界.呼的一下烧起来了.老人扑救不及.老老实实的准备坐牢.见此情景是又可气又可怜.一纸禁令在电视播出后.熊省长反复解释,这条禁令对农友可能非常不方便.但是这是不得已的办法.为了林区的灾后恢复.只能是痛下决心.


再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南方冻灾后农业生产有个资金供给的问题.农村信用社的规模和财力支持都还有限.中国农业银行又面临股改,将农村乡镇的金融阵地几乎丢光啦,有钱用不到农村.这个问题不解决.支持三农就会变成一句空泛的口号.没法落实.中国农业银行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又没办法.这是上级的政策问题.农行是否股改.是否留在中国农村金融之中.这都是要中央决定的.南方灾区的灾后重建生产自救急需支农信贷资金扶持.怎么办!



本文内容于 2008-4-15 10:37:05 被钱串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