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08.html


238、爆发

内田良平终于等来了大岛花子送回的绝密情报,看过之后,大惊失色的他连忙向首相府赶去,同时急忙叫人去通知陆军部的乃木西典和海军部的东乡平八郎一起赶到首相府,有非常紧急的情况通报。

内田良平急匆匆的跑到首相府的时候,发现西园寺公望正悠闲的在那里煮茶,玩茶道。看到内田良平进来,笑着招呼道:“内田阁下辛苦了,来试试我的手艺如何?”

内田良平心急火燎的道:“首相阁下,我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我来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谈的。”

“是关于中国的事吧?”西园寺公望头也不抬的答道:“你们不是一直在积极的准备吗?不要着急,等陆军部和海军部的人来了之后一起说吧,你应该通知了他们的,不是吗?”

内田良平听了,知道西园寺公望虽然对军部强烈的军事冒险不那么赞同,却左右不了军队的思想,也只能面对现实。知道总有一天军队会不顾一切的行动,看来他早就有思想准备了。于是盘腿在西园寺公望前坐下,慢慢的看西园寺公望优哉游哉的在那里忙碌煮茶。

大约一小时后,东乡平八郎和乃木西典都来到了首相办公室,不过两人的脸色却是大相径庭,东乡平八郎现在有了新战列舰,自然笑的满脸灿烂,乃木却是一脸的愤怒,眼睛里面都喷着火。

西园寺公望见人都到齐了,停下手里的事,回到座位上之后,对三人点点头道:“诸君辛苦了,现在请正式开始吧。”

乃木西典抢先开口道:“诸位,陆军已经非常的愤怒了,我来的时候,几百年中下级军官在我司令部请愿,他们都要求立即对中国宣战,否则他们就在那里剖腹!这些都是皇军的精英和中坚,无论如何都不能无谓的损失。”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其他人都惊异的问到。

“支那人太恶毒、太无耻了!”乃木咬牙切齿的说道:“三天前,驻守朝鲜的军队在支那人的枪口下营救了原黑木第一军的幸存者,高级军官都知道在东北,黑木第一军是被支那人偷袭玉碎了,大家为发展实力,都没有泄露过。现在经过幸存者的叙述,全军上下都知道了,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支那人将俘虏的数千皇军全部弄去当苦役,8年时间都被迫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劳作!在支那人的残酷压迫下,大部分的被俘皇军都凄惨的死在矿井里面,连魂魄都回不了故乡!……现在各部队都出现了自发组成的复仇会,全军都被强烈的复仇呼声所覆盖,谁都拦不住了!”

“真是悲剧啊!”西园寺公望叹息道:“愿天照大神指引他们的英灵回家,内田君,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诸君,我们的情报人员在台湾获得了支那绝密军事行动的部分资料,根据资料显示,支那情报部门正在联络和整合各地的游击队,要求各地游击队在10月前领取先进的武器,包括轻型曲射炮和炸药等,在预定的时间发动对皇军各地的攻击,破坏各地的交通,配合支那正规军的登陆作战。另外我们绝密的情报员樱花也从支那传回了另外的情报,指出支那正有计划的在全国征召民兵和退役军人服役,计划在四个月内组建200万陆军。大量的粮食、油料等正在向东北方向运输。各地的情报员也报告,大量的支那军队向朝鲜边境和我们占据的俄国土地边境移动。樱花传回的情报正是支那民政和工业部门为配合军队行动制定的详细计划,包括物资的储备地点、人力动员计划、工厂生产、运输计划。”

西园寺公望惊讶的说道:“怎么,支那人准备动手了吗?我认为他们应该再等等的。”

“他们当然准备动手了!”内田良平答道:“他们组建200多万的军队,唯一的目标就是我们!我们在之前一直沉默,主要是海军没有能够对抗战列舰的舰艇,现在我们的战列舰也下水了,还担心什么?支那的详细计划显示,他们初步的准备工作将在年底完成,大规模的准备在明年六月前完成。到时候他们至少有300万陆军,和储备足够的武器弹药,而我们怎么办?”

乃木西典插嘴道:“我们陆军最多能武装150万人,而且中国比我们有更多的人口,越往后越对我们不利,至少在军队数量上,我们会被越抛越远的。乘现在支那人还没准备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否则我们就会失去战略上的主动权。”

西园寺公望沉默片刻道:“但现在开战,国际形势对我们不利,英国人一再嘱咐,在欧洲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我们最好保持克制,因为他们无力向我们提供援助,他们的重心在欧洲。况且支那的外交部长彭岚昨天和英国人发表了一个共同声明,有迹象显示英国人对拉拢中国很有兴趣。”

“那我们更应该提前下手!”内田良平反驳道:“如果英国人和支那达成了协议,我们就会被列强抛弃,这样我们才永远无法实现我们成为世界强国的目标!只有通过迅速的战争,击垮中国人,那些列强才会死心塌地的和我们合作。”

“陆军已经等不下去了!”乃木沉声道:“那些怒火万丈的战士们是不会同意再等的,如果不满足他们的愿望,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西园寺公望无奈的转头看着东乡平八郎道:“海军呢?你们认为可以一战了吗?”

“这个月海军可以接收大和号和武运号战列舰,我们的海军有非常优秀的素质和技术,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形成战斗力。”

“看来你们都准备好了,那么你们有计划吗?”

“我们一直在准备,计划早就制定完善!”乃木兴奋的答道:“三个月前我们就开始征召预备役人员,经过我们训练后再回家的士兵有120万,只要全面的动员起来,我们可以在六个月的时间内组建160万军队。”

西园寺公望无奈的看着三人,政府对军队的控制力已经非常的微弱,根本左右不了军部的行为,现在只好听之任之了,于是点点头道:“你们准备怎么打?”

东乡平八郎答道:“我们海军和陆军已经制定了一个联合行动计划,在支那的东北,有大量的工厂和矿山,夺取了那里,就能实现以战养战的目标,所以我们第一阶段的目标是夺取东北。计划从朝鲜方向出动40万军队进攻,海军配合陆军在葫芦岛登陆,夺取中国人的战列舰船厂。海军则提前发动攻击,消灭中国人的海军,达到占领东北的目标后,我们可以要求国际调停,利用支那东北的资源,壮大之后全面的占领支那。”

“计划还可以,”西园寺公望点点头:“海军有多大的把握?”

“支那海军战斗舰艇才130艘不到,我们有400多艘,就算他们有五艘战列舰,也无法抵抗我们的数量优势。再说,中国人也不会将全部的战列舰投入到我们这边,南海那边的威胁也不小,他们必须防止英国人趁火打劫。“东乡平八郎分析道:“海军在力量对比和作战经验、士兵素质上我们占全面的优势,是有把握获胜的。”

“而且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国常备的军队只有40万一线精锐部队和40万左右的二线部队,如果我们在他们没有组建好后续部队之前发动突然袭击,是完全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乃木继续劝说道:“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首相,下决心吧。”

西园寺公望无奈的点点头道:“我同意你们采取备战措施,但宣战一事,必须等伊藤博文阁下回来商议后才能决定。要想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必须将全国经济转为战时状态,需要慎重。在内阁没有正式同意前,你们不能擅自采取行动,就这样吧,诸君。”

虽然没有同意宣战,但只要同意进行备战就足够了,内田良平和乃木西典等人也不再继续纠缠首相。按照日军一贯的传统,向来都是下克上,恐怕真的打起来了,首相也控制不了局面的,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

随后日军在狂热的气氛中开始了大规模的扩编,无数的经过新兵训练又退役回家的人回到了军队,全国开始了紧张的战前状态,粮食和各种战略物资都被控制,普通民众必须凭计划购买。各地都有狂热的宣传队伍号召民众为军队捐献金银财物,大量的财富流向军队。各地的工厂也基本被军队控制,停止民用产品的生产,全部转产军品。

在台湾和朝鲜的日本军队也加强了对当地老百姓的掠夺,无数的人家被抢光粮食和财物,日军所到之处,鸡鸭牛羊没有能幸免的,全都被日军象蝗虫一样一扫而空。各地老百姓都闻风而逃,大量的人群逃入游击队控制的山区,造成了极大的灾荒。游击队所在的地方大部分在山区,物产本来就很少,连维护自己的生存都很困难,突然涌入的大量老百姓无法保障生活所需,几乎让大部分游击队遭遇了灭顶之灾。

自从日军鸭绿江的巡逻炮艇捡到那个象毛人一样的幸存鬼子之后,对江这边的中国人就更加的恨之入骨,虽然军部也有命令,要日军不要轻易的挑起冲突,可巡逻的日军只要看到这边有中国人的身影,就忍不住气势汹汹的扑过来。现在鸭绿江边的局势就象火药桶,随时都会因一点火星爆炸。

李至在医院修养了大约一周的时间,坚持要出院,医院里面的医生那里敢答应,连忙通知了蒋秋长,希望他能劝阻李至。

李至对风尘仆仆赶来的蒋秋长道:“蒋兄,医生不是说了吗?我没病,没病待医院干什么?”

蒋秋长也给问的哑口无言,是呀,这家伙的身体还真特殊,说不是病,比病还麻烦,治都没法治!只好嗫嚅着道:“可……可你的身体状况确实不适合工作啊,还是听医生的,待着吧。”

“哈哈,我的身体情况我清楚,赫茨医生,对我的情况,唯一能做的就是注意保养,对吧?心情平和、不要激动,注意保温、防止感冒,生活上增加营养、防止过度疲劳,就这些吧?”

“总统阁下,我承认,在许多医学的理念上,你比全世界的医学家都想的更深远些,比如你说的那个人体遗传密码和双螺旋结构的DNA,许多人甚至无法理解,”赫茨耸耸肩道:“既然你都清楚了,我也就不废话,就那样办吧。”

蒋秋长自知无法说服李至,也只好由着他了。李至回到办公室后,立即叫蒋秋长通知将百里、朱道和蓝云过来,这么多天过去了,日本那边怎么都该有动静了吧,不弄清楚,心里总是不踏实。

等人到齐之后,蓝云详细的汇报了日本方面的动静:“……日本国内已经进入准战时状态,所有的工业生产全部倾向于军工,大量的青壮年被征集入伍,估计到春节前,倭寇能组建出120万军队,加上现有的50多万,实力还是相当雄厚的……”

朱道听蓝云说完之后,沉着脸道:“倭寇的兵力如此雄厚,我们有些困难啊!日军大部分受武士道精神洗脑,悍不畏死,就算我们武器先进,可数量相差太大!我们总共才准备了50万的一线部队和20万的二线部队,这都占了我们大半的武装力量,西藏和云南那边也要警戒防御。力量不够,怎么办?小鬼子我看至少能组建出200万部队来,就算是200万头猪,也要杀的手软,何况是疯狂的倭寇!”

李至点点头道:“朱兄担心有道理,不过为什么我们要按照正常的思路来打这场战争呢?在之前我就详细的考虑过,由于不是很成熟,所以没有提出来,现在考虑的差不多了,就给大家说说我的设想,如果大家觉得可行,就按照这个方针制定出详细的作战计划实施。”

将百里笑道:“我就觉得不对头嘛,怎么会和倭寇干一场普通的陆地战争呢?我就觉得你这家伙肯定还有什么锦囊妙计,快说,肯定能行的!”

李至不好意思的笑下道:“打蛇打七寸,倭寇的七寸在那里?日本是个岛国,岛国的命根子是海军!我们这些年一直大力的发展海军,甚至将军费的70%投入到海军上,为的就是这一战,只要开战,就必须干净利落的消灭倭寇的海军。没了海军,倭寇的200万军队怎么回家啊?游泳回去?我们的70万部队,不会一开始就投入到对倭寇的进攻中去,而是要将他们的陆军牵制在朝鲜和台湾,等歼灭倭寇的海军,全面封锁他们的领海之后,他们的200万陆军就只有等死!”

“等等,你说什么?他们的200万陆军游泳回去?难道不是准备将他们封锁在国内吗?”朱道疑惑的问道。

“封锁在国内干什么?”李至阴险的笑道:“这一仗目的是彻底打掉倭寇的战争潜力,让他们失去整整一代青壮年男人,所以我们的策略是先把倭寇的这200万人引出来,然后断其后路!倭寇那么多军队,消耗那么大,仅靠在朝鲜和台湾掠夺是不可能满足的,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咱们精锐的70万部队扫荡过去,比杀猪还快。”

将百里突然站起来道:“我明白了!我们的陆军在前期以防守为主,可能还需要佯败,甚至暂时放弃部分土地,勾引出日军的主力后,立即进行海上决战。取得制海权后逐步推进,将日军压缩在朝鲜和台湾的部分地区,围而不攻,坐等他们瓦解!”

李至点点头:“这样的策略最大的难度不在战场上,而在外交上!时间也许需要一年以上,在这一年里面,列强随时会进行干涉和所谓的强制调停。所以我们很可能会和列强爆发一场小规模的海上冲突,大家要有思想准备。”

蒋秋长突然站起来高声道:“怕什么?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积弱积贫的满清朝廷了!李至不是经常说吗?洋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只有打疼他们,他们才会老实,谁敢来欺负咱们,咱们就狠狠的揍他!”

朱道也激动的站起来道:“现在我们有信心面对任何敌人的挑衅,威风是靠打出来的,谁要打,我们就陪他打!”

“好!”李至点点头道:“谁要打,我们就和他打!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就没有打不过的敌人。蓝云,你简要的向大家通报下我交代的秘密任务。”

“是!”蓝云简要报告道:“前不久,我们在台湾牺牲了一位情报员,利用他向日本透露了我们即将发动大规模战争的情报,另外通过隐藏在我们深处的间谍樱花,泄露了一份民政方面的作战配合计划。为进一步刺激日本陆军的好战心,再放出了一个人,让日军全部知道了黑木第一军的遭遇,彻底的激起了日军的怒火,他们已经忍不住了!在我们泄露的作战计划中,有一条特别的内容,上面写着我们的最终目的是登陆日本,全面控制他们,并扶植被我们成功洗脑的部分俘虏上台。现在日本已经完全的疯狂起来,估计用不了多久,冲突就会在鸭绿江爆发。”